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6

陳真談愛台急先鋒們的嘴臉

凡是名字後面有個啥咪的,比方說賴啥咪、段啥咪、吳啥咪、范啥咪等等等,就是所謂 「新潮流」或與其性質類似者,往往很會講話,滿口理想、理念,形象「清新」。

建議大家不妨先看一下這些愛台急先鋒「勇敢」「為民喉舌」的嘴臉:

我之所以稱其為「啥咪」,並不是因為怕被暗算或被告,而是因為我實在不願意做賤自己去批評這樣一些絲毫不值得批評、沒出息的人,除非是不得已得拿來當成一種「例子」,畢竟講抽象原則或概括性陳述往往難以理解,許多時候,你還是得直接看看實例比較快,你也許就比較能理解這樣那樣的一些人或一些事究竟大概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況或德性。

上面這位段啥咪,聽說還是新潮流的什麼「總召集人」。當然,這些都算是徒孫輩了;恐怖時期不見人影,太平時期才跑出來喊革命的那一類愛台急先鋒。而且,隨著黨的勢力坐大,革命愛台之聲也就越喊越「勇猛」;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需不定期發表各種荒腔走板囂張跋扈的愛台反中言論就夠享受好幾輩子不愁吃穿了。我敢說,天底下絕對找不到這麼輕鬆寫意而且又能年收千百萬的工作。我真不知道納稅人每年至少花一千萬養這樣一些吃飽閒閒整天講些毫無營養的鳥話的鳥人型立委,究竟有何意義可言。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這三道防線,大家認為臺灣還剩幾道?

「Decency」不是一個道德觀念,它比道德更底層,它是道德的最後防線。中國傳統下,並非沒有類似的元素;例如,「捫心自問」,一個人夜深人靜時,問 問自己的行為及動機是否說得過去。這應該是人類的本能之一,但人類也有很多其他的本能,當一個人「捫心自問」的能力被其他本能掩蓋掉了,台灣會說「良心被 狗吃了」,中國大陸會說「被豬油蒙了心」。

一個社會是否公道(fairness),是否講公義(justice),可以看它的三道防線在哪裡:司法的防線、道德的防線,以及捫心自問能力的防線。當司法防線淪陷之時,還有道德防線來評斷公道與公義,當道德防線也不保之時,我們可以訴諸人們捫心自問的能力。但是,當捫心自問的能力被遮蓋時,這個社會的公道與公義,就失去了最終的支撐點。

這三道防線之間的關係,或許在「言論免責權」這件事上,可以看得最清楚。立法委員具有言論免責權,這是司法防線中的一環,恰恰是為了保障權力得到制衡。那 麼,怎樣才可以防止立委們不隨心所欲的濫用這權利?靠的是社會的道德底線。一旦社會的道德底線下降,無人制止立委公器私用,那麼唯一剩下的防線就是立委自 己的捫心自問能力。倘若這道防線也喪失了,立委這個角色就成了危害社會公義的角色。類似的,媒體雖然不具有言論免責權,但若所有媒體都可以用標示一句「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媒體立場」而擺脫所有言論責任,那也是三道防線都潰敗的事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三千字上書求官,郝明義先生辛苦了

郝明義與方儉等反核人士,最近上書給行政院長林全,主張應該由他們來推動台灣電力資訊的透明化,並要求台電、經濟部、能源局、國營會等相關單位應該全力與他們配合。

我其實不擔心林全之後會如何回應郝明義的訴求,畢竟蔡英文當選之後,這種自認有戰功,就急著要分封討賞的傢伙絕不會少,但他們不瞭解蔡英文的個性。看看那些選後就沉默的公民團體吧,只有明白「朕不給的,你不能搶」的道理,現在乖乖閉嘴,之後才有機會輪到自己拿好處。

例如大多數環保團體,坐視民進黨政府準備大量使用火力發電製造碳排放而毫不吭聲、環保署長李應元公開表示要配合行政院加快環評速度,所謂的環保界也一片安靜,這種就是在等領賞的假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文學們在臺灣的生長狀況看來都不太好

台灣文學系的招生問題,其實跟少子化與學用關係的考量比較有關。

大家這些年喜歡說天然獨世代,那麼我們可以反問,天然獨世代,為什麼最後還是選了應用學科,文科的話,還是去了語文,頂多是政治?

第一是學生本來就不多,第二是用不上,語文能力只要有基本程度就能應付生活所需,而且,寫作或對話的技能,自己也能透過自修培養,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成為作家才能寫字。

換言之,上個世紀六、七零年代,談這種悲情的思維還說的過去,因為就台灣人的觀點,台灣文學確實是先被日本殖民,再被大中國思維掩蓋,但那一切都已經過去 了,台灣文學一代,老的人早該想透,新的芽根本形式上早以自覺的擺脫了日中的影響,也試著反身性的自我探索,努力走出新路。

這應該是一個展新的年代,而不是一個怪東怪西,只怪中國不怪日本的時代。

天天看這些解殖獨,覺醒作家,老是對中國文化貼標籤打草人,而不想想怎麼建構新的論述,卻也沒有一個真正關心台灣文學的人出來反省,放任他們成為文化上的懷疑論者,天天捉著殭屍吸血來牟取名聲,一邊悲情的哭喊,一邊演出先射箭再畫靶的戲。

試問這真的是台灣文學存在於下一個世代的意義與價值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文思革討論區拾穗】關於歷史的二三事

這學弟說白團是政府保衛金門主力,我覺得他可能是JUMP漫畫看多了。根本博在古寧頭戰役,並未如他本人所述扮演重要腳色,戰史館、當時指揮官湯恩伯都沒記載,甚至後期因為湯恩伯與胡璉勢力拉鋸,根本博腳色定位不明,在有更詳細的資料可佐證之前,古寧頭戰役是否可以說根本博居功厥偉,本人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的。再者,白團前後來台成員大概總共八十餘位左右(白團總人數:85人《曹士徵檔案》,岡村寧次同志會名簿記載),就是軍事顧問團的教官性質,八十多人可以成為打共軍的主力?那我還真要說「中國抗戰八年真OO了不起,可以跟這群怪物對打啊!」

檢察官會浮濫起訴、法官會誤判、律師可能要幫罪大惡極的人辯護、教授可能誤人子弟,禍延一個世代。

這位學弟真的太吹捧白團了,白團也不是全然好的,像是有學者就批評透過白團引進的總動員制度,變成國民黨壓迫台灣實行威權統治的工具。原來他說了老半天,都是在肯定蔣中正啊?

我想這學弟還是專心在法律學識上面 就好,不然就去練好武功,組織一個可以兩百人單挑共軍的「新白聯合」出來保衛台灣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綠色的素珠們又蠢蠢欲動消費榮民

榮民奉獻的對象是中華民國‬,並不是國民黨。
綠色生物居然可以無恥到要抽換概念來抹煞榮民對國家的貢獻,合理化自己對榮民的侮辱行為,反族群歧視法還不如長刀之夜算了,綠色生物早沒救了。

這張圖超侮辱榮民老伯們的,還完全認為他們沒有判斷力‬。

每個點都很長而且難以講詳細,真的是造謠出張嘴,闢謠打字到手痠,完全是一個對大時代毫無概念的無恥文案,要嘛去讀眷村孩子寫的東西,要嘛去讀國防部曾出過的眷村口述系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當這篇的標題是爆乳或小鮮肉,你是不是超想點進來看?

剛看了傑克葛倫霍的《獨家腥聞》,我覺得這部電影談到當代媒體或是媒體這個概念的必然走向。

好的內容的決定者,應該是好的讀者,更後設一點的來說,「好」是什麼?卻是一個無法量化客觀回答的問題,最客觀的,反而是流量或是收視。

於是流量、收視成為一切,道德在這個框架裡,就變得無足輕重了,因為只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整個媒體得以運作下去就好。

換句話說,在這個循環中,沒有監督者,唯一的監督者其實要算是真正的知識份子,這也是薩依德一直強調知識份子要獨立於輿論、利益與團體之外的原因,一旦知識份子涉入其中,那麼,整個迴圈只有加速異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從「六四」談起那些被扭曲的歷史

「六四」 中,打死軍警的事,台灣當年也有大量報導,但說法是「人民英勇抗暴」,不過,台灣媒體倒是從來沒說竟然打死這麼多軍人。至於那個擋坦克車的鏡頭,更是傳為人民英勇抗暴的影像經典。事實上,要是軍警沒有節制,哪會被打死這麼多人?更不可能連開個坦克車都會打輸一小撮沒有正式武裝的民眾,連坦克車都被人佔領,拿來當玩具把玩,天底下有這樣一種「屠殺」嗎?

當然,影像本身是不會說話的。因為你無從判斷官方是否事實上也樂於見到某種暴亂的產生及影像流傳,藉以合理化某種鎮壓的正當性。

台灣的美麗島事件中也有許多被所謂「暴民」打傷的軍警血腥影像,比方說其中有一位警察,滿口牙齒被「暴民」用狼牙棒給打掉,鮮血直流,痛苦不堪。但是幾年後,真相浮現,這些所謂暴民確實是暴民沒錯,但主要都是國民黨找來的,自導自演,另外有一些則是先鎮後暴,故意先用鎮暴部隊把你打得稀巴爛,逼你動手反擊,然後媒體就拍下「暴民行凶」的畫面,引來全台人民的譴責。

我當然不是說六四的軍警被殺也是自導自演。我相信不是,但也只是「相信」,而非「知道」,畢竟真相如何還是得需要更多時間與證據。共產黨對六四諱莫如深,也許顧慮的並不是外界反應,畢竟來自西方社會的抹黑與攻擊那麼多年也都熬過來了;最主要的顧慮應該是那些當年牽涉其中但還活著的領導及其相關政治勢力。因為,一旦檢討起六四,必有褒貶評價之舉,必有歸責之一方,萬一不服氣怎麼辦?總之屆時權鬥難免。為求安定起見,能先不談就不談。

重點是,你不談,外界還是大談特談,而且談論往往非關理性與事實,而是全懷著政治惡意動機的抹黑式談法。在這樣一種近乎一面倒的不對稱評價中,共產黨恐怕只會吃下一些啞巴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從鄭捷(現已伏法)的聲明談獄政

我們先來談談,鄭捷所待的環境,有無可能讓他對監獄及長刑期人犯的心情、甚至於對出獄後更生人的處境有如此「精闢」的理解吧。

看守所裡所收容的對象有三種,一是羈押中的被告,二是判決確定刑期為五年以下的輕刑犯,再者便是已經判決定讞的死刑犯。鄭捷是訴訟中被羈押的收容人,依規 定應該沒有下工場作業,在他身邊也不會有長刑期的收容人,所以,鄭捷對於作業工場的認知以及長刑期收容人的心情,我推測應該不是他自身的經驗或觀察,而是 在看守所中的道聽塗說(對於監獄環境一知半解的在押被告,最喜歡到處打聽聊八卦),至於更生人出獄之後的情況,我更敢大膽的推測,鄭捷應該從未接觸過出獄的更生人,他最有可能接觸到的至多是經常進出看守所的毒品犯,因此,他所謂更生人出獄後「只好繼續偷拐搶騙」的說法,不但毫無依據,更是羞辱所有在社會各個角落努力重生的更生人。

鄭捷想藉著最高法院生死辯備受媒體矚目之際,搖身一變成為獄政的改革者,他也許騙得了不清楚監獄狀況的外行人,但對於曾經經歷長期監禁的人而言,他的話語不過是為了譁眾取寵罷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對於外省人的一點想法

當然,我不是說外省人就是偉大高尚,其中混蛋也不少,但某陣營政客每逢選舉,甚至平常就是持這種言論,不分青紅皂白一律將外省人打成「不愛台灣」。長年下來,這種仇恨的因子經由媒體和教育,成為很多台灣人的「天然成份」,所以洪素珠絕不是個案,她只是「仇中結構下的個人具體行為」。

真要分本省外省的話,除了原住民,誰又有資格自稱本省?誰不又是「該滾回中國的難民」?差別只是「先來後到」而已。 若是如此,比起來台六七十年的榮民,我們這些從祖先開始就在臺灣的「本省人」,算一算幾百年跑不掉,豈不是第一個該滾回大陸?

因此,我真的覺得外省人是很矛盾的族群,因為「大陸人將這些外省人當作台灣人,而他們再怎麼努力愛台灣,還是有很多本省人將他們當成非我族類的外來者」。這種矛盾是政客操弄出來,這是不是一種迫害?

可悲的是,這種現象似乎不會消失 因為他們的下一代、下兩代,或因同儕壓力、或因被同化,也毫無自覺地加入惡化這矛盾的行列。這是對本次「素珠之亂」的有感而發,只想說,我是客家與閩南結合而生的本省人,但我為外省人這近十多年的被污名化感到悲哀!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政治短視所造成的土石流,終將衝垮淹沒台灣的未來

從最近的公民記者侮辱老榮民事件,到先前時有所聞的護照上貼台灣國貼紙通關爭議,這些事件都有著共同點,那就是人民的無知、盲從、極度偏激和失控的理性。 或許很多人會說這不過是少數人的行為,何必杞人憂天。就像是在我小的時候很少聽到山區有大規模土石流,然而水土保持的不注重,任其濫墾山林,終導致現在大 小土石流不斷,甚至淹没一個村落。

人們在濫墾山林時可能並未想過,或從未在乎這樣的一己之私在未來將造成台灣國土的嚴重災害,而這些濫墾者也是極少數人,但他們却為台灣的生態、山區住民安全帶來了毀滅性的影響。

而這些極少數的濫墾者就如同過去極少數鼓吹分化族群、挑起對立,以從仇恨間獲取政治利益的政客,他們無視乎撕裂這塊土地上人民的情感,見縫插針,不擇手段只以執政為目的。如今執政後却仍不善罷干休,因為先前的謊言不能戳破,為了政權,即使執政也只能維持一個持續競選的在野格調。

只有美好和搧動人心的政治言語,但能源、交通、民生經濟、勞工權益、外交的政策何在?治國不能只動口,更要務實。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蔡總統應對洪素珠事件做出嚴正的行動表示

在引發眾怒,千夫所指之後,在地的高雄市政府發出了譴責,民進黨的發言人說不應該挑起仇恨、引發對立,並呼籲「相關單位主動偵查」,但我們不禁要問,我們的中央政府呢?我們才剛當選的蔡總統呢?「民進黨發言人」阮昭雄所呼籲的,是法律層面,但是政治層面呢?如果太陽花學運是政治事件,那洪素珠搞出來的不更是嗎?

現在民進黨執政了,開始人模人樣了,開始呼籲社會和諧了,可是像洪素珠這樣的「果」,是什麼「因」造成的?過去綠營多少次群眾運動或造勢場合,大喊「支那賤畜」、「中國豬滾回去」的是誰?我們什麼時候看到民進黨的領導者「嚴厲譴責」這些人「挑起仇恨、引發對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讀者投書】洪素珠街頭隨機羞辱老榮民事件有感

洪女截至目前為止(2016.6.10)至少有九部影片(對像為六位老伯、一位阿嬤、一對中年夫妻、一對母子)被網友公開,並立即受到兩岸大批憤怒網友肉 搜。憤怒的群眾灌爆她的手機和留言。海外甚有網友願意出錢找黑社會動私刑。亦有律師公開聲明要告她告到底。這位不時操著怪腔怪調刻意模仿大陸尾音罵人、並 不時夾雜流利台語的中年婦人,僅花了一夜,便在對岸的微博熱搜榜衝上第一。

她羞辱老榮民的言論如:「中國難民滾回家」、「不會台語不是台灣人」、「台灣人民不想再養你們這些中國難民」….等,罵得老人家就算氣急敗壞面對她的 逼迫和辱罵卻也莫可奈何。有的老人家氣到想拿拐杖(助行器)打她卻因老弱的身體連拐杖也抬不起只得倉皇離去,有的老人家只能跛著腳掩著面落莫離開,有的老人突然莫名在公車上受辱也只得被洪女的「言語」硬生生給逼下車。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我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

我要很驕傲的說我的父親還有許多老榮民,除了領取應有的退伍金,區區三個月軍餉外,沒拿過中華民國一毛錢,我們生活我們求學都是靠自己,我父親為台灣獻出生命的貢獻,我也提早出社會貢獻微博的力量堅守自己的工作崗位,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台灣,我們坦坦盪盪的活著,問心無愧,如讓我看到有人這樣欺負老榮民,我發誓絕對會用生命捍衛他們,不信可以試試看!

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父親淡淡的說為國家怎能求回報,只要心安理得就好了。

父親已經老邁,但心中還是只有國家,我為我的父親與所有的老榮民們感到驕傲自豪,我跟他們一樣熱愛我的國家中華民國,我承襲老兵的精神,以生命捍衛我熱愛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請政治的黑手不要伸進醫療專業之中

最近有一些立法委員,尤其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紛紛與山達基的外圍組織合作,希望限制醫師用藥物治療俗稱過動症的注意力不足症。甚至於喊出過動症不存在、吃藥就是不好、盡量不要吃藥、應該抵制用藥的無理口號。這些團體與立委竟然想要透過質詢衛生福利部、施壓食品藥物管理署與立法限制醫師用藥來干擾病童獲得藥物治療改善。

醫學不是不可批評,衛生福利部的FDA認證通過的合法治療方法不是不可批評,但是請用科學說服我,而不是用激情煽動人民,製造恐慌、害怕、被害妄想來獲取自己的利益。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否定過動症的組織與單位,都有自己要販賣的東西,或者是課程、或者是產品、或者是宗教。這些東西能不能改善注意力不足的功能,能不能帶給小朋友更好的一生?他們都拿不出任何客觀的證據出來,只顧著一意痛批亂打現在已經得到合法認證的藥物治療。請注意,沒有得到食品藥物管理署核准,就宣稱有療效,都是違法的事情。這些單位都在進行違法的密醫行為!更糟糕的是立法委員竟然跟這些單位組織合作,要來透過政府組織干涉並且限制醫療專業幫助人民。

請問這些立委政治人物,你有醫療的問題,你是要問醫學專家還是爭議性的宗教團體?為什麼你們要主導影響更多人身心健康的醫療政策受到這些宗教團體的影響?政治的黑手,應該從醫療專業當中拿開;政治的黑手,更不應該被有爭議的宗教團體操弄。

我們要呼籲所有的朋友,請大家打電話給你所認識或是支持過的立委辦公室與民進黨黨部,請他們提醒同仁不要被山達基外圍組織所蒙蔽。關於過動兒醫療專業的事情,在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的網頁上都有說明,這些都是國內外許多專家長期研究的累積,千萬不要被宗教外圍組織用一些想當然爾的激情煽動牽著鼻子走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讀者投書】真人Online豈能砍掉重練

近日討論軍訓教官去留問題,理性、激情兼而有之,許多先進提出建言,凝聚共識,企圖從制度上根本解決。相對地,亦有動輒拿「威權」、「遺毒」等落伍的概念扣教官帽子,欲除之而後快。此舉與拿木棍打小蜘蛛有何不同?校園裡真正魔王級的大怪,是社會幽暗面衍生的產物:毒品、暴力、價值觀錯亂與似是而非鄉愿的冷漠。

虛擬的世界裡,不滿意角色、戰果,大可「砍掉重練」。只不過在教育現場,好不容易建置保護學生的「反毒」、「反黑」、「反霸凌」防護網,相關部會間的支援協定與24小時全天候處理的機制,豈能說砍就砍?

奉勸投入真人線上遊戲的新手趕快進入狀況,挑戰真正魔王級的大怪。如此一來,才能贏得喝采、更新裝備,迅速升級。畢竟現代人的耐心有限,老梗玩久了,容易引起反感。重點是,千萬不要把小蜘蛛趕盡殺絕,否則清新的教育園地裡蚊蠅孳生,誰來清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談「卑劣的行徑」

如今,民進黨才執政兩星期,竟然馬上改口說台灣會有缺電問題,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是要重啟風險疑慮最高的核一廠一號機。我在想,林義雄是不是應該出來給個說法?當蔡小姐在選舉前保證民進黨執政既不需要核能,同時也保證不會缺電時,台電還發出聲明表示:「這怎麼保證?再生能源的不確定性太高,不可能靠這個保證不缺電。眼前狀況是核一廠 2017 及 2018 年兩部機組就要除役,瞬間少掉 4% 電力。如果核一到核三延役問題不討論,地方政府禁燒生煤問題不化解,那麼,今年 7 月 2 日指考當天備轉容量率降到 1.9% 的瀕臨限電危機,就會再發生。」

結果,台電的這番如實聲明,遭到民進黨攻擊說是在「恐嚇咱台灣人」、「欺騙咱台灣人」。這個黨,整天動不動就是講「咱勇敢的台灣人不是被嚇大的」那套族群煽動說詞。而且,所謂反核團體還因此控告台電發言人,說他造謠,以刑法罪名控告他「偽造文書」,還說台電「若膽敢再說缺電,每說一次,我們就控告一次。」至於一些所謂反核人士更是離譜到爆,完全就是以一種信口開河隨口撒謊造謠的方式在「反核」,比方說有一位旅日「作家」(我不確定是不是作家),竟然說,即便是在最炎熱的夏天用電最尖峰,台灣的備載容量還有 23~28%!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醫師的倫理責任:從英國麻疹大流行談起

台灣一直有很少數的醫師主張過動兒的藥物很危險,建議大眾不要服用。然而,過動兒的藥物治療,是主管機關依照藥事法核准的,安全性與療效都經過審視,如果有醫師要宣稱我國、美國、歐洲、澳洲的藥品主管機關都錯誤了、都被廠商蒙蔽了,顯然需要提出足夠的證據來打臉這麼多單位。醫界同儕則有義務要審視他所提出的證據是否足夠而全面,做出更專業的建議。如果是特定醫師的知識能力不足,倫理委員會可以請他接受繼續教育,增進搜尋與使用證據的能力。如果是刻意只看片面的證據,或是在解讀證據時故意扭曲偏頗,這就有醫德的問題了。不論如何,一位醫 師都要為了自己所建議的事情負起責任。就像是覺醒田野還在當醫師的時候需要為了他說過的話負責,醫師不是說有了醫師執照的加持、套上醫師的光環,就可以吹牛不打草稿、信口開河、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基於證據講話,是醫師最基本的專業修養與專業倫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要不要吃藥是個醫療決策,建議不吃藥是個醫療行為

我的病人常說親朋好友努力勸她不要吃藥。我通常會問:「你那個親朋好友是有醫師執照?還是有藥師執照?」病人笑著回答:「當然沒有!」我也笑著回她:「那你幹麻還要聽他說呢?」笑歸笑,然而,我的內心卻是在淌血。要不要吃藥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大叔大嬸、爺爺奶奶阿姨伯伯、沾得到邊沾不到邊的人, 真的可以這樣隨便說說勸導別人不要吃藥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別因為廁所沒有門你就替他關上文明的進程

我討厭有蟲子的廁所。
所以,我討厭農村人,覺得他們不講衛生;

我只喜歡乾淨整潔的地方。
所以,雖然非洲孩子很可憐,但是我依然討厭那麼髒的地方;

我看不起暴發戶。
所以,我不喜歡跟那個女同學一起玩,心裡默默瞧不起她;

我只願意吃新鮮面包。
所以,我當時跟寄宿家庭主人起了爭執。

我家開取暖器想開多久都可以。
所以,我討厭無法任意使用電暖氣。

但是,現在,
我和以前的想法完全不同!
不是因為我現在能夠接受有蟲子的廁所或者過期面包,
而是當我看了更多的書,
當我接觸到更多不同地方的人,
當我走過國內外許許多多城市,
我就會懂得把很多事情放在歷史的長河中去看待!
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只以我的想法為唯一出發點去看待人事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