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談「卑劣的行徑」

核電又要啟動了!而且不是較為安全的核四哦,而是重啟最為老舊、安全疑慮最高、因為不堪使用而停機快兩年的古董級核一廠一號機。(編按:核一廠目前的狀態實為歲修停機,並非不堪使用停機)

我不知道究竟是我記憶力太好,還是台灣人普遍得了失憶症?可是,不是才剛發生在總統選舉不久之前的事嗎?有可能這麼健忘嗎?為了打垮國民黨,為了奪得政權,當時整個台灣像瘋了似的,在民進黨及其御用媒體與一大堆御用文人及所謂反核團體的強力動員下,全民瘋狂反核,把核電這東西給徹底妖魔化。一個原本見仁見智的理性問題,瞬間變成一種根本不許任何異議、具有絕對價值的崇高道德規範。

52686863

總統蔡英文就職活動彩排就職表演內容 圖片引用來源:中央社

在台灣,似乎不管什麼議題,包括統獨,那個人渣黨及其同路人永遠就是有辦法把它搞成一種神聖的道德立場;誰膽敢有異聲,誰就會遭受羞辱、抹黑與人身攻擊,彷彿全民公敵。一時之間,大街小巷甚至連小攤販及電影院四處都可見到令人極其反感的所謂反核旗幟與標語,例如什麼「我是人,我反核」、「為了孩子不要核子」等等,核電居然變成一種核武問題了。接著便是林義雄絕食,以死相逼,馬英九只好把整個核四廠停工。

這些事你難道全都不記得了?有可能這麼健忘嗎?這當然不是忘記,而是蓄意詐欺,而且更重要的是,台灣人其實是沒有能力反抗政治洗腦的,特別是年輕一代,總是像個應聲蟲似的,聞聲起舞,扮演主流政治勢力的打手而不自知,對各種自己根本一無所知而且絲毫不感興趣的東西扮演攻擊手;人家要他沸騰他就會沸騰,要他安靜他就會整個安靜下來,要他喊出什麼口號,他就會瘋狂地吶喊個不停,非常令人難以置信。很可悲的是,半個多世紀來,台灣始終都一直是這樣的一種狀況。西方學生向來總是扮演一種跟主流政治勢力唱反調的角色,引領社會發展,但台灣的學生卻恰恰相反,完全就是跟主流政治勢力一個調,充當其最忠實的打手卻引以為傲,無絲毫病識感。

就在兩三年前,人渣黨發起所謂的「千場下鄉、十萬反核尖兵」行動說明會,用盡各種謊言來反核,目的當然不是反核,而是反國民黨,藉以奪得政權。去年總統選舉前夕,那位蔡小姐以及她的黨還口口聲聲說台灣根本不缺電,並且「保證只要民進黨執政,絕對不會缺電,而且不需要任何核電廠」,甚至還說,不單是已停工的核四廠,就算核一、核二及核三所有機組即日起全部停用,也不會缺電,而且還說台灣電太多了,每多出 1% 的備用容量率,就會平白損失一百多億,所以,光是迫使國民黨核四停工,民進黨就已經為台灣人民的荷包一年省下 700 多億。

不太注意這些事的人一定會以為我在胡扯,哪有可能一個黨會講出這麼低能可笑的謊言?不信的話,趁這個人渣黨還沒移除網頁,請大家進到那個爛黨的網頁上:

裏頭有一本彩色精裝的 “反核無懼文宣小冊”,純粹沒有大腦的一篇洗腦文,很短,沒幾個字。前言是這麼寫的:

「民主進步黨特別製作「反核無懼文宣手冊」,強調台灣禁不起核災,核四若繼續興建,錢坑將永無止境。而且在沒有核四的狀況下,台灣不但不缺電,浪費的發電量甚至還相當於一座核四廠。希望大家能在閱讀後,能更進一步了解本黨為何要反核。」

然後,請翻開第 12頁還有這麼一段文字:

「核四的發電容量只佔台灣 5.25% 電力,以去年為例,台灣的備用容量率高達 22.7%,超出16% 的法定備用容量率多達 6.7%。每多 1%,就浪費了 100億,光是去年一年就浪費納稅人荷包 700 億。」

如今,民進黨才執政兩星期,竟然馬上改口說台灣會有缺電問題,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是要重啟風險疑慮最高的核一廠一號機。我在想,林義雄是不是應該出來給個說法?當蔡小姐在選舉前保證民進黨執政既不需要核能,同時也保證不會缺電時,台電還發出聲明表示:「這怎麼保證?再生能源的不確定性太高,不可能靠這個保證不缺電。眼前狀況是核一廠 2017 及 2018 年兩部機組就要除役,瞬間少掉 4% 電力。如果核一到核三延役問題不討論,地方政府禁燒生煤問題不化解,那麼,今年 7 月 2 日指考當天備轉容量率降到 1.9% 的瀕臨限電危機,就會再發生。」

結果,台電的這番如實聲明,遭到民進黨攻擊說是在「恐嚇咱台灣人」、「欺騙咱台灣人」。這個黨,整天動不動就是講「咱勇敢的台灣人不是被嚇大的」那套族群煽動說詞。而且,所謂反核團體還因此控告台電發言人,說他造謠,以刑法罪名控告他「偽造文書」,還說台電「若膽敢再說缺電,每說一次,我們就控告一次。」至於一些所謂反核人士更是離譜到爆,完全就是以一種信口開河隨口撒謊造謠的方式在「反核」,比方說有一位旅日「作家」(我不確定是不是作家),竟然說,即便是在最炎熱的夏天用電最尖峰,台灣的備載容量還有 23~28%!

去年總統選舉時,面對蔡小姐的「民進黨執政,保證絕不缺電」的謊言,當時,洪秀柱就曾代表國民黨提出質疑如何可能保證不缺電?希望民進黨應該講出真話。洪秀柱是很溫和的人,她表示,「苦民所苦、疾民所疾是每一個政治人物應盡的責任。請蔡英文主席與妳所帶領的民進黨三思。」結果呢,當然是立即遭到各方的攻擊與辱罵,同樣是說她在「恐嚇咱台灣人」、「欺騙咱台灣人」。民進黨的一位沒什麼文化、但現在卻在當什麼文化部長、年紀輕輕財產就將近十億的鄭麗君,當時召開記者會表示,她是「將反核當成畢生的社會運動職志在推動」,指控台電的缺電說法是一種「恐嚇」。

1987年,我和施信民及田秋堇和劉峰松等人所創立的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於 2014 年 2 月 25 日還發表「零核電不缺電!」的聲明:

譴責國民黨「罔顧全台人民生命,企圖拖延非核家園的時程。事實上,我國現有三座核電廠即使現在立即停止運轉,也根本不會缺電。而且,核四不商轉,未來也不會缺電。我國自 2008 ­年以來,夏季尖峰用電時期,備用容量率都高達 20% 以上,2012­ 年為 22.70%,而核電的裝置容量為總裝置容量的 10.63%,若停止核電,備用容量率仍有12%,根本沒有缺電的問題。2012­年,我國的平均發電設備利用率只有 49.80%,也就是說,發電設備有一半的時間或一半的容量是閒置的。因此,台灣現在就可以零核電,而且未來也不缺電。我們要求政府不應以供電不足等理由來恐嚇人民,應立即停建核四,並早日讓現有核電廠除役,達成非核家園的目標。」

林義雄也同樣說,「台灣根本不缺電,建造核四根本就是一種浪費」,因此跳出來絕食,說是「終結愚昧的時候到了」,還說興建核電廠造成「台灣民主政治的危機」,「為了維護與落實好不容易得來的民主體制,為了讓掌權者遵從多數國家主人的意志」,他決定絕食至死,除非核四停建。林義雄還說:興建核電廠是「蔑視廣大民意,不顧國家安危、人民生計的強橫作為。此種踐踏民主的惡行,每一個人都應該竭盡所能起來極力反抗」。

如今,林義雄所支持的那個黨,居然一執政就改口喊缺電,甚至要把已經老舊不堪使用的核一廠一號機給重新啟用,我很好奇,不久前才剛以死相逼、迫使馬英九核四停工的林義雄,難道就當做沒這件事?至於其他那些說什麼準備要革命上街頭的所謂反核人士,我就不會對他們會有什麼反應感到好奇了,因為這樣一些人本來就是綠油油的騙子,但林義雄不是,他是綠的,但他不是騙子。

我曾寫過,台灣最早出來發起反核示威的其實就是我和戴振耀等人,地點是在恆春核三廠,時間大約是1987年。為了宣傳那次遊行,我差不多有三天沒回家,沒洗澡;在大街小巷沿路四處拿著麥克風演講,鼓勵大家參加。那次還發行了一份反核傳單,就是我寫的。基本上我至今還是反核,但我絕不會笨到去參與這樣一種帶有強烈不良政治動機而且純粹靠謊言來煽動的所謂「反核」。我之反核也從來都不是馬上就要廢除核電,而是把它當成一種緩慢達成的長期目標;我之反核也只是在台灣島內反核而已,而不是全球各地到處反,畢竟台灣面積實在太小,人口又那麼多,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但我得承認,經過這十多年來全世界各地的劇烈氣候變化所造成的全球巨大傷亡,我的反核想法其實也越來越動搖。這十多年來,我逐漸採取一種不表態的立場,因為我得承認,我的相關專業知識事實上不足以形成任何強而有力的判斷。

我寫這東西,並不是要談核電,而只是一再舉證已經操弄台灣二十年的這個人渣黨無所不為、無惡不作的無數卑劣行徑之一。一個人可以被騙一次兩次,但如果被騙幾百幾千次都還是繼續被騙,我真是感到很無言。勉強自己一再寫這類東西,其實也只是自我做賤而已。若要說我是在批評這樣一個黨,那是對我的一個最大的侮辱。世界這麼大,問題這麼多,誰會想浪費時間寫文章去批評一個事實上根本不值得任何關注的島內詐騙集團?令人驚訝的是政治操弄與謊言政治這回事,它在所謂民主社會似乎就是一種常態,比起所謂專制社會更是離譜;只要掌握主流媒體,完全可以控制一個社會,控制到這樣一種幾乎可以任意炒作任何議題的地步。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