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

授權轉載:Richter Chen

昔時經濟狀況不佳,為了「貪圖」那比銀行多的利息,相信許多持家的人選擇跟會,召集的對象多半具有職業、地緣關係。

為了早日實現買房子的願望,母親向鄰居跟了些會。鄰居有位蕊姨,她的子女恰好與我家同數且同年,記憶中是個殷實的婦人,也是辛苦持家。

偶爾母親手頭寬裕些,會跟她購買肉包,那味道甚為鮮美,只不過小孩子不能吃多,就是一顆而已,往往吃完肉包還要把沾滿汁液的手掌再舔了又舔,過足癮頭而已。

蕊姨的女兒跟我同年,當時街坊的學童總愛玩配對遊戲,其實我一直非常介意與她被配對,因為她長得實在有點抱歉。

言歸正傳,基於母子多年的辛勤工作,也積攢了些錢,入伍服役後,我一直盼望著早點退伍,可以繼續念大學。

民國83年,在我終於可以休假回家後,有次見母親愁眉不展,問她也不肯說。後來老姐私底下告知母親跟的幾個會都被倒了,一下子就是很多個萬灰飛煙滅,當下聽了我也傻眼,因為我知道接下來的生涯規劃必定受影響。

返回部隊後,我向連長表達簽下去的意願,希望轉服後的薪水可以頂得上那些被倒掉的會錢。

那時的我,吃部隊睡部隊,一個月只花五百元,順便連菸都戒了,後來甚至志願到外島服役,倒也積攢了一筆錢。

也就是說,倒會事件直接影響了我的人生規劃。

不過蕊姨倒會後,全家連夜搬離,她們那間租來的房子就從此懸著,年久失修,連大門都破了洞。

老人家們的反應也是很奇特,總認為被倒會是跟會的必要風險,遇上了只能說是倒楣,罵一罵甚至打一頓後就沒事了。

母親於數年後,在一處菜市場遇到蕊姨,她只是羞愧地說了「歹勢」後就立即消失不見,想來她也是可憐,要養著這些與我們一樣大的孩子,還要喪失原來的生活圈。

再過了數年後,老弟告知在他的公司附近,看到了蕊姨的女兒,就是跟我同年那位。她也在市場彎著腰工作,背後揹著一個,手邊揣帶著一個。老弟開玩笑地跟我說「哥,你看看,你小學的伴侶現在已經變成老太婆了」。

我無意批判任何人,雖然我家倒了大楣,多年積蓄化為烏有,但是至少我們沒被打垮,反而越挫越勇,現在生活還是不錯。而蕊姨一家人倒了會,卻必須一輩子躲藏與良心不安,如果她們還有的話。

我想當年的我們願意原諒,可能還是因為「犯後態度還不錯」與「可憐苦命人」吧。如果他們倒會後過著揮金如土的生活,或是被逮到後連歉意都沒有,反而辯稱是「跟會必經風險」的話,那麼,我可能真的會狠狠地揍一頓,甚至上法院提告也必定不會輸。

因此,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原因正是如此。今天我公務員願意為國家犧牲奉獻,願意到山澗、到水湄,上山下海而放棄自己應該享有的家庭、夫妻與親子生活,甚至變成實際上掛名的家人,還不就是為了這工作與使命,並相信我這麼地報效國家,國家必不負我。

但是現在的狀況似乎是:國家因為理財不當,把我跟它的會給倒會了,當我回頭問國家怎麼辦,它只是以「少數應服從多數」、「這是必要手段」來搪塞,好似這會倒了,是我的不對。

你要退休人員留點錢給後世,但是重點根本不在於老人賺走年輕人的錢與機會,他們已經退休了,對於機會已經完全讓出了。若是我云,倒是想問問國家我那「失去的青春、家庭、親情與歲月」該找誰要?

倒會的人猶仍振振有辭地「教訓」被倒會的人,說你不該拿這會錢,為何不想想摟子誰捅的?是你國家不該這麼玩弄人民納稅錢,而非倒果為因。

更何況,倒會的人態度還囂張得不得了,一直痛斥被倒會的人貪心哩!

要共體時艱是吧,麻煩態度謙卑一點,還有從此之後別像個散財童子一樣地灑錢吧,一年八十億而造成對立,遠遠不及任何動輒千億的無效益建設吧,更何況,只是延後破產而已。爾俸爾祿,民脂民膏!

  • Jenny Kam

    很多人振振有辭說他貢獻國家,又說他們【領薪水馬上就緩過被倒,現在經濟過得不錯】………

    在我們90%勞工耳朵,
    卻是【高薪保障=貢獻國家】
    勞工誤以為【免費=貢獻】
    哭爸半天人家很委屈領高薪貢獻

    他們意思就是勞工都【低薪又要繳稅=沒有貢獻國家】…

    怪政府<=問題政府就是900萬勞工繳稅在維持,況且某K黨當政府70年就佔60年,你們要接爛攤子負責任,靠,你們70年都在搶勞工,懂不懂

    你們900萬勞工
    不覺得遇到噁心搶匪嗎?

  • 天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