給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公開信

文/劉宏恩(政大法學院副教授)April 18,2016

翁啟惠_CNA翁院長今天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有利益關係並不表示有利益衝突」,您這句話只把事情真正的重點講了不到四分之一。

有利益關係並不表示一定有利益衝突,所以當事人必須「揭露」利益關係,來接受審查確認其是否構成利益衝突,以及倘若構成的話應如何處理。

沒有「揭露」,一切都白搭,所以揭露是核心重點。事實上這就是「科學技術基本法」於2011年因應陳垣崇事件而修正第六條第三項的規範精神與立法目的,也是2012年中研院因應上述法律要求而制定利益衝突揭露內規的背後緣由。

翁院長今天在立法院還說「因為自己在美國待很久,覺得成年子女的財產是不能講出來的」。

很抱歉,翁院長,美國非常多學術機構或大學,在研究者與廠商間關係的利益衝突揭露規定中,都要求必須揭露成年子女(adult child)是否持有該業者股票。不僅是政府所屬或公立機構如此,即使連一些私立機構為了維護學術公信力與避免爭議,也一樣會如此。舉個例子︰底下第一則留言的連結是我友人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剛填過的Conflict of Interest Disclosure Form,您和您前兩天開記者會說您並未違反揭露規定的護主幕僚們,一定看得懂。

堂堂中華民國政府所屬的最高學術機關中研院,利益衝突揭露的自我要求與解讀,連美國一間私立大學都不如,您在美國待了那麼久,您覺得如何?

我昨天在臉書上說︰浩鼎事件爭議發生之後,除了轉貼新聞報導和商周採訪,我一直沒有在臉書或媒體投書上公開抨擊中研院,因為我還是一直善意期待:在短短六年內,中研院連續發生「陳垣崇事件」和「浩鼎事件」,相關的高層主管和行政幕僚,應該終於會認真看待利益衝突揭露這件事,也終於搞懂了為什麼利益衝突需要「揭露」。

但是看了4/15中研院那場「翁院長並未違反揭露規定」的記者會後,我徹底絕念。您身邊的中研院高層主管終於說服我:他們根本不想也不會去弄清楚何謂利益衝突揭露,他們想要的只是打場迷糊仗把事情混淆視聽過去。這令人再也無法沈默,再也無法期待。

當您或您的幕僚說您並無散佈不實謠言影響股市,我願意聽、也願意看證據;當您或您的幕僚說您並無內線交易的意圖,我也願意聽、願意看證據。但是當您身邊的中研院高層主管和所謂法律顧問,大喇喇開記者會說「您未揭露子女股票一切都符合規定」,這種硬拗護主的言論我實在聽不下去!

我不知道他們在您返國的同一天開這個記者會,是您授意的還是他們自己想要對您展現他們的「功力」。但是我只想告訴您︰我身邊許許多多學界與實務界的朋友,都因為那場「為院長辯護」的記者會,對中研院高層反省檢討的誠意與能力,徹底絕念。

是的,是「徹底」絕念。

政大法學院副教授
劉宏恩
【註】

一般讀者或社會大眾可能會好奇︰我是哪根蔥,為什麼覺得自己可以寫這封「公開信」。但是翁院長及身邊的高層主管應該有人會記得︰2010年中研院發生陳垣 崇事件之後,我曾經應自由學社之邀去對翁院長、副院長及多位中研院高層主管,詳細報告利益衝突「揭露」的重要性,以及如何避免陳院士的爭議再次發生。

之後「全國科技會議」某場籌備會中,關於科學技術基本法應增訂利益衝突揭露規定的討論,翁院長親自主持,我也再次應邀前往發言,並說明國際規範上對於「揭 露」的要求與重視。翁院長和幾位高層主管當時屢屢公開表示︰利益衝突管理和揭露的確很重要,中研院以後一定要好好處理,以避免陳院士的事件再發生。

但結果還是發生了,而且層級更高,對中研院聲譽與社會的衝擊更大。然後,中研院高層主管們還是跟六年前一樣在那邊講「一切都符合規定」。

 

【閱讀延伸】中研院的問題豈止在翁啟惠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