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範圍

文/鄭論

對共產國家的歷史有些認識的人,都知道早年『人民』這詞是有階級的,並不是這個國家的人就是人民,是必須被共產黨認可的人才是人民,地主不是人民,富農不是人民,只要被分到黑五類的就不是人民。

改革開放後,共產黨可說已經不再使用這概念了,可這種行為在臺灣切切實實地重演了,在臺灣的『人民』出現了階級,這也是為何有俗諺云,『不到臺灣,不知文革還在搞』的原因之一。

轉一篇朋友的文來給大家看看,看完就可以理解,為何覺醒青年永遠都能夠代表人民,不管他們是多數或者少數,他們都可以代表人民,只因為他們內建了『‪與我不同邊就不是人民』的概念,而這概念是完全重現早年共產黨的。

雖說早年共產黨的分法還算有個生產性的標準,可歸類為極左走到瘋狂,而如今的覺醒青年則只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思想。

以下為轉文:

豬農2012抗爭_新民網

豬農於2012年抗議美國瘦肉精製品的照片。(新民網)

昨天藍委帶豬農上街抗議衝立院,有人說「為什麼太陽花就可以」,今天覺醒青年紛紛跳出來說憑什麼拿太陽花來類比,甚至製作圖表比對等等。其實核心概念還是那一個:

『這個時代的話語權只能被「人民」壟斷。

其他人喔?回家吃屎吧。』 

從停止護漁引發漁民反彈、農民外銷大陸受挫的抱怨,到豬農因生計受到美豬威脅而前往抗議,網路上的覺醒世代(尤其以風向聖地PTT八卦版更為明顯)對這些農漁工階級攸關性命的困境表現出來的態度已經不能僅以不友善來形容,大部份時候是直接將對方扣上舔共之類的帽子打為敵人。一切的攻擊,只因為這些工人竟然膽敢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對「人民的政府」怒吼,這些出來搗亂的人根本就是人民的敵人。

豬農的事情,有一個表格大意是這樣寫的:『太陽花的理念是反對對中共的黑箱貿易、捍衛民主,美豬根本還沒要開放你抗議個屁。』

喔,所以2014/3/18服貿生效了嗎?開始執行了嗎?

有嗎?

那你可以抗議還沒發生的事情,豬農就不可以?

服貿開了一堆公聽會叫做黑箱,蔡英文選前訪美偷偷摸摸從側門跑去跟美國人密談,回來就說考慮開放美豬,這不黑箱什麼是黑箱?妳蔡英文跟美國交換了什麼條件,請問妳有比照服貿把PDF公開放在網路上嗎?

你可以抗議黑箱,豬農就不可以?

為什麼?喔,因為太陽花有中研院的黃國昌大國師帶頭,有法輪大法女弟子教授做的懶人包,有抬青椒的碩士共襄盛舉,太陽花都是基於崇高的理想聚集的知識份子在抗議。

豬農挺小英

大選期間豬農挺小英的廣告。(自由時報)

豬農什麼東西?豬農懂個屁?國中有畢業嗎?豬賣不掉是沒競爭力,憑什麼怪政府?『根本就是國民黨的樁腳出來亂的。』

太陽花是學生,是高知識份子,太陽花的意見比豬農重要一萬倍。高知識份子選出來的領導人豬農憑什麼反對?

之前各種社運一口一個人民,每個屁孩都一臉熱血說要為人民請命,現在豬農出來了,漁民出來了,屁孩說什麼?

「舔共份子活該啦。」
「漁民都有錢人不要裝死啦。」
「老人沒知識趕快去領便當回家啦。」

別人的生計在覺醒青年的玻璃心之前屁都不是。
「什麼人民,你配嗎?」
「你以為有中華民國身份證就是人民嗎?」

  • 吳良

    說的太好了!

  • Me Chiu

    嘆氣,PTT本身就不是一個讓人討論政治的地方。
    是一群人為民進黨歌功頌德的地方,他們檢討敵對黨不遺餘力但對自己人是百般縱容。

    裡面有人被質疑服貿、美豬、核四等問題後甚至有人直接講「KMT倒就好,其他隨便」
    那裏的政治已經很明顯變成偶像崇拜,選顏色不選政策和政治理念。

  • Chun-Hao Lu

    好實際也好悲哀,如果太陽花能佔領立法院,為何豬農不能攻陷行政院,去你媽的知識份子。

  • 老杭

    当社会看不到希望,政客就会创造出种种名词以迎合民众的不满,也说明这个社会的巨变也将发生。

  • 老杭

    当社会看不到希望,政客就会创造出种种名词以迎合民众的不满,也说明这个社会的巨变也将发生

  • 欠損

    人是會思考的蘆葦,但蘆葦本身並不會思考,風往哪邊刮就往那邊倒。
    但最終社會需要的還是人,人會走向社會變成人民,沒腦子的蘆葦只能燒。只聽說過美國在別的國家種蘆葦,把自家的人養成蘆葦還真是新奇……這麼搞算什麼啊,榨取社會剩餘價值?

    不对,忽然想起来以前台湾不是叫老百姓“民众”的吗,记得小时候看台湾节目都这么叫来着。
    人民这个词来自先秦著作《管子》的:“人民鸟兽草木之生物”。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時期(你们那边叫沦陷)這個詞基本和中国共产党捆到一起了……可惜如今脑子里只有美钞的中共中央宣传部早就把“人民”这个词忘干净了,反而是台湾人和大陸的慕洋犬們在用,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過說實話……台灣這邊的正常社會人對這一代“天然獨”怎麼看?比日本的宽松世代好点?或是比那个还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