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

文/Gary Wang

看到這位老榮民被欺負,我的心好痛好痛,眼淚幾乎快流下來….

我的父親年輕時投筆從戎,從一個小學教師到成為一位抗日剿匪的軍人,大陸戰事失利,輾轉到了台灣,隨後參與了古寧頭戰役與823砲戰身負重傷,後送返台。

在台灣即使有戰功升遷無望,其時國民政府推行國軍官兵自謀生活政策,也就是退伍恢復平民身份,無法享受退輔福利,沒有輔導就業,沒有任何津貼,父親知道升遷無望,又有養活一家數口的經濟壓力,所以選擇自謀生活,一次領取少數的退伍金,退伍金多少?三個月軍餉130元台幣,兩套襯衫,一件草席,別無他物,退伍的父親踩三輪車養家活口,又由於語言不通,飽受台籍人士欺負,就這樣困苦的生活。

隨後政府禁止三輪車營業,輔導轉業開計程車,父親到處借錢買了輛計程車開,同樣飽受欺負。

從小我家小孩沒有父親督促功課,因為父親除了睡覺(睡車上)、吃飯,其餘時間就是開車,長期累積下來身體不好,歷經了兩次大手術,加上戰時的舊傷,還是咬著牙撫養我們長大。我一個弟弟讀到國立海洋學院畢業,另一個小弟台大法律系畢業,即使最小的妹妹都還唸輔大社工系畢業,只有我叛逆,學歷低,但也半工半讀唸到專科。

十多年前我的父親出外散步,我也親眼目賭父親被這樣欺負,當時的我若不是被擋住,恐怕已把那人給宰了。

我要很驕傲的說我的父親還有許多老榮民,除了領取應有的退伍金,區區三個月軍餉外,沒拿過中華民國一毛錢,我們生活我們求學都是靠自己,我父親為台灣獻出生命的貢獻,我也提早出社會貢獻微的力量堅守自己的工作崗位,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台灣,我們坦坦盪盪的活著,問心無愧,如讓我看到有人這樣欺負老榮民,我發誓絕對會用生命捍衛他們,不信可以試試看!

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父親淡淡的說為國家怎能求回報,只要心安理得就好了。

父親已經老邁,但心中還是只有國家,我為我的父親與所有的老榮民們感到驕傲自豪,我跟他們一樣熱愛我的國家中華民國,我承襲老兵的精神,以生命捍衛我熱愛的國家。


(縮圖為洪素珠至高雄三民國小當說故事志工。取自洪素珠公開臉書。)

  • Tomas Tso

    「黑暗不能驅除黑暗,只有光明可以做到;仇恨不能驅除仇恨,只有愛可以做到。」(“Darkness cannot drive out darkness; only light can do that. Hate cannot drive out hate; only love can do that.")-馬丁路德·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