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被忽略的『日語生死檢定』

本文作者:公民醒不醒

圖片為警總二二八事件處理報告,記錄當時台灣暴民的殘虐行為

本專頁的主持人是本省家庭長大,父母雙方的家庭都是本省人,所以在民國36年時,有經歷過二二八事件。

我父親是民國36年生,就是二二八那年出生。他小時後也聽過他父親(也就是我祖父)談起二二八事件。

先講一下我祖父,我祖父在日據時代參加過軍隊,也就是「台籍日本兵」,受到日本長官的賞識,讓他升到「准尉」,這是很少台灣人能得到的階級(台籍日本兵最高只到中尉銜),所以在他住的那「庄」小有名氣。 (「庄」相當於現在「里」)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沒多久,在他住的那庄里就有人透過擴音器在點名呼叫,要庄里有受過日本軍事訓練的男性都到指定地點集合,其中就有點到我祖父的名字,還在廣播中拱他當隊長。

那時我祖父和我祖母抱著還在強褓中的我爸爸上街買菜,我祖父聽到有人報他名字還興沖沖的想要去,而我祖母雖然不知道那廣播點名是做什麼,但是就反對他去當什麼隊長,並將還是嬰兒的我爸爸塞到我祖父身上,要他記得自己已經為人父親,家庭重要過一切。於是我祖父就打消去當「隊長」的念頭。

我祖父沒去指定地點集合當「隊長」,當然就不知道去那邊是要做什麼。但是有個鄰居有去,那晚他在半夜敲我祖父家的門,我祖父一聽是鄰居的聲音,就開門讓他進屋。這鄰居滿手、滿臉的是污泥,他說:「好多死人啊,到處都有人被殺!要借屋子來躲。」

我祖父也趁機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鄰居說:「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民進黨告訴年輕一輩的二二八事件,就只剩下「國民黨屠殺台灣人,蔣中正下領屠殺台灣人,有計畫的消滅本省菁英」。甚至直接把國民黨比喻為納粹黨,蔣介石就像希特勒。

年輕一輩的對國民黨、蔣中正會有如此的痛恨,要對銅像潑漆、砍除、推倒、縱火,就是來自於這種歷史謊言宣傳。

二二八事件毫無疑問是個歷史悲劇,早年國民黨不願提起,這歸納出幾個原因:

1.法難責眾:一個人、十人個集體犯罪,法律還可以制裁。但是上百人集體都參與過的犯罪,要全部逮捕,就非常困難。但是不逮捕,公理又難以伸張。那乾脆就少提。

2.擔心起而效尤:二二八事件一度給國府在台的統治極大的重創,很多縣市長要逃到軍營避難,甚至還被「俘虜」(台中縣長劉存忠,被暴民抓到,遭到痛打),大量的武器被暴民取得。這種事國府可不想再多經歷一次。如果還繼續講二二八,有可能讓後輩認為「原來國府統治那麼脆弱,我們也再發起一次」。

所以用強制力壓制這樣的談論,以免再次觸發起這種奪權行動。

3.招安:很多參與過二二八事件的人都是地方士紳,就像帶頭的蔣渭川、李萬居、郭國基…之類的。國民黨還安排他們進入政府服務,以降低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如果再一直提起二二八,會讓他們認為「政府還是會找機會對付他們,不如再次發動暴亂」。

4.降低省籍心結:在二二八期間,有本省暴民打外省人;國軍開到後,就有國軍追勦本省人,雙方都有犯錯。然而彼此都要生活在同一塊土地,就不該再相互敵視,不談這件事,就是不想再糾結誰對、誰錯等問題,也是國民黨避談二二八的原因。

5.在鎮暴過程難免會傷及無辜,有無辜者被政府打死,這事對政府非常難堪,也會想盡量少提。

國民黨不想再提二二八,是基於上述這些原因,結果埋下了伏筆,丟失了自己的話語權。

民進黨就直接指「國民黨還隱瞞實情」,並且編造出各種謊言來抹黑,像是「蔣介石下令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至今找不到這個電文(因為根本沒這指示),民進就說「國民黨還在隱瞞」。只要民進黨編的謊言找不到證據,民進黨就能理直氣壯的說「要公佈真相」。

如果找出的紀錄是暴民殘殺外省人,民進黨與其信徒還可以反指「公文不可信」。

馬英九主政時期,想要「息事寧人」,所以他定調二二八事件為「官逼民反」,意思就是當時本省人對公署政府的攻擊也有正當性。他以外省人總統的身份把所有罪狀一肩扛起,慎重的向台灣民眾道歉,希望能平息泛綠人士每年炒作二二八。

就算是「官逼民反」,那本省暴民為何要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公署政府做得不好,就去向公署政府抗議啊,為何打殺所有外省民眾?又不是每個外省民眾都是「官」。

這種行為就像…今天洪慈庸的特助涉嫌買票賄選,所以我們要打殺所有的台中市民。有沒有道理啊?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早就公開大白,只是部份政黨不願承認那是真相,因為真相不夠悲情、不夠慘,會拆穿民進黨的謊言,所以他們要繼續「追查二二八真相」。

  • 李仁

    二二八這種分化的仇恨,其實只是為了奪權而不惜濫用。
    兩岸如有一天統一,不知那些濫用說謊的人或後代又要承擔什麼後果!

    • Willy Lai

      就集體刪留言然後高喊學術自由言論自由
      乖的像狗一樣
      當時國軍上岸後變成甚麼樣子
      未來就會是甚麼樣子

    • KTS

      兩岸統一?誰統一誰?
      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台灣?一個俄國人扶持建立的外來政權,憑什麼代表中國?
      中國自己的本土政權不能代表中國,俄國扶持的外來政權反而可以代表中國?
      當真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跑到中國去圈一大片地,再安上一個「中國」的頭銜,就能是中國?
      一個國家最後僅存的自由地區,被一個外國人的偽政府徹底吞併,那不叫統一,那叫亡國!
      中華民國統一大陸?你覺得可能嗎?
      退出聯合國,到處被人斷交,洋人不支持,連中國代表權都沒了,沒有人承認你是國家。
      不止不能代表全中國,甚至連只代表台灣都不被國際允許,搞到變得像是別人的地方政府。
      反共復國喊了幾十年,結果現在一堆卸任高官和退將跑去向偽政府磕頭輸誠,一副漢奸嘴臉。
      現在談統一,誰都知道只會是台灣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
      自欺欺人有意思嗎?

      • 天律

        習近平聰明,廢除中共憲法改回國號為中華民國憲法;台灣全部接收!
        .
        中共憲法 【序言】明載,
        一九一一年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廢除了封建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
        http://lee554433.pixnet.net/blog/post/6154708

        • KTS

          然而改成中華民國憲法之後中共就不能再一黨專政了,習近平才不幹咧!況且就算改了國號和憲法,中央政府也是在台北而不是在北京,中共照樣是非法叛亂割據政權。

  • 天律

    #二二八事件是中華民國與日本之間的戰爭事件

    日本1952年4月19日法務府民事甲第438號明定台灣人於舊金山和約生效日喪失日本國籍。
    舊金山和約1952年4月28日(日本時間晚上十點三十分)正式生效。1952年4月28日以前的臺灣人是日本國籍。
    中日和約,於1952年4月28日在臺北簽署,同年8月5日雙方換文生效。該條約明定中華民國與日本之間的戰爭狀態,自本約發生效力之日起即告終止。

    和平紀念日:非1947年2月28日,應是《中日和約》的1952年8月5日!

    • CN Love

      台灣綠狗腦子皆有洞,該補一補了

      • 鄭在玩

        非藍即綠!?

      • 李建都

        你的狗眼只有藍綠?

        • Michk99

          你憑什麼罵人家狗眼???

          你這個無恥 的東西!

          • 李建都

            你嘛幫幫忙,沒人理你又出來刷存在感

          • Michk99

            你還不是在刷,

            你這個混蛋!

            下三濫的東西!

            你們民進黨搞台獨的都是這些混蛋!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2750051

            牛頓雜誌一直在寫這些天文學的東西,

            很多人也看得很有興趣。

            不過去酒店談宇宙大爆炸,

            第一次聽說過,

            白矮星,紅巨星,黑洞?

          • 李建都

            你嘛幫幫忙,民進黨談什麼宇宙大爆炸關我 p 事,腦有洞就是愛補腦。

          • Michk99

            劉青山 (安徽省)
            本文介紹的是二二八事件遇害者劉青山。關於同名的因貪污被槍決的中共官員,請見「劉青山 (河北省)」。
            劉青山(?-1947年),安徽人,是二二八事件的遇害者。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劉青山為台中市一名菸酒專賣局科員。事件爆發後,被當地民衆群毆,後被送入台中醫院治療。第二天晚上,十餘名暴徒衝進醫院,割去劉的耳鼻、挖出雙眼,再加以毆擊直至斃命[1]
            劉氏為專賣局台中分局科員。民眾因憤事件起於台北市的專賣局人員因緝私菸的不當,而運帶不滿劉氏,劉氏乃於專賣局台中分局前之可階被流氓推下之後,又為群眾趨前圍毆至重傷,被送往台中醫院治療。但他未死之消息傳出,民眾憤恨未平,於次夜,流氓十餘名衝入醫院,割去劉君耳、鼻後,又挖出雙眼,再予以猛擊而罹難。[2]。
            存忠兄見情勢不佳,乃自側門探首外出,欲以情理開導群眾,殊知甫露半身即被伏伺門外之暴徒數人拖出,用木棍石塊包圍毒打,如不搶救數分鐘之內,必喪其寶貴生命於暴眾無情毆擊之下,臺中分局劉青山科員乃向空鳴鎗一發,以示恐嚇群眾果然開聲散退,余等即趁機衝出將存忠兄救入,仍緊閉側門,為之敷裹創傷。而散退之群眾旋又捲土重來,聲勢更烈,並欲手槍與手榴彈向屋內紛紛擲擊;劉兄之副官楊某即遭暴徒槍傷手臂,余等以勢已至此唯一辦法,厥為發鎗抵抗,阻止群眾攻擊,以待憲警武裝之援救。余等發鎗後,暴眾旋進旋退,相持王數小時之久,雖人數愈集愈多向余等發射之鎗聲愈來愈密,而暴眾終不敢冒險衝入。余等潛伏門內竭力抵抗之目的固在等候援救隊伍之到來,以解重圍,惟此種希望漸趨渺茫,暴眾之進攻方式則愈演愈兇,除不斷以手鎗,手榴彈擲擊外,並用救火車之橡皮汲水管改汲火油噴射於存忠兄寓邸屋貢,然後再用手榴彈向噴射處擲擊,企圖引起燃燒,此種方式至惡毒亦至有特效,屋頂旋即數度起火,而手榴彈片及手鎗彈丸擊入隨同餘行視察之本局科員陳復中一人之腿部及左手肘,陳君傷及倒地血流如注;幾瀕於死,處此千鈞一髮險象環生化情形下,守既非易,衝也困難,其所謂前無去路,復有這兵,幸同患難共生死之八男四女,生死二字早置度外,臨難不苟,各守衝要,沈著支持余等數人,一面須抵抗門外暴眾之衝,一面須撲滅房屋之燃燒,一面又須為傷者包紮傷處,情況之緊張狼狽,蓋可想見,且即此種緊張狼狽之相持局面,亦因時間之延長而愈趨惡劣,有不能繼續之勢,余等頗一旦打破相持局面後之一幕為如何悽慘!相與作更進一步之協商,決定死中逃生,僉謂不死於八年抗戰敵倭之手而今埋身於閲牆之變的臺灣,實死乏代價,為免無謂犧牲而表民族氣慨計,因決定「拼」為應變對策,於是即以分局課員劉青山手持雙鎗左右發射為前導,婦孺君,余等殿後,結成一小小隊伍,開門向暴眾包圍圈之極弱點衝去,結果適如預期,當衝出至郊外一三岔路;乃重鄗分踞三要點,各別監視當面之道路,以阻止暴眾之近逼,至此又造成一新相持的局面,處境稍較困守屋中為優。
            半小時之後遙見左側大路上一卡車滿載武裝警察迎面而來,車首立一女子,一手持手鎗,一手揮白旗,余等發槍令其停駛,先派人來說明情由,該女子當即令司機停車,單人蹤身來至余等面前,互詢之反,知伊為大名鼎鼎之女共黨謝雪紅,余等見伊竟偕滿載武裝之警察而來,殊深驚愕,伊當告余等以情形之嚴重,謂如此與萬千群眾相持,結果之危險不難想見,乃勤余等放下武器,伊當負責保障余等之安全,護送余等出險。余等於略加考慮後提出由伊以卡車護送余等至警察局之要求,當獲承諾,余等即將全部武器交出,全數上車。但當余等上車後,群眾即自四方趨來將汽車包圍,並鼓譟將余等當場交由大眾公開處置。謝乃向群眾解釋,謂此數人均屬罪魁,現已成俘虜,當由上級照法定程序予以公開審判後處決,藉張罪惡,目前不能交由大眾辦理。語畢群眾略顯安靜,伊乃令汽車緩緩開行,但不逕赴警察局,卻環行鬧市,隨時停車向群眾演講,察其用意,顯為欲將余等之成為俘虜一事,普遍曉示群眾,藉以煽動群眾之更高暴亂情緒,而為更瘋狂之破壞行動,如此巡迴示眾約歷一小時許,始載余等至警察局,下車後被隨車之武裝警察挾入內,止於局長辦公室,是時局長洪字民在座,惟對余等並無一言安慰,面部亦無任何關切表情,後來觀其行動,一惟謝雪紅之意是遵,即瞭然其人早已被脅迫而急激之轉變矣。 在警局喘息未定,謝雪紅即向余等盛氣稱:「目前局外蝟集群眾甚盛,皆鼓譟欲得君等甘心,余亦無法制止,勢將破門而入,最好君等依隨余出至本局露臺一見群眾,否則對於君等之安全,余即不能負責矣!」言畢不俟余等考慮,即揮侍立於旁之兩著警察制服流氓,挾存忠巳隨伊出立露臺,由伊向群眾演說,痛詆政府一切施政方針,並以種種罪惡厚誣存忠兄,博得臺下群眾掌聲不絕,旋迫令存忠兄面向群眾跪下,喝令侍立之兩流氓以手中木棒向存忠兄頭部痛毆,至於暈倒,然後送回室內,繼挾趙分局長外出,亦如法炮製,繼而及余,再次為趙分局長之祕書課長等最後為分局科員劉青山君,甫出露臺,即被挾持之兩流氓從其身後猛推而下,立即被群眾趨前圍住,紛用空油瓶各劉君頭部猛擊,劉君旋即暈絕,蓋暴徒深怒其適間自存忠兄寓領隊衝路而出之勇邁,必欲當場置之死地以洩忿也。當謝雪紅依次挾余等外出當眾毆辱之際,同時亦有數流氓批自警局門首衝入加毆與余等同來之趙甫兄眷屬,婦孺子亦不能免。
            被暴徒猛擊暈絕之劉君,當時一般暴徒與余等均料其必已斃命,幸於暴眾散去約一小時許又告回蘇,並由謝雪紅自動派車送赴臺中醫院治療;假以時日,本可逐漸痊癒,不幸劉君不死消息被暴徒所聞,於次日夜間由流氓十餘人衝入醫院,就病榻前割去劉君耳鼻,剜出雙眼,再加猛擊,始告斃命。[3]。
            參見
            二二八事件
            參考資料
            ^ 楊天石. 「二二八事件」的多重性質考析 (PDF). 北京日報. 2010-10-25: 20.
            ^ 行政院二二八研究報告第307頁
            ^ 國史館二二八事年檔案彙編第九冊68-70頁
            Material from Wikipedia article 劉青山_(二二八事件) available at http://zh.wikipedia.org/wiki/劉青山_(二二八事件) under license CC BY-SA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