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6

在「和稀泥」的「南海仲裁」出台之後

在國人對於「南海仲裁」結果一面倒的叫罵,不曉得有多少人仔細看過仲裁全文?你不看,怎麼分析這個結果對於台灣(以及南海周圍國家地區)的影響為何?

仲裁結果的全文,媒體已經有披露,我們應該注意的第一個重點,是仲裁庭強調,它「既不對任何涉及陸地領土主權的問題進行裁決,也不劃定當事雙方之間的任何邊界。」用大白話來講,就是對於島(或礁)的主權,仲裁庭是不管的,換句話說,以現實的國際情勢而言,誰佔領並控制了某個島(或礁),誰抗議或宣稱擁有其主權,這些它都不管。照道理講,這應該是聯合國出來管,可是聯合國還能發揮多少功能,實在令人懷疑,此其「和稀泥」之一,堪稱厚黑學所稱的「鋸箭法」。

第二個重點,是仲裁庭強調,這個裁決「具有終局性和約束力」,這根本是夜裡吹口哨,給自己壯膽,有沒有終局性和約束力,是國際法庭說了算嗎?那不接受其約束,國際法庭有什麼辦法?當然沒有,所以說這是廢話一句,一點也不為過。但是你要它不這麼講,它還能說什麼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父子餐桌對話:從雄三談海軍現況

海軍技術學校(海軍士校前身,由航輪兵通四個學校合併而成)原本就是訓練與教育海軍士官、士兵的搖籃,已經失去它的基本功能,我讀過士校(通校聯13期電戰科),當年的教育訓練非常紮實,對於義務役的三年兵,在訓練上也極講究,現在那些常備士官班(招考、聯招生)都絕種了,取代的是士官二專班,培養海軍士官的搖籃,不在海軍技校(士校),反而在官校,真是笑話,這些本該是士校學生,在海軍官校與官校生同樣穿黃軍服(軍官制服),畢業後換回藍工作服(水兵操作服),真是四不像,士校沒有正規的士校生,反而由官校代訓,也讓技術學校失了原有的教訓功能。

你沒看空軍航空技術學院、陸軍專科學校,那是比海軍技術學校還完整的教育體系啊!

難怪我去參加我兒在新兵訓練中心的懇親會,750多梯(我是267梯),整個偌大的新訓中心營區,空蕩蕩毫無生氣,沒什麼人,已不像我們當年人力滿滿的盛況,馬路上、大操場,到處是陸操、踢正步、唱軍歌的班隊。

我問我兒:除了你們這一梯幾十個人,這新訓中心還有其他班隊嗎?他說有,還有一個中隊是志願役士兵,人很少,也幾十個,長官很怕他們走了,不幹了…。

人力、訓練是大問題,我幹過驅一艦隊、海總部、國防部訓練官,從少校到上校參謀,從基層到高司,深諳海軍訓練的要訣與計畫作業,船上即使人力編制充足,趕鴨子上架的士官兵,沒有充分的教育訓練(特別是學校的基礎教育),只會壞事,濫芋充數的結果,於事無補,空有高科技武器如雄三,但能用的人,在哪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