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延殘喘的後輩與慣老闆預備軍

文/黃士修

93軍公教遊行_東網關於年金改革和九三大遊行,我看到有一位朋友發文:

『在一家公司工作20、30年,公司在成長期,承諾了很優沃的每月退休金。後來的後輩就沒這種優惠了。現在公司快倒了,想少給一些。雖說,沒有一家公司會給這麼長期的每月退休金的。競業禁止也頂多付兩三年。

然後,你當然可以去告這家公司。但你想想現在還在公司裡的後輩怎麼看你。公司倒了,這些後輩可沒有下一家可以去。就算不倒,你要看他在高額支出下苟延殘喘嗎?』

後來,我又看到另一位朋友發文:

『老闆給碩士畢業的你時薪一百塊股票兩張,說公司草創要共體時艱,將來公司發達了一張股票能賣一百萬,還寫和約說退休補你一千萬。你信了,所以就頂著碩士的學歷領國中生的薪水幹到退休。

好了,現在公司上軌道了,新進員工都正常給薪了,老闆的小氣兒子說當年發股票太浮濫,所有老員工的股票都要收回一張,因為新的員工都只有一張,退休的一千萬也沒有了,因為要世代正義把錢留給現職人員花。你忍不忍?

還有人支持老闆兒子,果然全台灣都是慣老闆預備軍。』

兩位朋友互不相識,也沒看過彼此發表的文章,放在一起作對比,倒是挺有趣的。

但我更擔心的是,依稀記得之前有一群力挺國道收費員、抗議政府背信(雖然合約上明明是寫一年一聘)的覺醒青年。

另外,前陣子工總要求將勞保保費勞工分攤比例,由目前的20%調漲至50%(否則繳納的金額遠低於退休金的總額),也有一群痛罵資方剝削勞方的社運人士。

總之,現在我國又出現大量失蹤人口了,我應該去報案嗎?

正當我在猶豫時,碰巧看到某文青公知也發了文:

『只要用很簡單的常識想就知道,如果你所繳納的金額遠低於退休金的總額,這很顯然就必須有其他納稅人的錢來補貼,因為錢不會自己生出來,必然是從什麼地方拿來的。在這種情況下,你若還主張自己應得這些錢,你其實就是在說:「我有搶別人的錢的權利。」

先把特權通通打掉吧。沒有了特權,接著才有底氣,去討回自己應得的公平。』

沒錯,台灣的所得稅收幾乎是由前20%的高所得者繳納的,而前1%的有錢人,貢獻了將近一半的所得稅收。你我繳的稅也遠低於得到的社會福利,所以依照某文青公知的邏輯,我們首先應該向郭台銘懺悔。

什麼?你說國家財政困境?哎,其實出來遊行的軍公教也表示支持改革,願意共體時艱,他們要的只是一個尊嚴,不要用汙名化的方式鬥爭軍公教,卻放著勞保、農保等問題不解決。

再說,反正我們的總統花錢從沒手軟過。5.5億、5.8億、96億、2838億只能算零頭,非核家園代價幾兆元都沒在怕了,年金改革真的不是問題啦。

  • Milk369

    這些『大量失蹤人口』其實沒有失蹤,只是因為現在沒人給便當也沒零用金,所以出來幹嘛?
    至於『文青公知』其實是無知的,如果繳多少就只能領多少,那保險公司都是傻子囉。
    國民所得不長進,貨幣實質上的貶值,GDP不成長,CPI拼命漲,一大堆經濟學的因素,能把20年前的錢跟今天的比?或用一句『領的不該超過繳的』來解釋嗎?
    台灣最可憐的一件事,就是只要有電腦能上網,則個個『文青公知』都是專家,皆可不知羞恥的口出妄言還沾沾自喜的以為無人能管。

  • An Yu Chen

    兩稅合一,調降土增稅,調降營所稅,調降遺贈稅,調降金融營業稅,每年稅損1600億,喊價式的各式津貼,各地蚊子館,本應零出資的高鐵bot,早應商轉的核四,約莫七八千億,錯誤政策浪費鉅款,如今找公務員開刀,居然一片蠢蛋叫好,我不是公務員,台灣人真的有病

    • Michk99

      寫得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