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政治的黑手不要伸進醫療專業之中

文/我們要獨立而完整的心理健康司

最近天下雜誌發表了「社會信任度」調查,在台灣社會最受到信任的職業是醫師,有88.4%的民眾信任醫師,只有8.9%的民眾不信任醫師。台灣的醫師也在一些國際評比當中拿到過醫學專業世界第三名、亞洲第一名的肯定。多數的台灣醫師也是真的兢兢業業,不斷在努力進修一些醫療上科學的專業,學習各種科學研究報告,才能夠讓台灣醫療的專業受到全球的肯定。

在天下雜誌的社會信任度評比當中,立法委員獲得倒數第三名,只有39%的民眾信任立委,而卻有高達53%的民眾不信任立委。台灣立委烏龍出錯不斷,沒知識也沒常識的形象深植人心,只比倒數第二名的記者多了一點點信任度。

張宏陸_新頭殼

民進黨立委張宏陸。(新頭殼)

最近有一些立法委員,尤其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紛紛與山達基的外圍組織合作,希望限制醫師用藥物治療俗稱過動症的注意力不足症。甚至於喊出過動症不存在、吃藥就是不好、盡量不要吃藥、應該抵制用藥的無理口號。這些團體與立委竟然想要透過質詢衛生福利部、施壓食品藥物管理署與立法限制醫師用藥來干擾病童獲得藥物治療改善。

我們知道治療過動症的藥物,是食品藥物管理署聘請醫藥專家檢視藥物的優缺點之後,發給藥品證書核准使用的。過動兒的藥物治療完全合法,而這個合法是建立在科學證據上的。這些藥物的治療,也同樣獲得美國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簡稱FDA)的核准,同樣也通過了其他許多國家的核可。FDA應該是個獨立的客觀審查單位,我們很難想像美國會有國會議員去干涉FDA對於特定藥物的專業科學認定。我們更難以想像美國會有國會議員跟山達基的外圍組織合作,去干涉FDA的專業決策與醫療專業的行為。

山達基是個有高度爭議性的宗教組織,HBO的紀錄片已經對於山達基有很深刻的描述。在國外一些有立法限制 cult(這個字中文翻譯是邪教) 的地方,也會因此限制山達基組織的活動。請問大家,對於一個醫療專業的問題,你會請教醫師、立法委員還是高度爭議的宗教組織呢?要不要用藥、應不應該用藥,這當然是醫療專業的問題,當然是要問醫藥專業的專家了!可是在台灣,立法委員卻是受到爭議性宗教團體的影響,想要透過立委的職權,干擾醫學專業,限制醫師用藥物治療過動兒。

醫學是一個極度專業的事情,透過科學研究,醫學才能夠客觀地看事情。科學研究的特點是減少主觀的偏見所造成的干擾。我們會有很多想當然爾的主觀想像,這些主觀的想像會讓我們以為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情,其實卻是錯誤的。科學透過不斷互相重複的檢視,來減少主觀的干擾,來確定我們在做的是個正確的事情。

醫學自己就是不斷在進行自我檢討與批評,因此醫學當然可以接受批評,也應該要接受批評。只是這個批評不能是主觀的想當然爾,不能只是主觀想像吃藥就一定不好,不應該吃藥。或者只是用一種意氣之爭的態度說怎麼可能這麼多兒童有過動症,這一定是亂診斷。像是這樣只有停留在主觀想像當中的批評,卻想要撼動醫學長期的科學研究,累積無數的客觀資料,再跟主觀的觀察交替核對,確定藥物效果遠大於副作用之後所做出的醫療決策,實在是不同等位檔次的事情,有如小孩堆了積木就說工程師房子都亂蓋一樣,缺乏專業。

更何況如果這些批評是來自於特殊爭議的宗教組織所設立的外圍單位呢?宗教與醫學、科學本來就是不同層次的東西,互不干涉。許多醫師與科學家都說虔誠的宗教信仰者,兩者互不干涉。在台灣與全世界也都有許多正統宗教設立了醫院,尊重醫療的專業,宗教與醫療攜手協力,不會互相指責對方的專業不正確。但是山達基這樣的爭議宗教,卻是從全面否定精神醫學而展開的,這是名門正派的宗教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為什麼山達基這樣仇視精神醫學,在HBO的紀錄片當中已經有許多的剖析,有可能是來自於創設者的個人恩怨,請大家看HBO的片子,我們就不多說了。

疾病的構成有許多因素,牽涉的層面非常廣。是不是一個疾病診斷得過多,就一定是過度診斷呢?台灣的小學生在高年級有超過六成的小朋友有近視,這麼高比例的近視,是不是就是像山達基外圍團體所說的,是醫師跟產業界邪惡的合作,製造出這個疾病要來賣東西賺錢呢?近視是眼鏡公司跟眼科醫師的邪惡陰謀嗎?學校都幫小朋友做視力篩檢,是掉進了這個陰謀當中嗎?我想,只要是正常人沒有被害妄想,都不會這樣想。近視是功能出問題,越早矯正、矯正得越是足夠,近視越是不會惡化。過動症也是一樣,許多過動兒是聰明的,卻是因為無法專注於課業之上,而成績遠不如原本應有的表現。在服藥之後,可以專注,成績因此突飛猛進,這也跟近視一樣,是個功能上的問題,獲得明顯的改善。沒有服藥的過動兒,因為功能的問題,想要專注卻無法專注,一再受到挫折,因此成長的過程非常艱辛,容易自我放棄、誤入歧途,或是走上成癮的道路。

醫學是牽涉到人命的事情,精神醫學雖然多半不會影響生死,但是卻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你可以否定過動症的存在,讓這些小朋友一輩子帶著這個功能的缺憾成長。你也可以用藥物矯正這個功能,就像是近視眼戴上眼鏡一樣,恢復了這個功能。藥物當然會有副作用,只要這個副作用是在極低而且是可以調整恢復的範圍內,同時確認效用遠大於副作用,這個治療就是值得的。

反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用藥的團體所販賣之產品_同心診所院長王春惠投書於蕭美琴

反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用藥的團體所販賣之產品。(圖片:同心診所院長王春惠於蕭美琴立委粉專之投書

醫學不是不可批評,衛生福利部的FDA認證通過的合法治療方法不是不可批評,但是請用科學說服我,而不是用激情煽動人民,製造恐慌、害怕、被害妄想來獲取自己的利益。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否定過動症的組織與單位,都有自己要販賣的東西,或者是課程、或者是產品、或者是宗教。這些東西能不能改善注意力不足的功能,能不能帶給小朋友更好的一生?他們都拿不出任何客觀的證據出來,只顧著一意痛批亂打現在已經得到合法認證的藥物治療。請注意,沒有得到食品藥物管理署核准,就宣稱有療效,都是違法的事情。這些單位都在進行違法的密醫行為!更糟糕的是立法委員竟然跟這些單位組織合作,要來透過政府組織干涉並且限制醫療專業幫助人民。

請問這些立委政治人物,你有醫療的問題,你是要問醫學專家還是爭議性的宗教團體?為什麼你們要主導影響更多人身心健康的醫療政策受到這些宗教團體的影響?政治的黑手,應該從醫療專業當中拿開;政治的黑手,更不應該被有爭議的宗教團體操弄。

我們要呼籲所有的朋友,請大家打電話給你所認識或是支持過的立委辦公室與民進黨黨部,請他們提醒同仁不要被山達基外圍組織所蒙蔽。關於過動兒醫療專業的事情,在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的網頁上都有說明,這些都是國內外許多專家長期研究的累積,千萬不要被宗教外圍組織用一些想當然爾的激情煽動牽著鼻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