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的問題豈止在翁啟惠院長?

文/劉宏恩(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April 16, 2016

自從中研院副院長上禮拜在立法院公開表示:依據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雖然「二等親」持有股票須揭露,但是「依據經過律師審訂的條文,『二等親』不包括『子女』」,這在國內律師界和法學界就引起一片嘩然!因為我們無法相信,有任何只要曾經念過法律系大一的律師或法律學者,竟然會有可能給中研院這種「法律意見」!

中研院事實上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的條文前後矛盾、文字用語模糊、規範目的不清的問題,早在浩鼎事件發生之前,四年前這個內規剛公布的時候,我一看到就忍不住詢問中研院法律所的幾位朋友:你們中研院法律所的陣容如此堅強,有這麼多優秀的法律人才,尤其還有多位對於生醫倫理、研究倫理格外有研究的特殊人才,怎麼你們院裡會訂出如此粗糙可怕的內規出來?

他們搖搖頭說:我們自己中研院法律所的人給高層的「法律意見」根本不被重視啊。只要我們的意見讓高層不喜歡,他們就會去院外尋找能讓他們「喜歡」的法律意見。

如今,「二等親不包含子女,卻可以包含祖父母孫子女」的驚世絕倫法律意見,究竟出自哪一位「律師」審訂通過,真相終於公開大白。在昨日中研院高層舉辦的記者會中,這位律師至今堅稱:翁院長沒有違反利益衝突揭露內規,而且就算二等親包括子女,結論也是一樣,翁院長無論如何都沒有違反利益衝突揭露內規。

令人至感驚訝,這位中研院高層重用,該院至今還希望藉由他的意見來替院長「辯護」的「律師」,依據法務部的「中華民國律師資格查詢系統」,卻根本查不到任何他是我國律師的資料。而且昨天他在中研院這場「替翁院長澄清」的記者會中的發言,完全顯示他對於無論是國內還是國際上的利益衝突揭露規範,都根本欠缺最基本的理解。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中研院至今還在仰賴此等硬拗程度的「法律意見」,甚至因此大開記者會,該院高層好像不知道自己正在讓這個中華民國最高學術機關走向更嚴重的災難。

這位律師說「就算二等親包括子女結論也一樣,翁院長還是無須揭露女兒持有浩鼎股票」,這個意見尤其令人瞠目結舌。我想請問這位「律師」:

1.就算您不是中華民國律師,所以可能不知「科學技術基本法」(中研院利益衝突揭露內規的最上源母法)第六條第三項的立法目的,但是您知不知道:依照國際上共通的利益衝突「揭露」規範標準,問題的重點從來不在「股票是否取得自業者」,而在於「是否持有業者股票」?

如果照您的「法律意見」,只要股票不是「取得自業者(由業者贈與移轉)」就可以不用揭露,那難道只要是自己或第三人花錢買的,就算浩鼎公司是翁院長自己或女兒100%持股的公司,中研院技術移轉給浩鼎時他還是可以無須揭露嗎?您是不是在開玩笑?

2.所謂「中研院從未擁有OBI-822的技術」的說法,根本是在混淆視聽。重點在於:當中研院技轉給浩鼎時(無論技轉的是哪一項技術),浩鼎是不是翁院長及子女投資的公司;如果是,就應該「揭露」。利益衝突揭露的規範目的除了維護學術公信力之外,另個重點之一是「避免私相授受」:同時有那麼多家生技公司存在,為什麼獨厚這一家?是否因為這一家是當事人家人投資的,還是因為其他不得不的理由?這樣的事情必須透過揭露,來接受審議確認。請問這關「中研院從未擁有OBI-822的技術」什麼事?中研院在利益衝突揭露內規生效之「後」,確實有技術移轉給浩鼎,而且技轉時翁院長女兒確實已經持有浩鼎股票,這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實,為什麼還要混淆視聽?

不只這位所謂的「律師」,事實上中研院高層及若干行政主管,即使在翁院長本人已經多次公開道歉之後,還是一再對外放話「一切符合規定」,這樣子究竟是企圖卸責,還是以為文過飾非就可以修補中研院形象?我可不可以勸你們:請不要再越描越黑,更加陷中研院(或許還有翁院長)於不義!

最後,我附帶一提:你們不斷用話術說「中研院從未擁有OBI-822的技術」,怎麼不說「OBI-822的臨床試驗確實使用中研院(翁院長)的技術」?連浩鼎公司自己都多次公告此事,你們還要使用話術來誤導大家的認知嗎?

之前媒體採訪時我曾經公開表示:浩鼎事件中翁院長最大的爭議,在於中研院高層和國內生醫學界,長久以來「沒有認真看待利益衝突揭露這件事」,他未必是惡意想要內線交易或影響股市。如今看到中研院高層和若干行政主管及他們的「律師」的事後多次發言,我只能很遺憾地說:他們還是根本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甚至連「利益衝突揭露」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到現在都還是渾然不知。這實在非常非常可怕,令人為中研院的未來捏上不只一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