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思革討論區拾穗】關於歷史的二三事

文/台灣師樞安

這位台大法律系學弟的觀點、想法實在是太好笑了,有道是「笑一笑十年少」,我覺得我看完之後都快變成高中生了。請看台大王景略一一道來(還請各位準備好蟹螯和汾酒):

1.白團是否為保衛台灣的主力?

白團

大日本帝國最後的軍人,並沒有隨昭和天皇玉音放送而結束,而是有一部分繼續從事軍事活動。而這一支軍人正是蔣中正藉由對於岡村寧次、小笠原清等高階皇軍將領法外開恩,利用自己在日本的人脈關係,秘密組織軍事顧問團,來做為「反攻大陸」、「改造國軍」的諮商對象。這群由畢業於日本陸軍的菁英訓練機構──陸軍士官學校(相當於我國黃埔),大多是參謀人員,性質接近軍事顧問團。其組成相當機密,成立之初是由蔣中正和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和蔣中正攜手打造,連日本高階政界都不知道,曝光當時甚至引起相當大的反彈,因為這會使得剛建政的「中共」不滿。

但是為什麼這群日本軍人願意來台灣,繼續軍事活動呢?根據當時陸軍將領岡村寧次、根本博、富田直亮等人的意見,他們團員一開始是「捨命偷渡赴台報恩」的, 後來才陸續招募團員來台灣。有一說是為了報答蔣中正的以德報怨,戰後對日本處理態度較為寬大,像是維持天皇制、放棄戰爭賠償、中日和解、寬大對待日本人等 等。讓許多日本人對他生感激之情,直到他去世為止,前來台灣拜訪他的日本政治家和知識分子,始終絡繹不絕。甚至日本千葉縣有以蔣介石總統彰顯會為名義,自主立了「以德報怨碑」,愛知縣有中正神社將蔣中正神格化祭祀,都是可以映證的案例。被共產黨恨得牙癢癢,指定為頭號戰犯的岡村,根據他本人的說法,是在閱 讀完蔣中正的「以德報怨」演講被他開導,構思戰後的中日相處關係上得到啟發,提出技術和經驗協助的構想,也成為軍事協助的源頭。甚至也有來台的白團成員留 下:「原來我們不只輸了戰爭,連道義上也輸給了中國啊!」的語句。

白團與蔣介石_中時這群從民國38年七月組成,到民國57年解散為止的日籍顧問團,有部分是像岡村那樣受到老蔣啟發,決心攜手反共(岡村不斷隊成員表示:「請務必協助蔣介石」);也有像是富田直亮那樣抱持著贖罪的心態來協助國民黨打國共內戰,補償二戰的損失;也有因為GHQ(駐日盟軍總司令部)公職追放政策:禁止戰犯、舊日本軍人、軍國主義者從事公職,而決定來台另謀生路者。因為他們「在日本不被待見」、面臨「失業問題」、「經驗無法傳承」等等,可以來台灣當「國軍顧問」 的話,不但可以成為「國軍將領的恩師」、「就業有保障」、「經驗得以傳承」等 等好處,待遇和地位比起待在日本,好得不是一點半點。蔣中正當時希望透過師法日本,可以將日軍的紀律與服從移轉到國軍;並希望透過日籍教官傳承軍事教育、 擬定反攻計畫、移植總動員體制,本來是為了打倒共軍,最後變成反攻大陸的預備。

我甚至說白一點,蔣中正來台灣後,痛定思痛要改造國軍,軍事制度可以說是聯合國。像是比較現代化的軍事武器用美國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簽訂後也有美軍顧問團;政戰制度則是檢討國軍政治教育失敗,決定師法共產黨的政工制度;涼山特勤隊前身,是利用蔣緯國留學德國軍校的人脈,敦請德軍軍官組成的山地步兵等 等。其中老蔣最信任的不是美軍,因為他知道美國一直很想撤換他,替代人選有胡適、陳誠、吳國楨、孫立人等「外省人」,不過最後都被老蔣安然度過,甚至發起 「劉自然事件」來尋找美國想要顛覆他的證據;老蔣最信任的,反而是白團的皇軍。

然而,這支在盟約書寫著「為了打倒赤魔」的顧問團,在成立之初並不順遂,因為沒有日本政府援助,也不是公開進行活動,日方在早期是打壓的。換句話說,白團在草創初期是違反日本政府方針的地下組織,但在八二三炮戰的時候,白團與大使館交流已經無障礙。這群舊日本軍的私生子,不論是抱著何種心情來到台灣,擔任它們昔日敵人的老師,將夢想、尊嚴和經驗帶給國軍,卻也不得不面臨在台灣遇到的內外問題。雖然蔣中正對於白團有非比尋常的期待與信賴,但他底下的高階將領如陳誠、孫立人等可不這麼想,還是他反覆說服才使高階將領接受白團。而美方因為韓戰解除台灣海中立化,於《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簽訂後,發現白團經費,當成是蔣中正對於美國的背叛。

至於這學弟說白團是政府保衛金門主力,我覺得他可能是JUMP漫畫看多了。根本博在古寧頭戰役,並未如他本人所述扮演重要腳色,戰史館、當時指揮官湯恩伯都沒記載,甚至後期因為湯恩伯與胡璉勢力拉鋸,根本博角色定位不明,在有更詳細的資料可佐證之前,古寧頭戰役是否可以說根本博居功厥偉,本人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的。再者,白團前後來台成員大概總共八十餘位左右(白團總人數:85人《曹士徵檔案》,岡村寧次同志會名簿記載),就是軍事顧問團的教官性質,八十多人可以成為打共軍的主力?那我還真要說「中國抗戰八年真OO了不起,可以跟這群怪物對打啊!」

最後補充一些軼事,蔣中正私下和這些日本顧問見面時,都是用日文打招呼,甚至留下「和日本教官茶敘,大感愉悅」,這是和國軍將領、美軍顧問都沒出現過的情 形。雖然我們不能知道他日文是否流利,但簡單的對話寒暄應該不成問題。而在中日斷交後,尚存在人世的白團成員透過仍在台灣的白鴻亮,向蔣中正遞交了58人 用中文姓名署名的《共存共亡決意書》,交情和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2.加工出口區日本資金出力不少?

白團

選在高雄從事工業建設,是因為當時有許多日本人留下來的「重工業遺址」,如油鋼鋁造船工廠,就近使用才能節省資金。加工 出口區是因為有高雄港,可以吸引外資、方便出口,但是當時日本本身也在戰後重建,有這閒錢會來投資台灣?就算有也不多,如果你說是美方的資金我還比較相信。

3.解嚴與交棒?

解嚴

民國75年的立法委員增額選舉,民進黨拿下了近三成的得票率,當年毫不起眼的黨外勢力已經日益茁壯,開始動搖國民黨的統治基礎。面對日益 高漲的臺灣本土派勢力,蔣經國以「老百姓的事情一定要用心去做,我也可以講是臺灣人啊」,一再表示自己既是中國人,也是臺灣人的身份,民國76年被病痛折磨的蔣經國覺得時日無多,他必須給未來和國家一個交代。

同年7月15日,《國家安全法》開始施行,同日正式解除在臺灣實施了三十八年的戒嚴,蔣經國確定 「法統在法不在人」、「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在變」,民主改革不可逆轉。隨後又解除實施了三十多年的黨禁和報禁。同年開放兩岸探親,使的隔絕了30多 年的兩岸人民得恢復交流。 說到解除戒嚴這件事情,其實蔣中正推行地方自治,已經把台灣的戒嚴體系破壞大半(戒嚴就是全面軍管,照理說是沒有地方自治可言的);而後隨著經濟發展,到 1980年代如林洋港說的「台灣哪有什麼戒嚴,我們是97%的開放,只管制那3%」雖言過其實,但也顯示戒嚴體制本身是從統治階級開始崩壞的,倒是跟清朝渡台禁令一樣,沈葆楨要廢除時,其實早已經形同虛文(金馬地區從民國37年戒嚴,至民國80年李登輝時期方才解除,是世界戒嚴最久的地方)。

開放大陸探親這應該是蔣經國最重要的作為,因為從1950年代之後,台灣跟大陸基本上沒有往來(官方私底下不算)。台灣從荷西時代開始,就陸續有跟中國沿海做生意,明鄭也有何斌的走私貿易,清代就更不用說了,即使是日本殖民時期也還是多少有貿易往來,光復後台 灣的日常民生用品更是從大陸買進。但綜觀台灣信史時代以來,像民國39~76年之間那種狀態是絕無僅有,而蔣經國打破這種僵持,讓台灣重新跟大陸互動,這 也是一種台灣主體性思維的表現。當台灣主體跟大陸再度有所互動,無形就提高了台灣跟大陸的關連性、依賴性,讓台灣離不開大陸,這對兩岸統一、反制台獨,有絕對的作用。

但融冰太快往往會變成洪水,當蔣經國的一系列改革政策讓其他國民黨要人紛紛質疑,曾任外交部長的國策顧問沈昌煥說:「這樣可能會使我們的黨將來失去政權!」蔣經國只回答了一句:「世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作為後人的我們不能苛求蔣經國為什麼在最後才做出了這一系列的舉措,那是因為放棄手中的權力也是要勇的; 但蔣或許也可能知道,在他身後的國民黨保守主義者們,不一定會堅持改革開放的路線,所以要趁他還在,還有能力掌握局面時就解嚴,這是受到他個人身體因素, 和詢問駐美代表錢復關於美國對於解嚴與民主化意見的決策,跟某被新潮流質疑是反串、和立委打架,最後拒捕而「自焚」讓員警燒傷的人,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交棒問題,因為某人搞出江南案後,就被冷凍、外放,但是大家可以注意到一點,就是蔣經國的副手當時在傳,不論是謝求公、戴國輝,還是黑馬的李登輝,全都是本省人士!小小蔣如果要接棒,這可不是單純的線性關係,還真有人以為他可以輕易搞定國民黨內的這些牛鬼蛇神,然後上位啊?

4.方言問題:

方言

口音跟方言可不一樣,政府規定一律用國語、不能用方言,並不是專門針對閩南語,而是一體適用。然後我補個小插曲,方言在民國70年代末期在立法院大受矚目,是因為有位代表用三字經質詢官員,但他辯駁他只是用「媽媽教的話」來質詢,於是立法院掀起一陣「母語風潮」….

5.國民黨威權「被台灣人民打敗」而結束?

台灣人民

民國77年李登輝依照憲法法統繼任總統的照片,上面只有兩個人,加上遺照那位則是三個,去掉已經過世的那位,宣誓的李登輝、見證的林洋港,兩位可都是台籍國民黨高層人士。如果這都不叫政權本土化,那什麼才叫本土化?難道是等到第一位台籍行政院長連戰出任?還是國會全面改選,台籍人士獲得大多數席次才算?如果要說台灣人民打倒國民黨威權是阿扁執政,那不就是台灣之子打倒了「台灣摩西」的黑金貪腐威權政權,那這樣的話,到底是誰打倒誰?

6.報紙的立場:

報紙

民國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初期的三大報,是黨報的中央日報、歷史出身的余紀忠的中國時報、軍人出身的王惕吾聯合報。這三家報紙雖然都和國民黨有淵源,甚至在黨中央也有中常委的席次,但立場還是有差,後兩者就不是只會幫國民黨講話;後來又出現一個新的報紙就是林榮三弄的自由時報,初期自由時報因為剛起步聲勢不如人,所以就利用贈閱、訂閱抽獎等方式不斷增加市占率、閱報率,最後才成為三大報。直到政黨輪替之前,這三大報的政治色彩都是偏國民黨的,中國時派立場比較中立、聯合報偏向非主流派,對當時的黑金政權大力抨擊,搞得李登輝甚至說「要把聯合大報變成聯合小報」、自由時報的創辦人和李登輝關係很好,立場自然是偏向主流派的。自由時報挺國民黨到什麼程度呢,比較明顯的就是當時總統大選,自由時報「立場最支持連戰」,甚至連「興票案」也是立委 楊吉雄透過自由時報來爆料,使得最後宋營對於帳戶問題一天可以改三次說法,最後讓阿扁撿到,而之後自由時報當然也轉向啦!不過說道自由時報最出名的,我記得有觀落陰訪問老虎伍茲先父、前幾天在台大博班畢業曾弄出南線專案的大記者,這樣的報紙可以被這學弟捧成這樣,挺有趣的。

結論:檢察官會浮濫起訴、法官會誤判、律師可能要幫罪大惡極的人辯護、教授可能誤人子弟,禍延一個世代。

這位學弟真的太吹捧白團了,白團也不是全然好的,像是有學者就批評透過白團引進的總動員制度,變成國民黨壓迫台灣實行威權統治的工具。原來他說了老半天,都是在肯定蔣中正啊?

我想這學弟還是專心在法律學識上面就好,不然就去練好武功,組織一個可以兩百人單挑共軍的「新白聯合」出來保衛台灣吧!

  • david

    希望能知曉作者來源,不然無從反駁。而且既然有說被批評的這位是在討論區,還有一點馬賽克,老實說我一下就找到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