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騙犯跟漁夫同時落水,請問民進黨救誰?

文/黃國樑

詐騙_中央社那些個為肯亞的犯罪團伙叫屈,將大陸警察正義執法叫做「非法擄人」的渾蛋們,看見他們的主子日本幹下了真正的擄船勒贖,將自己的同胞一清二楚,就只是辛勤地討海捕魚的活兒,當成犯罪,硬生生的抓走,卻竟然一句話也不敢吭。這是什麼撈什子的正義?是哪一種卑鄙無恥的沈默?

這群下流的,就像年輕時雪歌妮薇佛穿著機器裝,終於打趴的那一隻隻的噁心的,一被打爆時就會流下綠色的汁液的「異形」,這時怎地都藏在陰暗的角落,屁都不敢放一個?

那些人幾乎以為自己的無恥的行徑,無人可以揭穿,無人可以看透,他們大概以為全島的人都吃他們那一套智商只有20的邏輯,這種行為的背後其實是將台灣當成一個低能的社會,而他們則跟肯亞案的那一群詐騙集團一樣,屬於可以將別人騙得團團轉的高貴族群。

他們大約都會覺得,電信詐騙集團的技倆一定是從他們那裡偷學的,譬如,他們從街頭上就開始將自己打扮成正義的審判者,將別人定罪,他們老早就知道,只要這 麼做,馬上就可以得到無數蠢蛋自動奉上獻金,或是心甘情願的供養他們,這個手法可是他們的獨創;詐騙集團其實是旁觀了一、二十年後,才終於心領神會,於是跟著如法砲製,也假裝是什麼檢察官、法院法官、或是外事警察、金融警察等一干正義的執法人士,只要說要什麼人定罪,那些受害人就會乖乖地將金錢轉到他們的帳下。

由於彼此的近親關係,當看到詐騙犯被送到他們最痛恨的中國大陸時,某種惺惺相惜的心情馬上自他們心底冒出來,當下就毫不考慮地就大聲疾呼,出言相救。

但碰到真正的正義遭到侵害的事情時,他們馬上靜默得聽不到一點聲息,恐怕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得見,因為,正義從來就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是靠著正義來行騙的團伙,正義根本無關緊要,能騙到錢,以及更重要的「權力」,才是他們鎖定的目標。

沖之鳥日方扣我方漁民_東網

日方於沖之鳥附近公海扣押我方漁民,並要求贖金。(圖片來源:東網)

對這些被抓的漁民,他們的心裡應該只有一個感想:誰叫你們去什麼「沖之鳥」礁去捕魚呢?難道不知道那裡是咱們宗主國,我們天皇的領海嗎?他們此刻絕不會覺得這些漁民是台灣人,因為,觸犯太陽的戒律的,就是台灣的罪人,台灣現在是天皇拋棄的逆子,必須小心翼翼地討好父親,竟然有人膽敢去偷捕父親的魚,簡直是膽大妄為。

這就是他們所以如此沈默的原因。這種靜默跟他們看到一位老女人照別人蛋蛋時的反應,幾乎是沒有太大差別的。這種心虛之下的沈默,將他們平常高喊的正義,照得透透徹徹、清清楚楚,完全就是一張牛皮,是一帖自吹自擂的狗皮膏藥,問他他們到底信不信他們自己吹噓的那一套?他們恐怕只能笑一笑,心裡想,「我信就表示我只是個蠢爆的驢蛋!」「你們信倒是不錯,至於我,我當然是不信的,我有那麼遜嗎?兄弟!」

Filed Under:
  • Jo Hui Ko

    你這個問題是在污辱漁夫ㄇ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