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談愛台急先鋒們的嘴臉

凡是名字後面有個啥咪的,比方說賴啥咪、段啥咪、吳啥咪、范啥咪等等等,就是所謂 「新潮流」或與其性質類似者,往往很會講話,滿口理想、理念,形象「清新」。

建議大家不妨先看一下這些愛台急先鋒「勇敢」「為民喉舌」的嘴臉:

photo1

段宜康:馬是蠢蛋!怕被外人發現才否決他出國 from:udn

600_phpQjx9zy

肯亞事件》段宜康痛批羅瑩雪應辭職 羅反嗆段民粹 from:ltn

 

我之所以稱其為「啥咪」,並不是因為怕被暗算或被告,而是因為我實在不願意做賤自己去批評這樣一些絲毫不值得批評、沒出息的人,除非是不得已得拿來當成一種「例子」,畢竟講抽象原則或概括性陳述往往難以理解,許多時候,你還是得直接看看實例比較快,你也許就比較能理解這樣那樣的一些人或一些事究竟大概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況或德性。

上面這位段啥咪,聽說還是新潮流的什麼「總召集人」。當然,這些都算是徒孫輩了;恐怖時期不見人影,太平時期才跑出來喊革命的那一類愛台急先鋒。而且,隨著黨的勢力坐大,革命愛台之聲也就越喊越 “勇猛";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需不定期發表各種荒腔走板囂張跋扈的愛台反中言論就夠享受好幾輩子不愁吃穿了。我敢說,天底下絕對找不到這麼輕鬆寫意而且又能年收千百萬的工作。我真不知道納稅人每年至少花一千萬養這樣一些吃飽閒閒整天講些毫無營養的鳥話的鳥人型立委,究竟有何意義可言。

阿扁在1985年那本"黨外之路" 裏頭說的一些擔任公職的所謂 “黨外人士",「就像道士一樣畫符念咒嚷嚷一番」的騙吃騙喝型民代,差不多就像這樣。當然,恐怖時期的黨外人士,其實再怎麼爛,都還是遠遠勝過時下這些囂張跋扈的詐騙集團。

這位段啥咪,噪音不斷,隨便GOOGLE一下都能找到一大堆,簡直是每日一囂張。隨便剪貼一些給大家欣賞一下,不知你看了心裏怎麼想的?難道你真的會相信這些人是什麼為國為民奉獻打拼、不可多得的人才?台灣的前途就普遍掌握在類似這樣一些人的手裏,不知你做何感想?

阿扁在 “黨外之路" 裏頭說,黨外必須徹底清除佔了幾乎絕大多數的黨外公職敗類,黨外才有可能有一天能被台灣人民所接受。阿扁在這一點上顯然是故意瞎說,因為事實證明,就連他自己也是從所謂清純有理想,迅速腐敗之後,卻也因此迅速成為台灣人民的明星偶像乃至神明。在這個島上,你必須腐敗再腐敗,爛還要更爛,當你爛到不能再爛、無恥到不能更無恥時,你就贏了,全台灣都會是你的了。這不奇怪,因為台灣基本上就是這樣一種社會,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發展出什麼樣的風光人物與文化。當然偶而會有一些個人算是例外,譬如馬英九,但基本上,擁有什麼樣品味與價值觀及智能水平的人民,自然就會造就出什麼樣的檯面人物與政治及社會文化。

底下這些是段啥咪的言論:

「馬英九在卸任前,就接到香港的邀約。一個即將下台的總統,下台前就已經盤算好,把自己卸任不到一個月的敏感出訪行程,當成為難繼位者的秘密武器!真是心眼齷齪、目無家國。」–段啥咪臉書

「馬英九是蠢蛋乃中華民國最高國家機密。怕他出門去被外人發現這個秘密,才否決他的出國申請。誰知馬前總統還是錄影去丟大家的臉⋯。」–段啥咪臉書

太陽花學運被抹綠 段宜康駁:「遺憾的是,有這麼多人輕信這些不要臉的髒東西所編造的謊言!」。–2014年03月25 蘋果日報

「這個女士 (指國健署長邱淑媞) 厚臉皮,繼續擔任三級文官,未能知所進退」,段宜康批衛福部縱容,要求立即處理這個人事案,邱淑媞旋即被調職。2016 .01.13 聯合報

「毛治國這位先生的臉皮,如果拉來當棉被,到南極也足以保暖了吧!開口就倚老賣老罵人、扣帽子,算什麼道理?毛治國這位先生,比我會罵人嗎?這位先生的臉皮呀,嘖嘖嘖!」–段啥咪臉書

段宜康在臉書發文表示,王清峰花了錢,拍了廣告,講了這麼多話,卻講不出國際紅十字需要專法的道理。段宜康更質疑這些廣告的費用,可能是高雄氣爆或是台南震災的善心捐款。2016-06-15 聯合新聞網

「思念總在分手後。現在已經捨不得,生命中還有馬總統的日子。還好,馬前總統和我的官司未了;接下來,應該可以常常請求法庭,傳馬前總統出庭。官司解相思呀!」–段啥咪臉書

綠委段宜康曾說羅瑩雪當部長的法務部,價值只比痰盂高一點,被認為是在羞辱官員。今日,段宜康則解釋這的確就是要羞辱羅瑩雪,因為她「本來就不值得尊重」。2016-04-15 自由鳥人報

周子瑜簽名桌怎處理?段宜康:送給馬英九當終結執政的禮物 2016/03/25 三立新聞網

爆三鶯線內幕? 段宜康:若我可以作主 會馬上逮捕朱立倫 2016-06-07 自由鳥人報

段宜康建議小英總統穿短褲進入北一女 2016年01月23日 ETtoday

「親愛的黃安同志:任務已經完成,你的身份也曝光了。發這個聲明,也無法掩人耳目。這幾年委屈你了。希望你能及早順利、平安歸建。如果需要安排換俘,我們手上也有邱毅可以還給對方。放心,請堅強!」–段啥咪臉書

挺柯建銘 段宜康:打死不退。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替立法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站台時,一再強調,最後關頭全力支持柯建銘,一步不讓、打死不退。2016-01-15 自由鳥人報

(陳真按:柯建銘是誰呢?他就是民進黨當今最有權勢的兩三人之一,立院黨團總召,但實質影響力遠遠遠遠遠大於此,可說無遠弗屆,黑白通吃,最近一直叫法務部要限制馬英九出境,說必須防止馬英九貪污逃亡。柯建銘同時也是柯文哲公開表示最欣賞最支持的政治人物之一。這麼偉大的柯建銘究竟是誰呢?綠營的李界木曾經公開用一個清朝的人物來形容柯建銘,那就是和珅。不知道和珅是誰的,請自行 GOOGLE。)

黑心豆花偵辦期間 段宜康即傳真干涉。針對立委段宜康介入無水石膏「黑心豆花」案,新北地檢署檢察官黃孟珊昨痛陳,偵辦期間即接獲段宜康透過法務部傳真質疑「檢方違法搜索扣押及羈押被告」,她說,「這不叫介入,什麼才叫介入?」2015年11月03日 中國時報

最後,請你不妨仔細看看底下這位被段啥咪罵 “臉皮厚到可以拿到南極當棉被" 的毛治國,另外還有被罵賣台台奸的葉金川,被公然羞辱沒人性的張家祝,被罵不敢把詐騙犯遣送回台、喪權辱國無恥舔中的羅瑩雪等等等,請你比較一下他們和威風八面的綠油油政客們的差異,然後請你捫心自問,你覺得哪一種人比較可靠,比較專業,用心比較良善?

如果連這樣一種思量與評價也要從顏色角度來捍衛,不會太荒唐嗎?台灣的將來如何,其實不必卜卦問鬼神,也不用請教趨勢專家,你光看過去二十年的惡搞,再看看當下變本加厲的現況,難道還不夠預見未來?一群 “賊",以一種 “現在全是我的天下" 的心態,全面掌握了一個國家,結果會怎樣,還需要說嗎?

現在很多人佩服連勝文當初對柯文哲的"預言",因為幾乎一一預言成真,不但一事無成,而且一塌糊塗。但這其實哪需要預言。一架飛機,交給甲或交給乙來開,後果會有什麼樣的不同,難道你真的不會判斷?難道你真的看不出來一個人的品性與能力及其居心,有沒有可能開好一架飛機,有沒有可能使一個國家或社會往一個比較好的方向發展?還是我們只要可以每隔幾年就投個票,可以在網路上爽啊,讚啊,KUSO啊,造謠啊,抹黑啊,造勢啊,自導自演耍詐玩花樣啊,然後這就是你以及你的家人和下一代所渴望或寄託的一切?這就是你辛苦工作、繳稅所企圖追求的一個目標?

難道就只因為某些人不斷告訴你中國人是惡魔,而他們是打擊惡魔的建國勇士,然後你就把他們當成神明與偶像那樣膜拜,而全然不在乎其基本人品與能力及其所作所為是否良善?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易哄好騙、完全不用大腦卻只喜歡灑口水的一種人民,我常感到極度不可思議。老實說,我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也許哪天一覺醒來,原來只是一場可悲的荒唐夢。

陳真

===============
毛治國:把一線機場資源花光光 就是民粹

2016-06-22 23:59 聯合報 記者蔡惠萍

毛治國表示,桃機不是桃園市的事,而是代表全台灣國際門戶的優勢。

「大家現在抱怨開高速公路到桃園轉機,但以後可能是到桃園坐飛機、轉機。」毛治國對於民進黨「人人有獎」式的航空政策提出諍言,他說,「桃機不是桃園市的事,而是代表全台灣國際門戶的優勢」,如果地方有需求就升格,「可能把二線做成一線嗎?」卻把一線機場資源花光光,「後果想過沒有?這就是民粹。」

馬政府執政初期,桃機國際評比低落、百病叢生,當時擔任交通部長的毛治國投注相當大心力,桃機改頭換面,並在國際評比中大幅躍進,馬政府並將桃機定位為國家一級門戶,規畫包括第三航廈及第三跑道在內的桃園航空城計畫。對於近日桃機因淹水而衍生分食效應,毛憂心忡忡,主動向本報記者談及他的憂慮。

面對民進黨諸侯群起爭逐機場資源,毛呼籲,這不是交通部的事,而是政府整體基本政策,總統蔡英文、閣揆林全要去說服他們的諸侯,再透過諸侯說服民眾:民航是國際競爭,不能關起門來當內政處理,國際市場檢驗一點都不領情,鄰近的香港、上海、仁川也都不斷進步,若桃機停滯不前,「很簡單,就是用腳走路」,長程線馬上撤離台灣,「不要不信邪」,且桃機優勢一旦「被翻過去就再也翻不回來」。

毛說,桃機淹水「當然該罵,但這是一時問題」,宏觀的國家級策略規畫,不該把短期的執行跟管理問題混為一談,模糊了長期政策的視野跟焦點。

毛說,台灣很小、資源有限,在後有追兵的情況下,能維持一座國際級「一線」機場已相當吃力,台灣具東亞航空的地緣優勢,桃機在現階段不論在航線、運量、航班及服務水準,從桃機轉口貨已近五成來看,桃機都已具備區域樞紐(hub)機場的重要功能。

他說,星港之所以能創造那麼高的GDP,靠的就是轉口貨運,台灣也一樣,應該要讓全世界「矇著眼睛就知道把人跟貨往桃園送」,而不是還要想去歐美要到桃園、大陸要去台中,這也就是樞紐機場的意義。他更不客氣地說,要成為一線機場門檻非常高,清泉崗只有一條跑道,「請問第二條跑道的地在哪裡?」航廈夠嗎?

他說,當時台中也要求分配航線,「沒這回事,我要求他們『要自己創造市場』」,後來台中有兩百多班包機,「是胡志強一個城市一個城市跑出來的,我也把同樣的話告訴賴清德」。

毛說,理性決策跟凡事想到政治正確的差別在於,前者是根據後果決定政策,政治正確是不計後果,只講情感認同,討好一時、眼前,不想辦法說服民眾,「大家都要給糖吃,大家都要滿足,資源分配就會亂掉。」但民航是國際競爭,「不是我高興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而是要根據政策後果做決定,而不是政策本身。

他說,台灣的海運在戒急用忍時代,「根就已經被刨掉了,」如今海運的洲際航線已by pass(略過)台灣了,認為台灣只剩下進出口,他憂心空運可能也將步上同樣後塵。他希望,民進黨政府能夠珍惜桃機今天取得的地位,不但要克服萬難,更要善用有限資源傾全力發展桃機,避免桃機落入被邊緣化的危機。

update:

前文提到,八零年代中期,阿扁巡迴台灣全島演說,每一場演講都對天發誓說這輩子絕對不會參與選舉,誓言將以草根群眾運動改造台灣、推翻國民黨政府。新潮流系更是如此,原本每天強烈批判黨外公職人員,說他們參與體制內的選舉乃是缺乏理想,只想著個人權位,傷害了反對運動不妥協的精神;想不到才三、五年後,大約八零年代末,新潮流自己也開始心癢難耐,躍躍欲試,準備參與選舉,改口說參與選舉是一種體制內的 “革命",說要把社運絕不妥協的公義精神給帶入政治。

林義雄叫大家要盯緊他們,看他們是否真的做到這樣一種 “政治社運化"。我聽了覺得很恐怖。因為政治是政治,社運是社運,兩者基本上是兩回事。社運是挑戰現況,甚至不惜以身試法,走入監牢,藉以推展一種現況所極度欠缺的價值取向,比方說工運,比方說人權,比方說動物權,比方說反戰,反對軍火貿易,反核武等等等。但是,政治卻是一種在現行體制下的利害盤算,而且必須依法行事,而不光是著眼於某種特定價值。價值是一種信念 (belief),利害盤算卻得拿起算盤來打一打,衡量得失輕重,然後才知道應該怎麼做或許比較好。

“政治社運化" 的結果往往就是民粹,就是法西斯,只要能討好一部份群眾,我就百般迎合,每天看網路風向、看民調辦事,而根本不考慮整體後果,也不考慮事情本身的對錯;只要我認為政治正確的,便是正義,不用討論,沒得商量,而且可為所欲為,不用管法律,不用管後果。你看,這個綠色的賊政府,一上台就撤告所謂太陽花;那樣重大的一種犯行,居然統統不需要受到任何法律調查與制裁,反而還成為追求民主的典範,為什麼?因為他們是 “我軍",是 “愛(台灣) 國的",是反中反華的,是痛罵 “支那賤畜" 的,這些全是島內的 “政治正確";只要顏色對了,就可以把法律和基本秩序完全當成垃圾一般,完全凌駕於法律之上。

相反地,若是政治不正確,則不管怎麼做都不行,你若膽敢以身試法,包你吃不完兜著走。

難道你能想像,除了五十年前的文革時期,天底下還會有什麼國家會有這種荒唐事?難道你能想像,美國或英國國會或白宮或白金漢宮能容許被暴民侵入佔領,打砸搶之外還佔領了好幾星期,結果不但統統不受任何法律的任何管轄,完全豁免在法律之外,而且還被主流媒體普遍讚揚成一種民主典範。甚至佔領期間,國會領導人還得提出 “申請",要求暴民 “接見",跑進去對佔領的暴民慰問、致意,噓寒問暖,"冷氣夠冷嗎?" “晚上棉被夠用嗎?" “晚上需不需要送點宵夜來"…並且還對暴民表達敬意與謝意,說是偉大的民主奇蹟。有可能嗎?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有可能發生這種事嗎?

你看,對阿扁也一樣,明明貪污洗錢至少數十億,甚至上百億,連他自己都公開承認的各種罪行,賊政府及其支持者卻奉若神明,硬說是無罪。因為在他們的認知裏,只要是 “我軍",不管怎麼為非做歹都沒關係,因為他是代表 “台灣人" 的總統。然而,對於一個乾乾淨淨的馬英九,就只因為他是 “外省人",是國民黨的,是不反中不反華的,於是就整天造謠抹黑說他貪污,想盡辦法就是要把他抓起來關到死,才能 “替咱台灣人出一口氣"。

諸如這些都是台灣 (特別是南部) 的一種政治基本句型。在南部,誰若膽敢對阿扁或綠營的那些瘟神不敬,恐怕會被群眾當場給活活打死。這就是一種 “政治社運化" 的後果,把政治的基本理性與法律秩序乃至人性完全抽離,純粹變成一種絕對信仰,對之不敬者就是異端,必須殲滅鏟除。

當然,社運根本也不應該是那樣一種絕對信仰,但台式社運就是玩這一套,把社運搞成一種跟邪教根本沒兩樣的東西,動不動就是什麼 “我是人,我反核"。倒不如說 “我是北七,我反核" 還更恰當。做為一個反核元老,面對這種荒唐的社運邪教化,實在感到很無奈。

社運的所謂價值,基本上仍然還是一種理性,比方說動物權、人權等等,學術上已經累積非常豐富的理性內涵;價值終究不是一種宗教信仰般的東西。即便是基督教或天主教那樣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宗教,也不至於低級若此,絕不至於在一種言辭的表面意義上玩起敵我二分與政治正確的鬥爭,只有邪教才會那樣。

“政治社運化" 很恐怖,為害甚巨,但是,"社運政治化" 當然也很恐怖。這個已經一講再講,簡單說就是掛社運羊頭,賣政治狗肉,把社運當成一種傷害異己的武器及騙取選票的政治工具,當成一種謀取個人權位與私利的跳板與晉身階。我不是沒見過世面,我知道什麼是社運。我對西方社運由衷尊敬,滿心推崇,但對台式社運之齷齪下流低能反智卻極度厭惡與不屑。

事實很明顯,台灣根本沒有社運可言,有的只是零零星星一些具有社運意識的真誠個人,但不具任何運動形式。這樣一種 “社運政治化" 或 “工具化" 的結果就是,讓人們失去對各種價值的基本信任,讓人一聽到比方說什麼人權或民主自由就很反感,因為骨子裏完全是臭不可聞的政治狗肉。

島內藍綠兩黨常常都很喜歡說,大陸民眾多麼羨慕、多麼嚮往台灣的民主自由,還說這一套民主自由可供大陸人民學習。我真心地奉勸大陸同胞們,千萬別學這一套,那甚至很可能會使整個國家陷入萬劫不復的悲劇,倒是可以學學比方說英國的社運精神及其發展與運作方式,那會是對中國整體社會乃至人類社會都有重大益處的。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Filed Unde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