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共和》觀後隨筆與一單親家庭拜訪記

文/Alex Lin

最近再次看了《走向共和》這部片,以及經歷過一些事情,心裡有很多感觸。%e8%b5%b0%e5%90%91%e5%85%b1%e5%92%8c%e6%b5%b7%e5%a0%b1

我之前也都沒關注過什麼是G20,直到陸學者批評台灣的媒體如此封閉,世界各國正在矚目G20時台灣的新聞卻盡是在報導黨爭之事,其封閉的資訊令他如此訝異。為此,我特別去翻閱有關G20高峰會的新聞來看。

G20高峰會似乎註定中國將成為全球經濟第一大國,何為?全球均被民粹主義所困擾著,而加上美國越來越不可靠,由美國所主導的TPP岌岌可危,美國因不肯升息而世界哀號聲一片,甚至加拿大直接退出TPP而加入亞投行。

美國不肯升息也有其苦衷,因美元使用的是信用原則故沒有傳統的預備金,在美國經濟蕭條下,倘若貿然升息則將導致國內通貨膨脹。然美國境內受到川普民粹主義之影響,現任總統歐巴馬似乎拿不出什麼對策出來。

南韓佈置薩瓦飛彈顯然是不智之舉,由於跟美國結盟而得罪中國,則FTA及其他貿易協定將嚴重倒退,最後跟著美國一起陪葬。英國脫歐事件造成歐洲許多企業及銀行惡性倒閉,然英國首相亦重申在經濟貿易上絕不會獨立於歐洲。在日本方面,安倍晉三亦承認日本經濟已開始紊亂而極需要穩定,其中最需要解決的是日本境內的民粹主義之聲浪。

g20-2016這場會議沒什麼總結,但似乎有了共識,那就是保守經濟及民粹主義的興起致使各國吃足了苦頭。在沒有物暢其流、貨暢其通的前提下,民主將變質成一種毒品,人們會吃上癮而逐漸走向死亡,但他們卻戒不掉。

但在大陸對面的台灣,卻正在進行另類的庚子拳亂。蔡英文當局完全無法帶領人民向世界接軌,因此只好煽動內部仇恨及對立,而自己則中飽私囊。台灣目前幾乎處在無領袖階段,而台灣島內人民也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情,卻一直催眠自己是「民主國家」,與G20高峰會各國領袖商討如何解決民粹主義穩定經濟,形成強烈諷刺的對比。

這幾天我走訪了一間弱勢家庭,該名單親媽媽對孩子甚疼,孩子在學校受到欺負時母親一定會去學校找老師理論。然而當孩子一再受欺負時,這裡面就大有文章了。母親憤世嫉俗,認為是這個社會不公不義,也尋求了很多社會救濟管道,甚至直指孩子的導師是不適任教師,並且還秀她跟老師對話的LINE給我看老師是如何「羞辱」她及她的孩子。

一般老師是不會給家長LINE的,更不想在下班之際與家長有任何接觸,但老師會給家長LINE表示該教師在一定程度上也會關心該家庭之情況。從LINE的對話中,我看到的是該名導師一開始也想建立與該單親家庭的聯繫關係,然而一連串的惡性循環致使導師幾乎放棄與該母親的溝通。這孩子不準時上學因此早上考試幾乎都缺考、請假次數太多、衣服服裝儀容不整、甚至整個家庭衣物都不收拾摺好。更糟糕的是,孩子並沒有每天洗澡。然而她們住的是套房,套房外有源源不絕的熱水器可供她們洗澡,也有開飲機可供她們喝開水。

我看了甚為心疼,跟該母親說孩子至少要準時到校、衣服至少要保持整潔、不要制服上到處都是斑點、還有孩子一定要養成清潔習慣,先從基礎衛生服儀做起,不要當班上的異類。然而該母親除了一直說她最痛恨暴力、小孩子教導是要循序漸進不要用逼的、以及一堆理由後,我終於了解該名導師為什麼要放棄這個孩子。並不是老師不想救他,而是母親的溺愛讓老師根本無法救。

一個服儀不整、看起來全身髒兮兮的小孩,身體又不時散發怪味,這樣的小孩怎麼不會受人欺負?該名家庭固然可憐,但起碼住的是套房,有熱水可供洗澡、有洗衣機可供洗衣、更重要的是媽媽並不是非常忙碌,可是她卻一直用我沒帶過小孩來當藉口。孩子才小四,何其無辜要受欺負,到了小五小六以後怎麼辦?更甚者國中霸凌事件將更嚴重,這媽媽能保護小孩到什麼時候?

這也難怪老師會在LINE上寫「如對學校環境有疑慮,可申請將孩子帶回家自行教導」。也難怪媽媽會變得憤世嫉俗,而對政治的狂熱只是用來合理化「社會為何對她們不公不義」,因為媽媽不知道自己在溺愛孩子,最終將孩子推向永遠都是弱勢的一方。

見微知著,台灣越來越多憤青,這些年輕人都沒有工作、即使投了幾百封履歷表也沒雇主想錄取。這些年輕人被政治惡鬥的環境洗腦,他們曾大批大批地上街反政府,有些大學生甚至留級沒畢業。他們總想著打倒了舊政府新政府就會給他們工作做,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他們只是政治惡鬥下的棋子,最終工作還是要自己去找。活躍於街頭運動的年輕人除非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踏入政治圈,否則一般公司是不會聘請一個隨時可能帶領員工起來造反的人來砸自己的腳。

環顧台灣,幾乎進入鎖國時代,年輕人幾乎不關心G20談了什麼,也不關心全球經濟發展,更不關心各國領袖現在面臨什麼困難,卻整天進行網路攻訐、整天在網路上耍小聰明、整天什麼陸客中資一條龍以及滯台支那人等等的,而支持藍營的憤青也不遑多讓,除了每天酸蔡英文政府外我看不到其他什麼有利於國家建設之能事。

再次看完《走向共和》,我只感覺到歷代朝廷滅亡的原因幾乎以黨爭為多,連現在的台灣也不例外。甲午戰爭,大清敗了,然而至少年輕的光緒帝還懂得不願當亡國之君,因此大量接納談用人、談用事、談用兵、談變法之士,雖然因改革過急加上上面又有個慈禧老朽,然他們至少知道要救國,不變法無法圖自強,不變法無法圖新政。而勝利方的明治天皇年僅15歲便倉促接受大政奉還,當時外有列強入侵,內有幕府互鬥,但在時局艱難時明治天皇汲汲學習於西方,甚至開始有脫亞入歐論,甲午一戰打出了明治天皇的威信,而日俄戰爭更讓日本躋身列強之列。今日的中國亦是如此,陸生汲汲於求進步、更花更多時間求洞觀世界,於講台上可以侃侃而談闡述世界之變化、國際之趨勢。

反觀台灣,綱常人倫朽壞、忠孝仁義變節,莘莘學子們以上街遊行為樂,以為電視上的名嘴所說的話就是生活之一切、前途之真理。事實上,台灣只是在走過去的朝廷黨爭罷了,而學子們卻把黨爭當成是救國之道,還天真信以為真,以為黨會給他們工作做!國民黨倒了,台灣有變好嗎?沒有。國民黨倒了,馬上就有工作可以做了嗎?沒有。越窮的人就會越激進投入政治,而越激進投入政治就越沒有時間充實自我,到頭來只是一場空,只能怨嘆政府、怨嘆社會,完全不知彼岸之陸生此時已與台灣差距拉的越來越大,他們做好了生涯規劃、做好了出社會甚至出國際之準備,而我們卻只能整天唉聲嘆氣、把不滿宣洩在黨爭上。

以古鑑今,在劇中伊藤博文說過:「故舉國人才一遇專制,盡化為奴才。」當時是絕對專制政權,然現今台灣竟也出現一大批奴才,並且蔡英文還到處割地,就差沒賠款。為何?其昏庸無能,不思富國強兵之道,反倒揮霍無度、到處蠱惑人心,人才大批出走,剩下的幾乎俱為拿不出辦法、巧言令色的奴才。我深感惋惜,現今之局勢,在台灣就算是有人才又能怎樣?到頭來,還不是淪落於黨爭之下、黯然下臺?

黨爭啊,一直是中國歷史的悲劇,到了台灣,還是在重演過去的歷史,以致中華民國氣數已盡,亡國之日不遠。悲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