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授權轉載)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談愛台急先鋒們的嘴臉

凡是名字後面有個啥咪的,比方說賴啥咪、段啥咪、吳啥咪、范啥咪等等等,就是所謂 「新潮流」或與其性質類似者,往往很會講話,滿口理想、理念,形象「清新」。

建議大家不妨先看一下這些愛台急先鋒「勇敢」「為民喉舌」的嘴臉:

我之所以稱其為「啥咪」,並不是因為怕被暗算或被告,而是因為我實在不願意做賤自己去批評這樣一些絲毫不值得批評、沒出息的人,除非是不得已得拿來當成一種「例子」,畢竟講抽象原則或概括性陳述往往難以理解,許多時候,你還是得直接看看實例比較快,你也許就比較能理解這樣那樣的一些人或一些事究竟大概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況或德性。

上面這位段啥咪,聽說還是新潮流的什麼「總召集人」。當然,這些都算是徒孫輩了;恐怖時期不見人影,太平時期才跑出來喊革命的那一類愛台急先鋒。而且,隨著黨的勢力坐大,革命愛台之聲也就越喊越「勇猛」;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需不定期發表各種荒腔走板囂張跋扈的愛台反中言論就夠享受好幾輩子不愁吃穿了。我敢說,天底下絕對找不到這麼輕鬆寫意而且又能年收千百萬的工作。我真不知道納稅人每年至少花一千萬養這樣一些吃飽閒閒整天講些毫無營養的鳥話的鳥人型立委,究竟有何意義可言。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從「六四」談起那些被扭曲的歷史

「六四」 中,打死軍警的事,台灣當年也有大量報導,但說法是「人民英勇抗暴」,不過,台灣媒體倒是從來沒說竟然打死這麼多軍人。至於那個擋坦克車的鏡頭,更是傳為人民英勇抗暴的影像經典。事實上,要是軍警沒有節制,哪會被打死這麼多人?更不可能連開個坦克車都會打輸一小撮沒有正式武裝的民眾,連坦克車都被人佔領,拿來當玩具把玩,天底下有這樣一種「屠殺」嗎?

當然,影像本身是不會說話的。因為你無從判斷官方是否事實上也樂於見到某種暴亂的產生及影像流傳,藉以合理化某種鎮壓的正當性。

台灣的美麗島事件中也有許多被所謂「暴民」打傷的軍警血腥影像,比方說其中有一位警察,滿口牙齒被「暴民」用狼牙棒給打掉,鮮血直流,痛苦不堪。但是幾年後,真相浮現,這些所謂暴民確實是暴民沒錯,但主要都是國民黨找來的,自導自演,另外有一些則是先鎮後暴,故意先用鎮暴部隊把你打得稀巴爛,逼你動手反擊,然後媒體就拍下「暴民行凶」的畫面,引來全台人民的譴責。

我當然不是說六四的軍警被殺也是自導自演。我相信不是,但也只是「相信」,而非「知道」,畢竟真相如何還是得需要更多時間與證據。共產黨對六四諱莫如深,也許顧慮的並不是外界反應,畢竟來自西方社會的抹黑與攻擊那麼多年也都熬過來了;最主要的顧慮應該是那些當年牽涉其中但還活著的領導及其相關政治勢力。因為,一旦檢討起六四,必有褒貶評價之舉,必有歸責之一方,萬一不服氣怎麼辦?總之屆時權鬥難免。為求安定起見,能先不談就不談。

重點是,你不談,外界還是大談特談,而且談論往往非關理性與事實,而是全懷著政治惡意動機的抹黑式談法。在這樣一種近乎一面倒的不對稱評價中,共產黨恐怕只會吃下一些啞巴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談「卑劣的行徑」

如今,民進黨才執政兩星期,竟然馬上改口說台灣會有缺電問題,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是要重啟風險疑慮最高的核一廠一號機。我在想,林義雄是不是應該出來給個說法?當蔡小姐在選舉前保證民進黨執政既不需要核能,同時也保證不會缺電時,台電還發出聲明表示:「這怎麼保證?再生能源的不確定性太高,不可能靠這個保證不缺電。眼前狀況是核一廠 2017 及 2018 年兩部機組就要除役,瞬間少掉 4% 電力。如果核一到核三延役問題不討論,地方政府禁燒生煤問題不化解,那麼,今年 7 月 2 日指考當天備轉容量率降到 1.9% 的瀕臨限電危機,就會再發生。」

結果,台電的這番如實聲明,遭到民進黨攻擊說是在「恐嚇咱台灣人」、「欺騙咱台灣人」。這個黨,整天動不動就是講「咱勇敢的台灣人不是被嚇大的」那套族群煽動說詞。而且,所謂反核團體還因此控告台電發言人,說他造謠,以刑法罪名控告他「偽造文書」,還說台電「若膽敢再說缺電,每說一次,我們就控告一次。」至於一些所謂反核人士更是離譜到爆,完全就是以一種信口開河隨口撒謊造謠的方式在「反核」,比方說有一位旅日「作家」(我不確定是不是作家),竟然說,即便是在最炎熱的夏天用電最尖峰,台灣的備載容量還有 23~28%!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我們多自由跟卸任的馬英九總統

第二個想說的是我所仰慕的馬英九。我仰慕的國內外政治領袖不多,當代或近代人物中,甘地不算的話,金大中應該排名第一,馬英九亦名列前矛;善良,溫和,理性,正直,文明,能力好,知識豐富,聰慧,行事嚴謹,守法,清廉,幽默,生活單純,無私,勤奮,踏實,平實,低調,樸素,平易近人等等等。除了守法守得有點守過頭以及尊重體制尊重得好像腦袋有點硬硬的不轉彎之外,我找不到他的任何缺點。在台灣這樣的社會中,居然會出現這樣良善正直的政治人物,我只能說是一種特例。

當然,我知道我這樣講恐怕又要惹禍,這島上沒有幾個人會認同我講的,而這恰恰也就是我要說的問題癥結所在,就如同我三十年前闖禍的那本講義中所引用的那段話:主流媒體總是煽動我們去懷恨那些一心善待我們、為我們付出代價的人,卻同時操弄我們去崇拜那些藉著傷害社會大眾利益來謀取私利的人。馬英九恰恰就是這段話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一個極其罕見的良善優秀正直清廉的政治人物,竟然就這樣硬是被「白白布染到黑」,硬是醜化抹黑造謠羞辱得簡直臭不可聞。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玩民主

國民黨如果會搞民粹,我馬上買一串鞭炮來放!普天同慶,天佑台灣!既然我們要玩民主遊戲,其實民主不就是一種民粹嗎?我不相信有什麼「理性的民意」 VS. 「不理性的民意」的區別。所有民意基本上就是一種被塑造的非理性結果。也許這不一定是一種 「必然」,但你恐怕也很難在現實世界找出反例。我很難想像有一種民意是能夠超越於、並且領導或足以改變既定社經權力結構的。

國民黨的問題就是它太不民粹、太不民主了,它總是想當一個(自以為)理性、(自以為)善意的指導者,但群眾所需要的卻是群眾語言,一種非關理性的認知與情緒。這於是註定了國民黨越是改革就越會趨於滅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造勢與民意

我常刪一些綠色生物的留言,始終感到很不解,為什麼這島上綠油油的人那麼多,卻從未見過一個稍微會講點道理的人?真是從沒見過。抹黑謾罵造謠的就不說了,水平好一點的,好像永遠也都只是使用各種修辭 (而非議論),藉以宣示 “我方神聖立場",或是表達態度(例如表達對你的不屑),或是表達某種唯心式的道德誡命 (例如你應該愛台灣國、愛什麼鄉土之類),或是自以為很理性很正義地講一些難以想像的蠢話,好像連一點點道理也講不出來似的。

之所以會有這樣一種極度拙於說理、甚至直接以抹黑造謠取代議論的現象,不知道是不是跟台灣幾乎無時無刻都在選舉有關,因為選舉玩的就全是這一套,絲毫不講究以理服人(台灣人哪會在乎什麼道理或政見),而是著重在「造我勢、損敵勢」;彷彿只要想辦法製造出一種「聲勢」,創造出一種「印象」,然後我方就勝利了似的。於是你看,這樣一些長久以來被選舉洗禮長大的人,他永遠只會寫上幾句零零星星星的傻話,無非就是損你,笑你,罵你,抹黑你,或是通常都是乾脆直接造謠。

比方說,他要打擊服貿,他根本完全不會跟你談什麼服貿條文,直接造謠就行了。比方說,自由人渣報說服貿只要一通過,台灣將有四、五百萬人會失業。另外還有一說是:服貿只要一通過,至少一千萬個骯髒邪惡的大陸人就會合法登陸台灣,取得選舉權,藉著人海戰術,往後將贏得台灣每一場選舉。比方說,民進黨要打擊ECFA,他就說,這下完蛋了,我們美麗乾淨的公園與街道將到處會被骯髒沒水準的陸客給拉屎拉尿,甚至還喊出爆紅的順口溜,說只要ECFA一通過,台灣女人將嫁不到老公,台灣男人將統統失業,至於我們的小孩,個個將會被下放黑龍江勞動改造等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納悶台灣的選民

政客是不值得點名批判的。我之所以不惜做賤自己講這些,只是因為實在很納悶,台灣人為什麼修養這麼好?居然可以容忍這樣一種低能無品的草包政客繼續糟蹋公眾權益,繼續囂張跋扈地胡作非為?難道我們處在一種民國初年的地方軍閥割據時代?

我更納悶的是,台灣人難道在選前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樣一個人之全然不適任且不可信任?我最納悶的是,是不是往後選舉,只要操弄同樣的卑劣手法,照樣還是可以高票當選,照樣變成全民膜拜的神?難道痛苦歷史只能一再重演,難道人們永遠都無法從中學到教訓,徹底摒除唾棄一切卑劣手段?讓政治至少乾淨一點,至少有點是非善惡的基本準則與人性,不應該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不應該總是忠奸易位黑白顛倒。

如果我們不在乎手段的善惡,最後付出重大代價的,絕不會是翻雲覆雨從中漁利的政客們,而是你我一般人以及下一代。這些極其簡單的道理,講了幾萬次,講到我都很不好意思再講了。你不要以為好像政壇上這樣胡作非為或跟著起鬨當幫凶當無恥政客的走狗好像很好玩很刺激,你其實只是在玩你自己,玩爛你所生存的社會,玩掉你自己往後應有的美好生活環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善惡

過去國民黨最擅長的就是透過主流媒體洗腦,操弄學生,煽動民粹,造謠抹黑,講一套做一套,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沒想到,綠出於藍,民進黨及其各界同路人,幹起這一套抹黑造謠洗腦煽動民粹的把戲,更加生動熟練,簡直就是深入人心。

民進黨剛創黨時,充滿理想,人民卻唾棄之;當它以光速般的速度腐爛,開始向國民黨看齊時,人民對它的支持度卻迅速飆升。特別是當許多舊國民黨時期最為惡質腐敗的、以李登輝為首的地方黑道與金權勢力 (例如過去幫國民黨打前鋒攻擊黨外不遺餘力、幫國民黨買票作票的自由時報老闆林榮三,被林義雄告上法庭,甚至林義雄還把這些齷齪的賄選過程與司法陰暗掩護,寫成兩本描述舊國民黨之腐敗的書,一本叫「虎落平陽」,一本叫「古坑夜談:雨傘下的選舉」) 隨著所謂本土化,隨著廉價群眾語言的崛起,紛紛由藍轉綠,改掛綠旗,甚至成為「台灣之父」,成為綠營的神,更加變本加厲地胡作非為。

過去與現在,島內政治的操弄抹黑與貪婪勾結本質並沒有什麼改變,誰在這一點上佔了優勢,誰就勝出。就連馬英九那樣一個找不到任何污點、非常難以抹黑的公眾人物,一個在人品與能力都屬一流而且乾淨得近乎道德潔癖的好人,依然可以被抹黑成無能貪婪惡棍,更不用說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替自己辯護的一般人了。在這島上,誰敢違逆主流,誰就會被妖魔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對於大陸人的仇恨與蔑視

對岸對於台灣的這些觀察完全正確,而且描述得相當溫和委婉,實際上,綠色生物及台灣一片綠油油的所謂媒體,每天之處心積慮煽動對於大陸人 (在台灣不許講大陸人,而必須說 “他們中國人" 或 “死阿陸") 的仇恨與蔑視,完全到達一種若在正常國家肯定會被繩之以法的瘋狂地步。你們在島外,我在島內,面對這樣一種無孔不入、無日無之的無恥卑劣行徑,我的感受理 應比你們深刻許多,而且更加恨之入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赦免阿扁

大赦也好,特赦也罷,我主張赦免阿扁所有罪行。這件事特別應該由馬英九來做。
我知道我講這個,很多人聽了會不爽,特別是藍營這邊的人。但這種事沒個必然對錯,我只是說我心裏的感受與主張。即便你不認同,你也很難扣我帽子,因為我大概是全台灣第一個公開指出阿扁做為一個政治人物之惡劣及不可信任。早在1990年代初期,我就給他取了個「天下第一號大壞蛋」的綽號,可是,他的美名與聲望卻逐日攀升,終至來到顛峰,2000年當上總統,一度支持度高達八成,成為台灣之子,台灣之光,無數台灣人的偶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感受

正常人看到這樣的事,肯定也會覺得痛苦。在這一點上,絕大多數人總算來到一個共同的心理基礎上。平常有些事,難以言說,因為你的世界同我的世界長得不一樣,甚至截然相反,你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也因此,你無從知道、遑論體會我所要說的一切。但在這樣一個共同心理基礎上,你有沒有可能,或者說,你願不願意透過想像,想像一下我想說卻說不上來的那一切?你有沒有辦法想像,類似像這樣的女童遭遇,假若不是一個,而是千千萬萬個,假若不是偶發,而是無日無之、肆無忌憚地隨時發生且任意為之?你有沒有辦法想像,當你清楚地知道這一切,並且就在你眼前不斷地發生時,那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背後那些假設

我常舉個例,假若哪天你被誰給拉住手臂,攔住去路,你手一推,想把對方推開,企圖掙脫,並且一邊推一邊尖叫說:「叢啥小,閃啦,不要拉啦!」旁人看到了,毫無疑問你是在吶喊自由,但是,如果因此說你是個自由主義者,那就真的是想太多了。

在英國十年,從來沒有一個西方人問我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染黑?在台灣,一個月平均大約會有15至30個人會問我這個問題: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去染?我總是啞口無言。這在我聽起來就好像問一個人為什麼不去當和尚,為什麼不出來選美一樣難以回答。我沒事幹嘛一定要去當和尚呢?

為什麼不染髮?問久了,為了娛樂大眾,我就瞎掰一些自嘲的笑話,把自己說成老公公,讓人們進一步感到開心。我發現,亞洲人,特別是台灣人,特別喜歡在外表上著墨。但我在此要說的是一種「知識論上的不對等」(這個嚇人的名詞是我自己瞎掰的),簡單說就是問題的兩端其實原本應該是對等的,為什麼要當和尚,以及為什麼不去當和尚,這兩個問題的「命題地位」或「知識論地位」應該是一樣的,就如同為什麼要染髮,以及為什麼不去染髮,兩者地位一樣。但是,因為某種偏見或某種因素,使得問題的形成往另一頭傾斜,在一種原本平凡無平的事物中,硬是畫出一條常態與異樣或變態的區隔。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看台灣的新聞

歐巴馬訪問古巴。BBC 在台灣時間今天凌晨兩點多現場直播古美兩國總統的聯合記者會,前後一個多小時,看完都已經快凌晨四點了。

古美兩國去年建交以來,各方自然有各種評論。依我看,對付主要敵人–“中國",顯然才是美國的主要核心考量之一。美國與伊朗關係的所謂 “解凍",基本上我也是這樣看的。此地的所謂和平進展,也許就只是為彼地的衝突與戰爭做好準備。但我不是要講這些,而只是要說台灣媒體的低能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看完BBC的記者會現場轉播之後,我轉到台灣的各大電視台,看看台灣方面有沒有相關報導,結果找到一個什麼 “寰宇新聞台",談到古美建交,談論的焦點竟然是什麼古巴人的天生熱情浪漫,還說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古巴隨處可見的帥哥美女充滿拉丁風情的熱舞,在古巴大街上就能隨時隨地扭腰擺臀,然後畫面上就出現一些甩哥辣妹迅速搖擺的美臀特寫。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國民黨的淪落

老實說,在權勢上,國民黨想打敗民進黨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除非他開始學習「民進黨化」,就如同當年民進黨青出於藍、努力向國民黨看齊一般,開始學習如何掌控媒體,進行煽動、洗腦、造謠、抹黑、抗爭等等等,進行無日無之的攻擊與鬥爭,同時也加強對我方人員之造神與美化;並以愛台灣為藉口,無時無刻就只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捍衛台灣主權!抵制一切對台灣有利的政策與作為!努力把國家搞爛,讓社會發展停擺,並且盡一切力量從事各種無法無天的官商勾結與利益輸送,盡一切力量中飽私囊和黨庫,並以國家資源為餌,賣官鬻爵,利誘或威脅各方勢力,乃至干預司法,廢棄各種典章法制,使之成為一黨或一、二人意志之呈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進一步鞏固黨的力量與權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回應幾則留言

許多言論,必須制止就是必須制止。當然不是用武力強迫封口,而是說,在一個文明社會裏,許多荒唐可惡的無恥言論是被法律或眾人理應具有的基本道德意識所禁止的。例如,鼓吹仇視或鄙視特定族群。

比方說,去年夏天,英國倫敦大學一位地位極高的皇家院士,同時也是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叫做Tim Hunt,他只不過講了一句玩笑話說,"在實驗室裏,跟女生當同事很麻煩"。上下文的意思好像是說,女生比較容易會有一些感情上的轉移或投射。結果,幾天後馬上被轟下台。

但在台灣卻每天比這個不知道嚴重幾百萬倍的無恥言論天天都是,整個自由時報可以說就是這樣一個族群仇恨與醜化的宣傳機器;網路上更不用說了,誰敢對大陸稍微表示一點友善就會遭到各種完全沒有分寸甚至沒有人性的惡毒攻擊與醜化或造謠,億萬倍於黃安之所為,但大家卻不但無所謂,反而肯定這樣一種極度瘋狂病態的惡劣行為。至於什麼 “支那賤畜"、"死阿陸" 等等,幾乎就是綠色生物的日常慣用語。

這樣一些荒唐可恨的無恥作為,在這個綠油油的島上,不但不會受到任何來自法律或來自專業社群內部的嚴懲,反而會變成英雄,變成明星,變成戰神。

如果這麼荒唐的現象,長久以來瀰漫整個島上,居然都不會引起各位的憤怒,我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說了,只能說很可悲,這個島沒救了,它始終是各方人渣的戰利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虛榮

虛榮看不見,但你輕易就能聞到它的氣味。比起西方人或西方學生,除了智能不如人以及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之外,台灣人或台灣學生還有個很明顯的特質就是極度虛榮。也許是因為過度自卑吧,所謂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在這島上,總是四處瀰漫著一股非常濃厚的虛榮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切莫得罪小人

所謂寧可得罪君子,切莫得罪小人。有些人與事,我敢批評,因為我相信對方終究還相信一點善,終究還是個君子,只是也許腦袋有點進水而已。但是,那些我所確信是小人的,我真的不敢不敬;你光是思想不夠綠不夠正確都已經飽藏禍患臨身了,哪還敢對意氣風發的小人們不敬。

各位可能看得有點一頭霧水,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我也只能說這樣,沒敢說得更精確了。這個病態社會,長年以來,捧出一些人渣等級的垃圾,造神,畫光環,抬舉其一言一行。若要說得更仔細一些,比方說一些年輕的或中年的所謂理想家,所謂社運人士,所謂作家,所謂名xx或親x的xx等等等便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談道德

我大約看了修亮提供的這個連結:

與蓄奴者切割 哈佛法學院廢除院徽

我的想法可能跟各位不太一樣,但我若要把話講清楚,恐怕得寫上一本教科書。千頭萬緒,大約也只能簡單這樣講:

首先講到「道德」二字,英文叫 morality。英文沒問題,但我不太喜歡使用中文「道德」一詞,也許因為華人社會往往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圈圈叉叉,所以道德一詞在中文裏頭似乎隱含著一種貶意。但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辭彙,所以姑且也只能道德一番。

我發現,道德有好多敵人,比方說缺乏一致性、工具化、原則化、行為主義式等等等等等。我不知道別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鄙視綠色生物,對我而言,我之厭惡乃至痛恨,與任何政治立場或主張一點關係都沒有,一個人想統或獨或想左或右,我都沒意見。讓我鄙夷厭惡的純粹就是因為敗德。綠油油生物之敗德,罄竹難書,但我懷疑有多少人是因為這樣一種原因而唾棄這些混蛋人渣。

比方說不一致。道德之所以成為道德,它總得有些所謂概念本質,比方說它應該具有一種概念上的一致性。例如,如果別人到大陸念書、到大陸經商就是台奸,就是賣台,那你自己為什麼就可以?比方說,台南有位綠油油的女立委 (我實在很不屑而非不敢提起這些不值得一提的人的名字),她老公就是拿大陸學歷。別人問她說,為什麼別人去念書就是不忠不義,妳老公去念書就是仁義道德?她回答說,她老公去念書是為了了解敵人,換言之就是為了愛台灣。這就是一種不一致。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談一窩蜂、媒體與時間

在台灣,很多事是全民運動,很難批評;略有不敬,便會得罪一堆人。越是文化落後地區,這種義和團心理似乎就越顯著。小至布袋戲、漫畫、流行歌、整天甩哥正妹、整天爆奶爆紅爆夯等三爆文化不能批評,大至連 「台灣」 或那個綠油油的黨及其一堆尾巴團體,甚至也成為一種 「不許不敬」 的對象。

涉及特定族群的,理當尊重,不應褻瀆,畢竟那是特定一群人;至於其它,看你要怎麼辱它、笑它、貶它,全是你的基本自由。重點是,在這講究人多就是真理、集體性格十分強烈的島上,你敢不敢、或有沒有可能讓你行使這項基本自由?事實上,就連明明是一些爛到難以想像的低能低俗大爛片,你都沒法大方、安全地批評,因為它賣座,觀眾多,人多就是真理;而且,一旦影片帶有某種所謂台灣意識,更是成為一種絕對 「不許不敬」 的神聖標的。

現在要講的,倒不是有關自由,而是有關批評本身。現在要講的,只是一個其實連三歲小孩也能懂的道理,但卻似乎總是被扭曲,因此常得再三重申,以免得罪眾人或傷感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黃安返台就醫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稱不上什麼英雄好漢,他應該檢舉的不是與政治無多大關係的藝人,而是那些遍佈綠營、說一套做一套、整天鼓吹族群仇恨藉以謀取私利、嘴巴喊反中喊台獨,但卻私下勤走兩岸大搞政商關係、大賺人民幣的政客及其一大票同路人。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不足取,但比起像這位施醫生這樣一種一窩蜂打落水狗的行徑,卻要高尚許多。

至於黃安,哪一點稱得上如施醫生所指控的什麼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假若黃安是「反統剋星」,他恐怕就會被捧成台灣英雄、台灣之光。x它媽的天底下有這種道理?這像個文明社會嗎?你可以反統,別人不能反獨?一反台獨就是「殘害台灣人」?媽的實在可恥透了頂。

這樣一種誅心式的法西斯攻擊更不應該出自一個醫生的嘴裡,因為病人就是病人,藍的是病人,綠的也是病人,都是一條命,更不應該在一個人重病垂危之際,竟然去對一個個人做這樣一種惡毒的攻擊。

二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對於綠營稍有不敬,便會立即招來無數的攻擊抹黑羞辱造謠與迫害,無日無之,全然瘋狂地為所欲為,這樣一種強欺弱、眾暴寡的法西斯心態,誰成為主流誰便一窩蜂囂張行事的行徑,才是真正可恥,半個多世紀來卻始終是台灣的一個基本現象,甚至不斷變本加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