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餐桌對話:從雄三談海軍現況

文/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擔任艦長)

海軍公布之雄三飛彈誤射照片晚上,我與我兒吃飯的時候,看電視,談到這次【雄三飛彈誤射】事件,底下是我們的談話:

(註:本文所稱父親,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艇電戰士官、救難艦艦長,軍旅生涯30餘年,兒子大學畢業,義務役士兵,曾在成功級艦擔任行政二兵,去年退伍,服役時間10個月。)

父:你在成功級艦的時候,船上有雄三嗎?

子:有啊!

父:你看雄三飛彈誤射,是艦長,也不一定全然知道怎麼回事?海軍司令部長官們也是搞了好久才釐清,你以為每個艦長都那麼專業嗎?雄三讓一個中士發射出去, 太離譜,我也覺得不可思議。還有三級艦,不過才50個人的編制,他那個飛彈部門,可能就飛彈士官長跟那個中士二人而已,所有的操作程序、保養,所做的事跟 一級艦大船是一樣的。我以前在小大字號擔任作戰長,也是三級艦,人很少,戰情只有一個人,是位義務役雷達兵。電信也只有一個士官長帶一個兵,小船人力不 足,經常缺員,訓練也是一個大問題。

子:是啊!我們船上,我所看到的,現在幾乎義務役已快沒人了,有的大部分是志願役士兵,高中學歷居多,想升上士,必須有大學學歷為優先,有大學學歷的,都不想升,卡在那裡。大家都不願升上士,所以船上【上士】缺很多。

父:為什麼會這樣?

子:大家都不願意負責啊,升了上士或士官長要負責任,要考試,反正都是來過水的,當幾年兵就退伍,誰會像爸您幹那麼久?有些已升了士官長的,反正也升不上去了,到頂了,混的人多…。

父:所以現在軍官很難幹,千萬別去幹軍官,難怪有那麼多基層的軍官自殺、裝瘋……。(我兒曾考上空軍航空技術學院氣象軍官班,五個月後我叫他回來,然後抽籤在海軍服兵役,我鼓勵他,不如去考氣象公務員,比幹軍官有保障多了,或者去跑船,反正他不暈船,但千萬不能把讀書荒廢。)

子:我們船上打靶,也有發生過艦長還沒下令,砲就打出去了,被艦長罵死(我笑說,我們以前在船上也常發生,你爸就是,那很正常,有時是射手緊張,那是訓練 的問題,但飛彈射擊程序繁複,怎麼可能?)……還有的船打反舵擱淺的。有測考官來問我,什麼是甲、乙級防險,什麼時候該關閉或開啟XYZ門?……我哪知, 那時候我剛上船,我還是新兵。驗收也是隨便就過關了,現在的軍官不會那麼嚴,尤其對我們這些義務役的,我什麼都還沒學會,就退伍了。對於志願役士兵,募來的兵,打混的也多…。

父:怎麼會這樣?我們以前對於官兵的驗收制度很嚴格的,隨時要上【軍士官團教育】,即使是義務役,一個不識字的水兵,都要想辦法讓他認識XYZ水密門的防險,水兵的驗收有他基本的海軍常識、艦艇常規與他專業部門的操作訓練,不管學歷多高多低,都要驗收啊,而且不能馬虎。

子:那是您們那個年代,現在有兵來當就不錯了。

唉,我已是退伍的老兵了,與兒對話後,深感海軍一代不如一代,這是募兵制的後遺症,還有時代不同,年輕人的思維不同,特別是對國家的忠誠與海軍士官兵的教育訓練,誰能讓他提振?…

海軍技術學校(海軍士校前身,由航輪兵通四個學校合併而成)原本就是訓練與教育海軍士官、士兵的搖籃,已經失去它的基本功能,我讀過士校(通校聯13期電戰科),當年的教育訓練非常紮實,對於義務役的三年兵,在訓練上也極講究,現在那些常備士官班(招考、聯招生)都絕種了,取代的是士官二專班,培養海軍士官的搖籃,不在海軍技校(士校),反而在官校,真是笑話,這些本該是士校學生,在海軍官校與官校生同樣穿黃軍服(軍官制服),畢業後換回藍工作服(水兵操作服),真是四不像,士校沒有正規的士校生,反而由官校代訓,也讓技術學校失了原有的教訓功能。

你沒看空軍航空技術學院、陸軍專科學校,那是比海軍技術學校還完整的教育體系啊!

難怪我去參加我兒在新兵訓練中心的懇親會,750多梯(我是267梯),整個偌大的新訓中心營區,空蕩蕩毫無生氣,沒什麼人,已不像我們當年人力滿滿的盛況,馬路上、大操場,到處是陸操、踢正步、唱軍歌的班隊。

我問我兒:除了你們這一梯幾十個人,這新訓中心還有其他班隊嗎?他說有,還有一個中隊是志願役士兵,人很少,也幾十個,長官很怕他們走了,不幹了…。

人力、訓練是大問題,我幹過驅一艦隊、海總部、國防部訓練官,從少校到上校參謀,從基層到高司,深諳海軍訓練的要訣與計畫作業,船上即使人力編制充足,趕鴨子上架的士官兵,沒有充分的教育訓練(特別是學校的基礎教育),只會壞事,濫芋充數的結果,於事無補,空有高科技武器如雄三,但能用的人,在哪裡?

  • Michk99

    由這一則報導可以看出用人政策是非常重要的。
    蔡英文政府多加注意。
    以下是一個民間社團的聲音。
    臉書高普考試準備社群對蔡英文政府用人政策的檢討:
    請本社團的社友密切注意下列新聞與消息:
    http://udn.com/news/story/1/21
    本社團堅決抗議民進黨政府的「文官用人政策」,
    如果此例一開,
    將來大家請不用準備高普考試,
    只要學會技巧,
    能夠上街頭, 抗議, 演講,
    搧動群眾大規模集會遊行…….
    甚至於衝進政府官署,
    打砸搶……放火燒……
    就可以進入「政府服務」。
    目前在政府體制之中已經有
    「機要」這種缺額,
    可以供政府首長在正常的文官體制之外,
    晉用首長因應「特殊政治需要」目的所需求的人才
    ( 在古代社會就叫做「親信」或者是「心腹」, 更有甚者甚,
    可以說是政府首長安插在機關之內的「抓耙仔」)。
    只是目前因為這種「機要」薪酬太少,
    「權力」又不夠大。
    (請注意政府公共工程標案採購金額及標案決定程序)
    所以民進黨在政府預算有限的用人員額之中另外開缺。
    這種開缺方式等於為民進黨的「國會助理」,
    以及民進黨的「黨職工作人員」
    創造一條坐領高薪的政府部門
    「就業機會」坦途。
    民進黨政府的「用人方式」
    等於是要建立「民進黨」的
    「黨國體制」。
    須知中華民國政府屬於中華民國全體人民所有,
    並非是民進黨專屬的統治工具,
    也不是民進黨或者與
    民進黨有政治(合作)關係的政治人物的生財器具。
    希望民進黨政府能屏持
    「用人唯公」的原則,
    經由現行公開, 公正, 公平的
    考試程序選拔幹才進入政府服務。
    不要走上以前國民黨政府攀親帶故的老路。
    民進黨這種「惟親信是用」的「用人政策思惟」
    對於辛苦準備考試,
    冀望經由公正選拔程序出來,
    進入文官體系服務的各位同學
    跟準備考試的朋友是非常不公平的。
    同時也是對辛苦準備公職考試,
    滿懷熱誠意願,
    希望進入政府公職體系服務的有志之士,
    卻與民進黨沒有淵源的國之棟樑,
    形成用人體制上的排擠與階級壓迫。
    明朝政府任意濫用宦官與錦衣衛的特務的統治方式, 導致亡國。
    就是在歷史上的最好證明。
    基於上述觀點,
    本社團堅決反對民進黨「親信」用人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