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們在臺灣的生長狀況看來都不太好

台南市國家台灣文學館

(圖片來源:台南市國家台灣文學館)

我對台灣文學一系,即便是知名作家也好,老是採用一種訴諸悲情的方式來逆行銷台灣文學感到很反感。

長期來看,台灣文學的形成,只要台灣這塊土地還是保持某個意義下的自主性,台灣文學就會形成自己的脈絡,換言之,文學的影響本身就是要有其歷史性的發展。

從我的角度來看「台灣文學是什麼」的這個問題,還是要回到台灣是什麼這個根源性的概念上來看,台灣文學跟台灣主體,都自形上學的中國文化中,漸漸要走出來。

走出來應該是以一種更正面的方式,不斷地找尋培養寫作的人才,不斷地找尋文化上可以紮根的沃土跟可能性,不斷地建構理論與論述模式。

長久下去,台灣文學一脈必然成形。

台灣文學系的招生問題,其實跟少子化與學用關係的考量比較有關。

大家這些年喜歡說天然獨世代,那麼我們可以反問,天然獨世代,為什麼最後還是選了應用學科,文科的話,還是去了語文,頂多是政治?

第一是學生本來就不多,第二是用不上,語文能力只要有基本程度就能應付生活所需,而且,寫作或對話的技能,自己也能透過自修培養,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成為作家才能寫字。

換言之,上個世紀六、七零年代,談這種悲情的思維還說的過去,因為就台灣人的觀點,台灣文學確實是先被日本殖民,再被大中國思維掩蓋,但那一切都已經過去 了,台灣文學一代,老的人早該想透,新的芽根本形式上早以自覺的擺脫了日中的影響,也試著反身性的自我探索,努力走出新路。

這應該是一個展新的年代,而不是一個怪東怪西,只怪中國不怪日本的時代

天天看這些解殖獨,覺醒作家,老是對中國文化貼標籤打草人,而不想想怎麼建構新的論述,卻也沒有一個真正關心台灣文學的人出來反省,放任他們成為文化上的懷疑論者,天天捉著殭屍吸血來牟取名聲,一邊悲情的哭喊,一邊演出先射箭再畫靶的戲。

試問這真的是台灣文學存在於下一個世代的意義與價值嗎?

台灣文學館

國立台灣文學館。

 

真正的台灣文學作家還是離世的,出世的都是些要流量的、要名聲的,加上學用失調與少子化大浪,這才是台灣文學系定位不明,風雨飄搖的原因。

至於中文人該怎麼面對這個時代呢?說句不中聽的,他們比台灣文學的創作者更忸怩作態,更孤芳自賞,更搞不清楚狀況,所以,不提也罷。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