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從 FACT AND REALITY 談起

FACT AND REALITY

洪秀柱已經否認這個事情,並無所謂什麼「秒刪臉友」的切割行為。我沒有臉書,不知道所謂「刪好友」指的是什麼意思,只知道底下「民視」這個報導的目的似乎就是企圖要呈現藍營的人趕緊切割以求自保的意思。我看也許真是這樣,我對藍營許多人的志氣節操其實沒啥信心,不過對於洪秀柱,基本上信心還是有的。

在台灣,媒體消息十之八九都是自己瞎掰、加油添醋,道聽途說,信口開河,往往講得跟真的一樣,栩栩如生,宛若親眼目睹,彷彿他自己就是兇手似的,甚至無中生有或惡意栽贓 (自由人渣報的專長)。你很難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或社會找到瞎掰率這麼高、可信度如此低的媒體現象;之所以如此,恐怕是跟台灣三天兩頭就在搞選舉有關。台灣的所謂「民主」選舉,主要勝選方法之一就是造謠抹黑,從陳菊到謝長廷到柯文哲…等等等,他們的當選,全都是使用這個方法,無往不利。

這樣一種「幾乎每天都在搞惡質選舉」的政治文化,造成了媒體的徹底腐敗,並且視腐敗為常態,把造謠抹黑當成一種「言論自由」。

西方媒體當然也會造謠,但他們通常是在一些關鍵事情上才會這麼幹,比方說,準備侵略他國時,所謂民主自由與人權的 “人道關切” 就會突然放大數百倍音量,藉以合理化一切血腥惡行。平常來說,西方媒體在 “事實” 層面的呈現上,基本上還是有著一定的可信度。當然,報導所謂事實 (FACT) 依然還是可以輕易地扭曲真實 (REALITY),比方說,我只要選擇性地呈現事實,然後再加以渲染、擴大,照樣可以歪曲真實狀況。不過這不是我現在要說的。

我要說的是,對於台灣人及台灣媒體而言,”事實” 根本不重要,就更不用說什麼細膩微妙的 “真實"了。對於台灣人來說,”事實” 與 “真實"不但統統都不重要,甚且是毫無意義、根本無須在意的一種東西;我想寫什麼或怎麼寫,完全是一種 “自由”,沒有人會在乎什麼事實不事實的。也因此,事無大小,一概都能隨口瞎掰,我說人是你殺的就是你殺的,連你怎麼殺我都能告訴你,彷彿我比兇手還更加清楚案發現場,完全就是可以任意信口雌黃,進而視造謠抹黑為常態。

即便日後拆穿,證明一切全屬瞎掰,也根本不會有人在乎,而且絕不會有人因此受到懲罰或負起應有的法律或道德責任。不論是媒體或網路世界都一樣,可信度非常低。更恐怖而且不可思議的是,台灣人以這樣一種 “全民瞎掰” 的現象為榮,說這就是民主,說這就是言論自由;只要在這樣一種閱聽與書寫過程中,我爽到了,興奮了,聳動刺激了,或我打贏了,幹倒對方了,爽死了,那就算是達到所謂媒體與寫作的目的了。至於 “事實” 與否,”真實” 究竟為何,請問你見過幾個對此真心在意的台灣人?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很多人一定會覺得自己是例外,但你不妨捫心自問,你真的是例外嗎?這樣一種極其低能猥瑣敗德的傷害人心與人性的集體病態現象,真的讓你感到極度痛苦嗎?甚至你會覺得活在這樣一種社會中不如死去嗎?比方說,你不妨用幾個關鍵字去搜尋一下最近涉嫌一位模特兒之死的那位女生的相關 “新聞報導” 及各種留言與所謂 “爆料”,什麼 “蛇蠍女人”,什麼 “恐怖閨蜜” 等等等,全屬唯心道德指控 (落後敗德社會的一種特徵),而且人人是偵探,任意建構命案過程,每家媒體盡一切聳動與瞎掰本領,努力編故事,講得彷彿他自己親身參與了整個血案似的,講得彷彿這個女生是惡魔轉世,全身每一根汗毛全是毒。

後來發現擺烏龍,血案現場的影中人根本不是那位女生。但是這又怎麼樣?瞎掰就瞎掰了,不然你能拿我怎麼樣?會有人在乎嗎?不會。會有人因此受到處分嗎?不會。會有人因此讓人鄙視其無品嗎?不會。會有人為自己的卑劣惡行感到自責與痛苦、甚至痛苦到很想切腹自殺的嗎?當然也不會。原本大家爭相爆料,講得很興奮,很爽,爽到都快高潮了,原本講得栩栩如生、天花亂墜的事,突然之間,全消失了,彷彿根本沒有這回事。

達賴曾提到佛教裏頭一種培養憐憫心的方法,我覺得這方法很有用,簡單說就是設身處地,想像一下倘若受難者是你或你的親人呢,你做何感想?比方說,假設那個飽受台灣社會集體妖魔化的女生就是你女兒或你妹妹或你媽媽、你太太或你本人呢?請問你感受如何?你是不是還會覺得 “這沒什麼啊,言論自由嘛”?

我雖然長年以來很少看信,很少給朋友回信 (因為我沒有什麼話想跟他們說),倒是偶爾會去郵局寄掛號信或寄卡片給一些飽受台灣社會蹂躪的陌生人,對於這些 “壞人”,與其說我是去安慰他們,倒不如說是安慰我自己痛苦的心。許多時候,若不這樣做,我恐怕會痛不欲生根本不想活。安慰對方,其實就等於安慰了我自己,因為他們的痛苦居然轉移到我身上來了。我想讓他們相信這一點:即便全世界都唾棄你,你至少還有我這個同伴;即便全世界都不在乎你的痛苦,至少還有我是在乎的。痛苦像個大海,你我同屬其中,難分彼此。

達賴說的這方法,說穿了,其實就是一種美感能力。簡單說,我雖然不是你,但我或能體會一二你心裏頭難以言喻的悲歡。我不是神,雖然看不見事物的一切細節,但我或許約略能想像人事物的種種微妙、可悲與無奈。

就算一個人鐵石心腸,那他還是應該在乎事實與真實,即便是對付一個惡人或敵人,你也只能給他應有的罪名與懲罰,而不是一旦對方落難,便任你施虐,任你蹂躪,任你栽贓。一個社會,盡一切可能追求一己之爽快與興奮,完全不在乎是非對錯,完全不在乎真假善惡,完全不在乎製造他人巨大的痛苦,活在這樣一種低能猥瑣的敗德社會裏頭,你真的一點都不會感到痛苦嗎?就只因為你自己不是受害者,所以你根本無所謂?一個陌生人的巨大痛苦,難道真的絲毫引不起你的一絲惆悵?干擾不了你的半點睡意與娛樂之心?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事實上你根本不可能理解任何藝術,而且,就如王爾德 (Oscar Wilde) 所說,你其實也根本不需要任何藝術。

我常為這樣一個現象感到驚訝:為什麼偉大的藝術家幾乎毫無例外全是好人?為什麼維根斯坦那麼在乎自己究竟是不是一個好人?為什麼他相信 “除非你是個好人,要不然你不可能是一個好的哲學家或邏輯學家”?為什麼我從來不曾見過一個人渣卻又同時是個偉大的思想家或藝術家?有可能嗎?當然不可能。在我看來,一個人從另一個陌生人身上能感受到的痛苦有多深,他的美學能力或思想能力就有多深,因為這其實是同一回事。

KMT VS. DPP

原本只是要寫洪秀柱究竟有沒有跟那位被栽贓是共諜的大陸學生進行切割自保,卻越寫越遠。

話說回頭,光只是 “不刪好友” 難道就夠了嗎?我常覺得,國民黨很難和人渣垃圾黨競爭,一個是溫溫吞吞,像植物人一樣,無知無覺,彷彿行將就木的一群老學究,另一個卻是連死的都能說成活的,連白的都能硬是染成烏七媽黑;而且,利益當前,個個戰鬥力十足,一點小事就能無限擴大、渲染,把你打得死去活來;再加上一大群親綠無良文人及社運蟑螂的幫腔造勢,一百個國民黨也不會是人渣黨的對手。

國民黨或整個藍營,長期以來的唯一作為不外就是說教,要不就是耍點不痛不癢的嘴皮,一點殺傷力也沒有,似乎就是存心等著看看會不會哪天又風水輪流轉,然後又可以輪到自己上台執政。這不叫被動,而是根本一動也不動。

從小每天經過國民黨的台南市黨部,來來回回恐怕不下五千次,卻從來不曾進去過一次。十年前回到台南定居,三天兩頭更是經常就停車在國民黨部的門口附近,常有一股衝動,很想要進去看看這個 “政治養老院” 裏頭究竟長什麼樣,是不是有一堆老人在裏邊泡茶,下棋,吟唐詩宋詞,讀論語,背孔孟思想?但是,想歸想,我始終還是沒有進去拜訪過。我能想像,我一進門,裏面的人肯定就會很緊張地迎上來,攔住去路,問我找誰?來幹嘛?有何貴幹啊?

國民黨台南市黨部的 “陰暗”程度,陰暗到你從外面根本看不見裏面,感覺就好像人家說的 “做黑的”,誰敢進去呢?在台灣,凡是從大門口看不見裏面模樣的理髮店,肯定就是 “做黑的”,千萬不要進去,如果你真的想理髮的話。

反觀人渣垃圾黨的黨部就完全不一樣了,往往窗明几淨,任誰都能走進去喝茶看報紙聊天罵國民黨,非常親民,非常容易接近,來者皆是客,絕不會有人問你 “先生您找誰?”、”有何貴幹啊?”。當然,我講的是30年前的民進黨,現在它改名叫人渣垃圾黨,黨部經營作風如何,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已經至少25年不曾再踏入綠油油的垃圾黨一步。

那些憂心台灣全面崩壞甚至充當美國人炮灰的人,也許不該再寄望哪個黨來領導,我看你還是趕緊去領導他們才對。藍營這些人,如此衰弱,你若真心想要取而代之,豈不輕而易舉?有什麼難呢?根本就是一群毫無半點抵抗力的漸凍人。特別是年輕一代,不要再想著等漸凍人來提拔你了,他們連自拔都有困難還提拔你?不是他們領導你,而是你應該來領導他們才對。該做什麼就去做,而根本不應該等著這樣一群 “恐龍” 來領導。

國民黨很欠缺的一點是:它的幾個頭,例如馬英九、郝龍斌,也許都很現代化,具有現代進步觀,但這個黨的普遍成員屬性卻像一群留著辮子的清朝遺老那樣,很溫吞,很八股,光講幾句話就能讓人想睡覺,沒有半點活力,更不用說什麼戰鬥力了。而且,心裏頭除了懷念蔣公,似乎根本沒有什麼中心思想,與社會脫節得很厲害。

至於垃圾黨呢,那可不得了了,除了金錢和權力之外,當然也沒有中心思想,但它非常知道要利用各種議題與現代進步思維來變現,變成現金,變成權力。

一藍一綠,一個就像活化石,像滿清遺老,一個卻是不折不扣什麼都能騙、靈活透頂的人渣垃圾黨與詐騙集團,什麼謊話漂亮話都敢說、只要有利可圖,什麼齷齪事都敢做。短期輸贏也許不好說,但長期以來的趨勢卻是高下立判,勝負已分。

統 VS. 獨

在台灣這樣一種滿腦子想著選票的假民主社會裏,很多人心裏頭肯定會有這樣一種迷思:我們應該順著民意走,否則黨就會滅亡。特別是許多藍營的人,更有此一思維,於是逐漸地越來越綠,我幾乎都快看不出來比方說吳敦義和王金平等人,和綠營究竟有什麼差別了。其他人其實也一樣,即便是最深藍的洪秀柱也一樣,比方說講一些什麼 “我們的統一是要去統大陸,而不是讓大陸來統我們”,這不是鬼話嗎?乾脆說統一地球好了。他們之所以講這樣一些連他們自己也不會相信的鳥話,無非就是為了討好所謂民意,因為台灣目前的主流民意是認為 “被大陸統一” 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因此,誰敢說我們就是要和大陸統一,根本沒有所謂誰統誰的問題,那他就會失去幾乎所有表面民意的支持。

而我要說的是,政治如果永遠都要這樣搞,那其實意味著大家都在騙,只是騙得多、騙得少的差別而已。台獨若是鬼話,反攻大陸豈不更是鬼話?台灣要統一大陸,讓共產黨當老二?有可能嗎?一來沒必要,二來做不到,三來根本不具正當性。國民黨連這麼小的一個島都能被一小撮人渣給打得落花流水,還能管理大陸河山?別笑死人了。

即便像洪秀柱那樣的深藍者都不敢說 “我們就是要統一”,因為他們相信,一旦這樣說,將會失去選票。但我是這麼想的:

第一,選票不一定會失去,而且恐怕會大大增加,終而成為新一波的主流。

我在1989年因為主張台獨被國民黨亂判叛亂之前一兩年,大約是1987或1988年吧,曾寫了篇文章提到,我相信台獨遲早會是絕大多數台灣人的想法或主要選項。

我那文章在那年代自然只是惹來訕笑,人們覺得我發神經,因為,1987-1988年那時候,島內主張台獨者幾根手指頭就能數完。那麼,我的信心究竟從哪來呢?當然就是來自於一種對於長期趨勢的判斷。短期的事情其實比較難預測,但長期趨勢卻具有一種穩定性,就好像我在20年前就能預見將來我們得和許多機器人當同事。只要你深入了解一些關鍵問題,那麼,進行這樣一些預測並不難。

當台獨勢力到達了這樣一個頂峰,我30年前的預言可說是具體實現了。但我能預測,這其實就是台獨的歷史最高點了,接下來就是長空,長期走跌,取而代之的就是兩岸統一。

我的各種判斷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人同此心,想像一下絕大多數人的心理和外在客觀環境變化,你就能抓住一種長期趨勢。到時候,說不定你想統一,大陸都還不一定有時間和意願鳥你。

換句話說,主張統一並不會喪失選票,而且說不定會成為絕對多數。我只期望,到時候可別又反過頭來糟蹋、虐待少數台獨異己。

第二,可是,萬一我的預言錯了呢?萬一選票跑光光呢?一個黨豈不是要崩盤?我的想法是:一個東西倘若是對的,那麼,成為正確的極少數,也絕對會比錯誤的絕大多數好。就如同納粹時期,極少數人反納粹,全倒了大霉,但是,既然反納粹是對的,我們就根本不需要去在乎什麼選票了。倘若最後證明我們的確是錯的,那麼,成為極少數其實也只是順理成章的事而無須遺憾。

總之,現在藍營這些人實在太不像話了。每次講起統獨,總是在根本道理上徹底弄錯了,總是把好好一件事給講得好像什麼台灣主權很重要,不容大陸侵犯;或是講得好像統一是很無奈的事似的,不知道是真的頭腦不清,還是因為畏懼島內主流聲音,所以跟著忸揑表態以免整個黨崩盤。可是,你要嘛就勇敢且清楚地說出你的統一主張,並且用乾乾淨淨的手段盡力去推展,盡力以理去說服人民,爭取支持,要不就是乾脆向台獨投降算了,國民黨新黨統統自我解散,全部加入人渣黨好了。這兩條路,你只能二選一,你不可能也不應該走一條極其曖眛而且企圖兩邊討好的偽路線,所謂既統又獨,不統不獨,無異自欺欺人。

王丹與 CIA

看看王丹底下講那個什麼鳥話?他說,這位陸生的 “網址竟然藏有藏密語”,「zggcdws」就是拼音開頭「中國共產黨萬歲」的意思”,還說這位陸生暗藏萬歲密碼之後,自己 “還開心地喊了ohyeah”,王丹指控這些的意思是什麼呢?意思是這位陸生思想有問題,所以身份當然也就有問題,言下之意就是間諜。你不覺得這樣一種指控很可恥嗎?一個中國人不能稱讚共產黨?就連我也常想加入共產黨,我確實由衷敬佩中共當局對於中國和世界和平的巨大貢獻。

你可以不認同我的想法,就如同我不會蠢到竟然像王丹那樣整天歌頌理當下十八層地獄的美國是什麼保障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一樣,但你若硬要這麼蠢,我也不至於想把你抓起來當成美國間諜,打入黑牢。

說起間諜,美國人和日本人無所不在(恐怕數以千計)而且胡作非為的在台間諜才應該繩之以法,因為他們才是為了自己國家的私利、真正傷害台灣長遠利益的人。這種人渣你不去抓,怎麼反而是去 “製造” 一個根本莫須有的所謂陸生共諜。說穿了就是想在島內搞綠色恐怖,搞政治鬥爭。真正傷害台灣人的美國惡棍和日本惡棍你不去抓,反倒抓一個根本什麼事也沒有的陸生來製造假案,營造恐怖氣氛,藉以攻擊異己,方便自己日後一黨獨大,永遠吃香喝辣。這不會太齷齪嗎?

講到間諜,如果那位陸生至今什麼罪證也沒有就必須抓,那麼,王丹肯定應該抓起來坐穿牢底了。我懶得多說,直接剪一段 2012年 12月12日我寫的留言如下:

一個異議人士是不應該跟任何政府機構拿錢辦事的,但王丹卻接受阿扁的鉅額資助,而且還 “榮獲”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簡稱NED) 的什麼碗糕人權獎。這個 NED是什麼組織呢?它不折不扣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 顛覆海外敵人的一個白手套,始於八零年代雷根時期,把CIA的文化滲透活動給變身成為一種所謂民主與人權組織,藉此介入敵國政變,資助反敵方勢力等等等,可說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所以有人把 NED稱之為 “第二中情局”。目前的主要頭號敵人當然就是中國。

中情局局長William Colby 曾經說,”成立 NED的好處就是可以以公開方式從事美國以往暗地裏進行的活動"。他說:”我們終於可以不必再使用祕密手段了,很多過去只能暗地裏偷偷幹的事,現在都可以光明正大公開地幹了,而且不會帶來什麼麻煩。”

NED的首任代理主席Allen Weinstein 也曾經這麼說:”我們今天公然進行的,其實大多是CIA 過去25年來所秘密從事的活動。”

痛罵莫言 “出賣靈魂” 的王丹,恰恰就是獲得這樣一個惡名昭彰、掛人權羊頭賣政治血腥狗肉的 “民主” 機構的人權獎。王丹甚至還把它寫進履歷裏,很得意呢。你說可不可恥?這樣的人,卻反過頭來高掛貞節牌坊,拿貞潔罵人,難道他以為大家都是北七?無法分辨基本是非?

這些東西,寫來滿紙污穢,實在很不想談這些,而且我也深知談這些東西的後果。但是,再怎麼荒唐,再怎麼是非不分,總該還是要有個限度。

陳真 2017.03.12.

=================
昔日聽眾變共諜 洪秀柱秒刪周泓旭臉友

民視 2017年3月11日

中生周泓旭,因疑似從事諜報工作,遭到聲押。而他臉書交友關係,活動紀錄成為外界焦點。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在,2015年5月與周泓旭在台大握手,兩人合照並分享到洪的臉書,但如今被發現,臉書上連結已經解除。

2年前的台大演講場合,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和中生周泓旭親切握手,兩人相談甚歡。照片被分享到洪秀柱臉書上,暱稱「周叔」,誇獎周泓旭。如今周泓旭,變成共諜嫌疑人,外傳洪主席,立馬斬斷好友連結。

記者vs.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是國共一家親嗎?)你講話有問題。」

拍照合影被扣上通諜帽子,洪秀主感到不以為然,助理也翻出連結,反駁切割說。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這照片不是刻意跟他拍的,就是大家在打招呼的時候拍的,何必呢,更何況這個人是不是那樣的人,都還不知道呢。」

照片的確還在粉絲頁,但稍作比對,打卡標記確實已經不復存,劃清界線意味相當明顯。不只洪秀柱,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毛嘉慶、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原本和周泓旭都是臉友,如今也已分道揚鑣。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我們不是保防專業的人,當然我們看不出來他(是共諜),今天我們再來跟他認識,可能大家就覺得是不是要有所防範,但當時候他沒有被什麼標籤阿,就是個普通的同學。」

政治人物目標明顯,交友廣闊,很難過濾爭議人物。但是民進黨議員,對於快刀斬亂麻做法,相當不能接受。

台北市議員(民)何志偉:「今天洪秀柱表達的態度,我覺得非常的不可取,因為她都沒有講明白說清楚,只是刪臉書刪照片而已,如果黨主席這麼好當,我也可以來當啊。」

============
Po共諜嫌犯合照?洪秀柱:不值得渲染

新頭殼 – 2017年3月11日

最高行政法院10日判決國民黨黨產確定遭凍結。對此,洪秀柱11 日上午受訪表示,她發現陳師孟準監察委員的威力很強,「只要他一上來,果然我相信、我也害怕」,司法院從此以後望風披靡,都在陳師孟監委的一聲令下,只要碰到藍色的官司都沒希望。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出席在國立中興大學體育館舉辦的國民黨全國青工總會運動會。對於共諜嫌犯周泓旭一案,媒體詢問,從臉書看好像與藍營幹部有互動,洪的臉書還放過他的照片,洪秀柱受訪則表示,就算有這回事好了,青年朋友到處都有,大家彼此見到,打個招呼、照個像,太正常、也太普通一件事情,不值得來大肆渲染。

媒體問,跟他互動的幹部都感覺不出他是個共諜嗎?洪秀柱說,大家不是都說感覺不出來(是個共諜),他是一個很會讀書、書呆子型的好學生。根據報載,也根據跟他有互動的朋友,都覺得實在是沒感覺。

對於最高行政法院10日判決國民黨黨產確定被凍結,洪秀柱說,一方面只好尊重法院裁定,但也發現陳師孟這個準監察委員的威力很強的,「只要他一上來,果然我相信我也害怕,司法院從此以後望風披靡,都在陳師孟監委的一聲令下,藍軍、只要碰到藍色的打官司的事情,大概都沒有任何希望了。這是我們要的司法改革嗎?」

==================
黨產會凍結藍黨產勝訴 洪秀柱疑是陳師孟威力強

今日新聞NOWnews

記者林人芳/台北報導

2017年3月11日

針對最高行政法院裁定國民黨帳戶資金不得解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今(11)日表示,尊重法院裁定;但她也暗批可能是「準監委陳師孟的威力很強」,未來在陳師孟一聲令下,藍營打官司大概都沒希望了!但「這是我們要的司法改革嗎」?

洪秀柱和吳敦義今天不約而同都到了台中中興大學,參加國民黨全國青工總會全國青工童玩運動會,只是沒交集和互動。

對於黨產案遭最高行政法院逆轉敗,洪秀柱表示,「只好尊重法院」,但她也暗指可能與陳師孟被補提名監察委員有關,「準監委陳師孟威力真強,他一上來我也害怕,就怕司法院望風披靡,他一聲令下,未來只要是藍軍要打官司,怕是沒有任何希望了,這是我們要的司法改革嗎?」

對於外傳洪秀柱刪除臉書中,與共諜案的周泓旭合照及貼文一事,洪秀柱當場否認,並秀出臉書內的合照;她強調:「與年輕朋友打招呼合照再正常不過,有必要大肆渲染嗎?」,「為什麼要刪臉書,我有做什麼錯事嗎?」

===================

陸生共諜FB網址解碼 王丹:共產黨萬歲

2017年3月11日

TVBS

畢業於政治大學企管所的陸生周泓旭,因為涉及共諜案遭收押,有學生透露,周泓旭在學期間,就很愛找準備報考調查局的同學喝酒,被懷疑動機不單純,甚至還擔任一家在台登記的貿易公司董事,民進黨立委認為周泓旭根本就想在台灣久留,旅居台灣的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還發現他的臉書網址,藏有密碼,解碼後竟然是「中國共產黨萬歲」。

上網點開陸生周泓旭臉書,被人發現有玄機,網址竟然藏有藏密語,「zggcdws」就是拼音開頭「中國共產黨萬歲」的意思,最後還開心的喊了ohyeah,但他的行為不只是在網路上而已。

記者王薀琁:「涉及共諜案的陸生周泓旭竟然還有貿易背景,登記的台灣永銘國際公司2013年就在香港成立,縣在地址在台北市的基隆路一段。」

永銘國際公司2014年來台設立,資本額1020萬元,賣家畜、花卉、傢俱等等商品五花八門,到了2015年公司變更,趕掛張姓男子和他自己擔任2名董事。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在台灣設立公司,顯然是有中長期打算居留的準備。」

周泓旭2009年就先來淡江大學交換學生,2012年進入政治大學攻讀企管所,期間接觸許多東亞所同學,並且喜歡和報考軍情局調查局喝酒,打聽考題和單位,也讓教授有所防備。

而周泓旭讀企管所還延畢了2年,當時指導老師是黃秉德教授,調查局查出,他利用念書期間吸收中央級部會官員,畢業後去年8月返回大陸,還用微信吸收外交部年輕官員,周泓旭行為看起來不像單純陸生,敏感身分動機讓外界關注。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