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外省人的一點想法

文/林承傑

這一兩天洪素珠的辱罵榮民風波,引發多數國人憤概,此事雖然令人唾棄,所幸台灣人之中有良心道德的人還是為數不少。

不過,此次事件又再度印證了我長久以來的想法,在台灣的四大族群中,「外省和原民是最矛盾的類型」。原民先不論(因和本事件無關),所以只談外省群族,那他們的矛盾在哪?

他們的矛盾在於「大陸人將這些外省人當作台灣人,而他們再怎麼努力愛台灣,還是有很多本省人將他們當成非我族類的外來者」。

會有這種狀況,就要從頭說起。台灣社會自從本土化當道,很多政客在選舉時不斷操二元對立(外省/本省、中國/台灣、菁英/本土)的符號對立,說他們不愛台灣,理由大致如下:

(1)他們不是自願來台灣,一心想回去,根本將這裡當暫時棲身之地。
(2)來了就算,佔少數的外省人竟迫害佔多數的本省人,吸乾了本省人的資源。
(3)心向中國,一心想著「兩岸統一」,傷害台灣主體性、自由民主,與法治人權。

渡海記_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圖片:渡海記/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

根據我接觸的外省人所言,他們當然很少是自願來台灣,會來是因為戰爭之禍,這點常被國內某些政客拿來批評。我認為重點根本不是「自願來與否」,而是「來台後的貢獻」。

因為如果不是因為戰爭,誰會願意和自已的家人、愛人別離,到另一個從沒去過的地方生活? 試想,若我們台灣人有天因為戰亂被迫離開這裡到另一國家生活,卻被當地的政治人物因為你們「不是自願來的」,而貼標籤為「不愛XX」,這公平嗎?

若我們換位思考後,相信多數理性的人都會認為這是不公平的,但可是,回歸現實,外省族群就是常因此被貼上「不愛台灣」的標籤。

至於「一心想回去,可見心不在台灣」的問題。這樣說好了,「一開始」想回到自已從小長大的家郷是人之常情,尤其是「被迫離開的那種」,而且他們當時還真的相信蔣介石會「反攻大陸」成功。

更何況,他們在台灣住了那麼久了,早就認為「台灣是自已的家」了,對於大陸的親切是「出於文化、歷史、血綠和曾經自已成長的地方」,那是一種「勉懷」,而非「對於台灣本地的不認同」。

最重要的是, 他們之中曾經有很多人告訴過我這個本省人,回到大陸去探視就發現,大陸已經不是他們心中離開時的故郷了,可見變化之大。而且最諷剌的是,大陸人又將這些外 省人當作台灣人,而他們早就決定在台灣「落地歸根」,但本省人又不當他們是台灣人,而這不是很無奈、很悲涼嗎?

另此,談到有貢獻與否和吸乾台灣資源的問題,許多來台的外省人和多數的本省閩南、客家和原民一樣,日子都很苦。然而,不知道十大建設算不算貢獻?當共軍對台灣發動解放戰爭時,這些外省人守住了台灣,這算不算貢獻?這些戰爭和建設多是外省軍民為台灣打下的。除了這些大型事蹟外,若論個人行為,請看這則新聞(http://goo.gl/ntcCHa),類似的新聞還很多,有興趣的人請自已谷歌,但重點是,這樣叫沒貢獻?

至於迫害本省人,是全部的外省都壓迫本省人,還是少數外省人?而且,很多還是出自本省人之手的。 此外,最常拿來說嘴的例子是「228事件」和「白色恐怖」。前者,外省平民在事件發生後遭到本省人姦淫擄掠的人,不知凡幾,但又為何只談後來發生的本省人遭殺害的部份呢?只有本省人被迫害才是迫害,外省人就不是?

後者套句近來覺醒公民和社左公知朗朗上口的「了解事情不能只看結果,要從歷史的縱軸和當時社會背景的橫軸脈絡」,這些人可又曾詳細客觀研究當時的脈絡情境? 當然我不是說幹過壞事的外省人就沒錯,是他們的就是他們的,不是他們的,不能「事事都栽贓」到外省人身上,然後好事全是本省人所為,這像話嗎?

至於「想統一所以傷害台灣主體性」,說這種話的人一定很不了解外省人的心態。我接觸的外省人幾乎對「統一」沒有立即又強烈的渴望,一來如前所提,台灣已經是自已的家了,二來他們認同的中國是「中華民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就算要統一,也是「民主統一,否則拉倒」。我認識的外省人碰到大陸人,當談到制度之爭時,哪個不是為台灣的自由民主和法治人權辯護(僅管品質爛到靠北)? 所以這叫「不愛台灣」?

當然,我知道有人會該該叫,可是他們多數反台獨,這就是傷害台灣主體性。可是,蔡總統不是說過:「沒有人應該為他們的認同道歉」?而且,如上所述,他們的認同是「中華民國」,為台灣的民主辯護,也想在此落地歸根,所以如果「愛台獨」才等於「愛台灣」、「是台灣人」,那我也是醉了!有這種想法的人,根本不配談民主自由多元的價值!

當然,我不是說外省人就是偉大高尚,其中混蛋也不少,但某陣營政客每逢選舉,甚至平常就是持這種言論,不分青紅皂白一律將外省人打成「不愛台灣」。長年下來,這種仇恨的因子經由媒體和教育,成為很多台灣人的「天然成份」所以洪素珠絕不是個案,她只是「仇中結構下的個人具體行為」。

真要分本省外省的話,除了原住民,誰又有資格自稱本省?誰不又是「該滾回中國的難民」?差別只是「先來後到」而已。 若是如此,比起來台六七十年的榮民,我們這些從祖先開始就在臺灣的「本省人」,算一算幾百年跑不掉,豈不是第一個該滾回大陸?

因此,我真的覺得外省人是很矛盾的族群,因為「大陸人將這些外省人當作台灣人,而他們再怎麼努力愛台灣,還是有很多本省人將他們當成非我族類的外來者」。這種矛盾是政客操弄出來,這是不是一種迫害?

可悲的是,這種現象似乎不會消失 因為他們的下一代、下兩代,或因同儕壓力、或因被同化,也毫無自覺地加入惡化這矛盾的行列。這是對本次「素珠之亂」的有感而發,只想說,我是客家與閩南結合而生的本省人,但我為外省人這近十多年的被污名化感到悲哀!

眷村生活的日常_taiwanschoolnet

眷村。(圖片:taiwanschoolnet

 

  • Solely Lee

    台灣空有民主自由人權的外表,而無法治的內容。現代普世價值是不容許有性別,年齡,種族歧視。如果長此以往,那台灣將成三流國家。

  • disqus_BjZawrMTvy

    可悲的是,這種現象似乎不會消失 因為他們的下一代、下兩代,或因同儕壓力、或因被同化,也毫無自覺地加入惡化這矛盾的行列。

    這一段感覺欠缺實際觀察。
    以我(30歲南部人)老家為例,以前里裡面是有眷村的,最近幾年拆了,但從小學算起,沒有一天不是同時跟本省外省人做朋友當同學的。往前算一代,也就是現今40-60的人,也許比較輕微,但有著類似的歷程。對政策偏袒外省與殺害本省最有親身經驗,因此難以忘懷的,其實是65以上的老人跟死人們,其次就是有種種原因而承襲觀念的人。

    在雜居的情況下,族群認同消彌的速度非常快,現在政客已經很難操作。
    本省外省現在快要變成一個空有文字而即將失去指稱對象的詞。

    其實光講我家就好了,我有四個姑姑,其中兩個嫁給外省人,唯一的阿姨也嫁給外省人,據稱,當年阿公跟外公都是極力反對的,但最後都嫁了,現在也都過得不錯,共計十二人的我這一代之間也處得不錯。

    在我的朋友圈中,也很難找到有強烈本外省意識的人-其實很多時候連人家家裡都沒去過,朋友父母叫什麼也不知道,遑論延續本外省意識了。
    又或者家母(台北本省人)小學時,上學要經過一座橋,橋對面是外省人較多的區域,所以橋這邊的小孩要過去都是結伴,反之亦同。現在哪裡還聽得到這種事?

    這就是時代變遷,一時的風氣擋不住社會改變。甚至包括你描述的觀念,在我看來都是上一代的老東西。

  • Hashi Riya

    這就是台共的階級鬥爭,難道你真的不懂?

  • 我在這裡出生,我在這裡長大,我認同的中國只有中華民國,我愛這塊土地,她叫臺灣

  • PiPi Tra

    口操閩南語的,不是福建人的後代?不也是外省人?
    純正台灣人,是原住民,少在這裡乞丐趕廟公,彰泉移民自封為台灣主人,滾回福建山溝去!

  • Michk99

    太陽花的這些人非常噁心。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