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因為廁所沒有門你就替他關上文明的進程

文/Jessie Wu

我想談談自己的親身故事,
談談關於廁所沒有門的話題。中國廁所

我小學時,大概1995年左右,
去過湖北省一個比較窮的村子,
廁所是有門的,但是裡面沒有沖水系統,因此很髒,便池裡有很多白色的蟲子。
這對出生在大城市裡的小學生姑娘來說,實在是太可怕了,當時我鬧著要馬上走。

我大學時,大概2003年,
看了一本韓國人寫的書,講述了非洲許多孩子整天喝著污水,很多蒼蠅停留在他們身上的悲慘處境。
書裡說,全世界有75%的人都生活的不富裕。其實有很多人還吃不飽,沒有乾淨的水,甚至生活在戰亂中。

2006年,我去到新西蘭。
有個女同學,以前家裡很窮,後來家裡忽然變富裕了,到新西蘭時,她顯得很自卑,買很貴的化妝品和生活用品,因為她害怕別人瞧不起她。

我住在新西蘭一戶寄宿家庭中,主人是一個50多歲的女士。
我當時覺得她家很窮。
因為她過生日居然吃薯條,捨不得買蛋糕。平時為了省電只燒柴火取暖。更離譜的是她買好多快要過期的麵包和肉,放在冰櫃裡。(快過期的食品很便宜)。

有一天,寄宿家庭的主人對我說買了一個很便宜的燒開水壺,是中國製造。
寄宿家庭主人對我說:“20多年前,這些東西都是日本製造的”。(現在來說應該是30多年前)。

我生活在華中地區最大城市,我家並不是有錢人,但也不貧困。

我討厭有蟲子的廁所。
所以,我討厭農村人,覺得他們不講衛生;

我只喜歡乾淨整潔的地方。
所以,雖然非洲孩子很可憐,但是我依然討厭那麼髒的地方;

我看不起暴發戶。
所以,我不喜歡跟那個女同學一起玩,心裡默默瞧不起她;

我只願意吃新鮮麵包。
所以,我當時跟寄宿家庭主人起了爭執。

我家開取暖器想開多久都可以。
所以,我討厭無法任意使用電暖氣。

但是,現在,
我和以前的想法完全不同!
不是因為我現在能夠接受有蟲子的廁所或者過期麵包,
而是當我看了更多的書,
當我接觸到更多不同地方的人,
當我走過國內外許許多多城市,
我就會懂得把很多事情放在歷史的長河中去看待!
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只以我的想法為唯一出發點去看待人事物!

就如同新西蘭寄宿家庭主人對我說30幾年前新西蘭超市裡很多東西都是日本生產的一樣,
中國,其實也是在歷史的長河中慢慢前進著。

我過去只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出發,簡單片面地,單一角度的去看人事物。
而今,是不是有很多台灣人也如同當年的我一般只站在自己個人的小角度看問題?

一個人需要時間來成長。
而一個地區,同樣需要時間來進步。

什麼才是文明?

我覺得,那些趾高氣昂看不起別人、嘲笑別人、排擠別人、只站在個人唯一的角度看問題的成年人,他們的心智不一定成熟。

不文明的行為當然是錯的,
但是,指責甚至侮辱他人同樣不對。

經歷越多人事物,就越容易寬容他人!
其實,大部分人都沒有故意要影響他人,他們當然有錯,但是他們並不是故意要不文明,他們往往只是沒有意識到。

把人事物,放在歷史的長河中去看,就會發現,很多事都是一個過程而已。
他們終會進步,他們也確實正在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