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定義孔子是不是哲學家之前,你首先得問問自己夠不夠格

拜讀完 【周詠盛/學習《論語》就是學習哲學嗎?先提出哲學問題吧!】 一文有感。

孔子孔子是不是哲學家?這個問題提出來之前就必須要先定義很多東西,第一、哲學是什麼?第二、孔子所留下來的文字,如果扣除掉像《孟子》《荀子》或是《禮記》裡的文字,單純以《論語》來說,裡面到底想要表達一些什麼。

第一、哲學是什麼?某篇文章認為,哲學一定要提出所謂的哲學問題,那我們就要追問,那哲學問題是什麼?有一派的說法,認為西方哲學起源於人的wonder(驚異)之情,這個說法拖帶出了,西方哲學家一直試圖在尋找問題的arche(始基),也就是一切的起源,它不能是多,只能是一。

站在這個觀點下,確實,孔子乃至於《論語》不是這種哲學。

這已經是稍有研究中國思想的人,都知道的問題,也沒有幾個深入研究中國思想的人,會強加這種「哲學」在《論語》或是孔子身上。

第二、孔子或《論語》裡有沒有提出所謂的問題?這點當然是毫無疑問的,孔子天天都在被學生問,「什麼是『仁』啊?老師?」「什麼是『禮』啊?老師?」但這些究竟能不能算是「哲學問題」?

如果前一個提問來回答,我們就必須要說,這些問題不是上述找尋唯一真理的那種哲學系統裡的哲學問題。問題哲學是不是只有上面說出的那種系統,這個問題就非常地複雜,且不可否認,很多人認為哲學有其他的可能,比方西班牙的奧德嘉賈塞特,他就在《哲學是什麼?》一書裡,開宗明義地說過,真理有絕對跟相對的之分,以我研究儒家這些年來的結論,我認為孔子或是《論語》絕不是要追求什麼原理、原則,或是對於紛亂世界的唯一解答。

論語孔子與《論語》更多的,可能是在回答HOW的問題。比方學生問孔老師,什麼是「仁」啊?孔子不是在「定義」「仁」,而是在說,如何能夠接近「仁」這種美德,所以顏淵問「仁」,孔子告訴他要「克己復禮」,這個「克己復禮」,不是定義,而是如何做。

這類型將孔子與《論語》視為接近「德性倫理學」的觀點,像現在在美國任教的中國哲學研究學者余紀元就這麼認為。

所以,簡短的做個小結,到了這個時代,還在先射箭,再畫靶,說孔子是西方某些形式下的哲學,再說孔子不是,再說孔子錯在那,根本就是欺負孔子是死人,一來 孔子根本沒說過自己在談哲學,二來現在的學者也不這樣說,這樣的討論除了顯示出某些哲學系統的意識型態之外,或許也顯示出台灣哲學研究的自我窄化,畢竟很 多中國研究者,早在上個世紀末就跳出這套思維模式,把中國哲學或是中國思想推往不同的研究層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