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的公平或許不存在這世界,但是你仍然可以心懷感謝

以前我對於國家不照顧選手這種事,有時候還會感到氣憤。

後來前幾天看了那個BBC介紹國外選手的文章以後,突然覺得豁然開朗,文章裡說,國外也有很多選手,需要靠打工兼職來支持他們練習,步上奧運的殿堂。

當然,也有幸運的運動員,很年輕就展露頭角,或是有更好的關係,讓他們能夠取得贊助。

馬拉松之路_ESLITE我上個月看了有關馬拉松的紀錄片,片名叫做《馬拉松之路,裡頭肯亞的馬拉松冠軍說,對已開發國家來說,他們參與馬拉松的選手,跑步的動機可能是國家榮譽、可能是興趣;但對肯亞人來說,跑馬拉松,是他們整個家族遠離貧窮與死亡的唯一方式。所以那些歐洲國家的選手往往跑不贏肯亞選手,因為想贏的動機不一樣。

前陣子我還看了一本書,叫做《雨季的孩子》,書中提到緬甸的一個小男孩,八、九歲就被送去打拳,拳館給他一個名字,叫做莊無敵,如果他打贏了,他就能賺到錢,打輸了他就得回到家鄉去接受饑荒與貧窮的生活。

結局是他輸了,被打的鼻青臉腫,寫這篇報導的記者也無能為力。雨季的孩子_UDN

反觀台灣這幾年,很喜歡炒作國家不照顧選手這件事,反過來想想,你我的生活難道就應該或不應該被國家照顧嗎?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提問。

每個人都有無限的可能性成為台灣之光,那麼,國家應該花無止盡的錢去栽培每個人嗎?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晚睡,我花了無數個深夜,在每個人酣眠的時候,努力的思辨、寫作,用有限的時間去兼職工作以拿到學位,難道像我一樣那麼多的研究生、研究工作者的努力就不值得被鼓勵嗎?

追根究柢來說,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政府的存在,只不過是「盡可能地透過制度」讓這一切看起來公平些,至於真正的公平,大概只有在上帝的理型世界中才會存在。

這是我們一開始就知道的事。

政府是非常爛沒錯,不好的制度,不合理的協會,當然需要被檢討,但什麼事都怪政府,我也不認為那是真正的左派或是安那其心中的理想世界,有的時候,這些理論話語在某個脈絡下被荒謬地運用,我還是打從心底覺得不安。

不公平永遠存在,我們可以用任何一種方式去戰鬥,去爭取自己心目中的公平,但被動地責怪這個世界,從來不會是解決問題為這個世界帶來公平的一種方式。

找一個說法很簡單,對方用奧步、政府不補助、護具不合身、時差調不過來,但是這些說法,都遠比不上承認失敗,然後回頭努力來得更有意義與價值。

很多時候,我越來越懂得心懷感謝,並且讓自己變得更強韌。

 

<延伸資訊>

靠打工兼職養活自己的奧運選手

http://www.bbc.com/…/160818_vert_cap_many-olympians-struggl…

馬拉松之路

https://www.facebook.com/ianhohoho/photos/a.209578659405351.1073741828.208893916140492/256220601407823/?type=3&theater

雨季的孩子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