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篇的標題是爆乳或小鮮肉,你是不是超想點進來看?

傑克葛倫霍《獨家腥聞》宣傳照3剛看了傑克葛倫霍的《獨家腥聞》,我覺得這部電影談到當代媒體或是媒體這個概念的必然走向。

好的內容的決定者,應該是好的讀者,更後設一點的來說,「好」是什麼?卻是一個無法量化客觀回答的問題,最客觀的,反而是流量或是收視。

於是流量、收視成為一切,道德在這個框架裡,就變得無足輕重了,因為只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整個媒體得以運作下去就好。

換句話說,在這個循環中,沒有監督者,唯一的監督者其實要算是真正的知識份子,這也是薩依德一直強調知識份子要獨立於輿論、利益與團體之外的原因,一旦知識份子涉入其中,那麼,整個迴圈只有加速異化。

但再更後設一點的看,這裡面其實沒有涉及什麼好壞的問題,除非這樣媒體造成了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不過老實說,這都是難以直接明證的事。

就像宋世傑說的,我現在揍了他何止一拳,如果十年八年後他死了,請問大人,能不能判我謀殺?

面對這個難解的謎,狗吠火車也好,成為體制也好,無論如何,還是要回到自己,如果自己看得開,就阿Q一點;看不開,就用自己的方式開大聲量,然後再壓過一切的荒謬。兩者都做不到的,就只有無止盡的怨天尤人。

當然也有第四種人,就是多數人,不思不想,純粹跟著直覺與感受行為,也沒什麼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