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被忽略的『日語生死檢定』

本文作者:公民醒不醒

圖片為警總二二八事件處理報告,記錄當時台灣暴民的殘虐行為

本專頁的主持人是本省家庭長大,父母雙方的家庭都是本省人,所以在民國36年時,有經歷過二二八事件。

我父親是民國36年生,就是二二八那年出生。他小時後也聽過他父親(也就是我祖父)談起二二八事件。

先講一下我祖父,我祖父在日據時代參加過軍隊,也就是「台籍日本兵」,受到日本長官的賞識,讓他升到「准尉」,這是很少台灣人能得到的階級(台籍日本兵最高只到中尉銜),所以在他住的那「庄」小有名氣。 (「庄」相當於現在「里」)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沒多久,在他住的那庄里就有人透過擴音器在點名呼叫,要庄里有受過日本軍事訓練的男性都到指定地點集合,其中就有點到我祖父的名字,還在廣播中拱他當隊長。

那時我祖父和我祖母抱著還在強褓中的我爸爸上街買菜,我祖父聽到有人報他名字還興沖沖的想要去,而我祖母雖然不知道那廣播點名是做什麼,但是就反對他去當什麼隊長,並將還是嬰兒的我爸爸塞到我祖父身上,要他記得自己已經為人父親,家庭重要過一切。於是我祖父就打消去當「隊長」的念頭。

我祖父沒去指定地點集合當「隊長」,當然就不知道去那邊是要做什麼。但是有個鄰居有去,那晚他在半夜敲我祖父家的門,我祖父一聽是鄰居的聲音,就開門讓他進屋。這鄰居滿手、滿臉的是污泥,他說:「好多死人啊,到處都有人被殺!要借屋子來躲。」

我祖父也趁機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鄰居說:「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民進黨告訴年輕一輩的二二八事件,就只剩下「國民黨屠殺台灣人,蔣中正下領屠殺台灣人,有計畫的消滅本省菁英」。甚至直接把國民黨比喻為納粹黨,蔣介石就像希特勒。

年輕一輩的對國民黨、蔣中正會有如此的痛恨,要對銅像潑漆、砍除、推倒、縱火,就是來自於這種歷史謊言宣傳。

二二八事件毫無疑問是個歷史悲劇,早年國民黨不願提起,這歸納出幾個原因:

1.法難責眾:一個人、十人個集體犯罪,法律還可以制裁。但是上百人集體都參與過的犯罪,要全部逮捕,就非常困難。但是不逮捕,公理又難以伸張。那乾脆就少提。

2.擔心起而效尤:二二八事件一度給國府在台的統治極大的重創,很多縣市長要逃到軍營避難,甚至還被「俘虜」(台中縣長劉存忠,被暴民抓到,遭到痛打),大量的武器被暴民取得。這種事國府可不想再多經歷一次。如果還繼續講二二八,有可能讓後輩認為「原來國府統治那麼脆弱,我們也再發起一次」。

所以用強制力壓制這樣的談論,以免再次觸發起這種奪權行動。

3.招安:很多參與過二二八事件的人都是地方士紳,就像帶頭的蔣渭川、李萬居、郭國基…之類的。國民黨還安排他們進入政府服務,以降低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如果再一直提起二二八,會讓他們認為「政府還是會找機會對付他們,不如再次發動暴亂」。

4.降低省籍心結:在二二八期間,有本省暴民打外省人;國軍開到後,就有國軍追勦本省人,雙方都有犯錯。然而彼此都要生活在同一塊土地,就不該再相互敵視,不談這件事,就是不想再糾結誰對、誰錯等問題,也是國民黨避談二二八的原因。

5.在鎮暴過程難免會傷及無辜,有無辜者被政府打死,這事對政府非常難堪,也會想盡量少提。

國民黨不想再提二二八,是基於上述這些原因,結果埋下了伏筆,丟失了自己的話語權。

民進黨就直接指「國民黨還隱瞞實情」,並且編造出各種謊言來抹黑,像是「蔣介石下令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至今找不到這個電文(因為根本沒這指示),民進就說「國民黨還在隱瞞」。只要民進黨編的謊言找不到證據,民進黨就能理直氣壯的說「要公佈真相」。

如果找出的紀錄是暴民殘殺外省人,民進黨與其信徒還可以反指「公文不可信」。

馬英九主政時期,想要「息事寧人」,所以他定調二二八事件為「官逼民反」,意思就是當時本省人對公署政府的攻擊也有正當性。他以外省人總統的身份把所有罪狀一肩扛起,慎重的向台灣民眾道歉,希望能平息泛綠人士每年炒作二二八。

就算是「官逼民反」,那本省暴民為何要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公署政府做得不好,就去向公署政府抗議啊,為何打殺所有外省民眾?又不是每個外省民眾都是「官」。

這種行為就像…今天洪慈庸的特助涉嫌買票賄選,所以我們要打殺所有的台中市民。有沒有道理啊?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早就公開大白,只是部份政黨不願承認那是真相,因為真相不夠悲情、不夠慘,會拆穿民進黨的謊言,所以他們要繼續「追查二二八真相」。

  • 李仁

    二二八這種分化的仇恨,其實只是為了奪權而不惜濫用。
    兩岸如有一天統一,不知那些濫用說謊的人或後代又要承擔什麼後果!

    • Willy Lai

      就集體刪留言然後高喊學術自由言論自由
      乖的像狗一樣
      當時國軍上岸後變成甚麼樣子
      未來就會是甚麼樣子

    • KTS

      兩岸統一?誰統一誰?
      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台灣?一個俄國人扶持建立的外來政權,憑什麼代表中國?
      中國自己的本土政權不能代表中國,俄國扶持的外來政權反而可以代表中國?
      當真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跑到中國去圈一大片地,再安上一個「中國」的頭銜,就能是中國?
      一個國家最後僅存的自由地區,被一個外國人的偽政府徹底吞併,那不叫統一,那叫亡國!
      中華民國統一大陸?你覺得可能嗎?
      退出聯合國,到處被人斷交,洋人不支持,連中國代表權都沒了,沒有人承認你是國家。
      不止不能代表全中國,甚至連只代表台灣都不被國際允許,搞到變得像是別人的地方政府。
      反共復國喊了幾十年,結果現在一堆卸任高官和退將跑去向偽政府磕頭輸誠,一副漢奸嘴臉。
      現在談統一,誰都知道只會是台灣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
      自欺欺人有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