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授權轉載)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談黃安返台就醫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稱不上什麼英雄好漢,他應該檢舉的不是與政治無多大關係的藝人,而是那些遍佈綠營、說一套做一套、整天鼓吹族群仇恨藉以謀取私利、嘴巴喊反中喊台獨,但卻私下勤走兩岸大搞政商關係、大賺人民幣的政客及其一大票同路人。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不足取,但比起像這位施醫生這樣一種一窩蜂打落水狗的行徑,卻要高尚許多。

至於黃安,哪一點稱得上如施醫生所指控的什麼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假若黃安是「反統剋星」,他恐怕就會被捧成台灣英雄、台灣之光。x它媽的天底下有這種道理?這像個文明社會嗎?你可以反統,別人不能反獨?一反台獨就是「殘害台灣人」?媽的實在可恥透了頂。

這樣一種誅心式的法西斯攻擊更不應該出自一個醫生的嘴裡,因為病人就是病人,藍的是病人,綠的也是病人,都是一條命,更不應該在一個人重病垂危之際,竟然去對一個個人做這樣一種惡毒的攻擊。

二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對於綠營稍有不敬,便會立即招來無數的攻擊抹黑羞辱造謠與迫害,無日無之,全然瘋狂地為所欲為,這樣一種強欺弱、眾暴寡的法西斯心態,誰成為主流誰便一窩蜂囂張行事的行徑,才是真正可恥,半個多世紀來卻始終是台灣的一個基本現象,甚至不斷變本加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政治上的判斷力

國父把人在政治上的判斷力分成三等: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我應該屬於後知後覺。在事情發生之後,慢慢地才恍然大悟。

例如所謂911,事後多年,慢慢地我才約略明白911若非自導自演,至少也是美國所事先知情、甚至渴望發生、並且給予促成的。可是,在那當下,同情都來不及,誰會去懷疑這一切攏是假?

例如,跟那麼多所謂黨外同志相處那麼多年之後,我才逐漸看清這些人的各種不同嘴臉,豺狼環伺,而我卻看不出來,直到一切如此不堪聞問之後,我才清醒;原來,個人的權力與暴利等等,才是他們的關切重點,至於各種所謂理想或什麼普世價值,在他們眼裏根本不值一個屁,只是一種幌子,一種攻擊武器,一種騙取選票的工具。就如同二十幾年前我也曾經以為美國是個愛好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越描越黑

有個老員外娶媳婦請客,等半天,客人只來了一半。員外嘴裏咕噥著:"怎麼搞的,該來的貴賓現在還不來!" 圍桌磕瓜子等上菜、等得快要低血糖發作的賓客們一聽,心想:"媽的,意思是說我是不該來的遊民散客嗎?" 一氣之下,走了一些人。

員外一看有人走了,心一急,脫口而出說:"唉呀,該來的不來,這下連不該走的也走了!" 原本繼續堅守餐桌的客人一聽,心想:"媽咧個逼,意思是說應該走的是我嗎?" 於是又走掉三分之一。

員外這下心裏更急了,在後頭追著客人說:"喂喂喂,別走啊,誤會啊,我不是在說你們啊"。這一說,慘了,原本死守餐桌堅持等上菜的最後三分之一也凍未條了,不是說他們,那就是在說我們囉,於是全都翻桌離去,留下空蕩蕩的一場宴會。

有些時候,我的處境就跟這位老員外差不多,不管怎麼講都講不周全,越描越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說故事

身邊有人常懷疑我轉述世界名著的真實性。真的是那樣嗎?人家世界文學大師會那樣低級地寫東西嗎?"等待果陀" 何等名著,會出現什麼 “自己講笑話自己笑到尿褲子" 的情節嗎?

基本上,我的轉述應該都是真的,但你知道,轉述這東西就跟翻譯詩一樣,難免加油添醋;有時是故意瞎掰,例如我敢保證等待果陀裏絕對沒有 “口吃患者買汽水" 的笑話;有時則是記憶難免有誤,畢竟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就幾乎不再閱讀這些所謂 “閒書",而全在學術書堆裏打滾了。這些閒書,大部份是在國中和國小階段讀的,另一部份是在念大學時。直到最近一兩年,因為每周甚至每天大量時間都在等車、坐車,零碎時間很多,才有一點機會重新複習這些閒書。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談各層面的關係

說,大家都會說;光是說,或是說個不停,有意義嗎?意義難道不是來自 “做"?你與其講一千萬句,不如去做一下下。這意思當然不是指的一種行為主義上的意涵,並不是說你得拋頭顱灑熱血或實際投入政治才有資格談政治,而是說,政治是一種無所不在的東西,你不可能有一秒鐘脫離它,因此,你勢必得面對這樣一種像空氣一般分分秒秒環繞你四周的東西,這時候,你是什麼樣的人,自然就決定了你會如何面對這樣一團無所不在的空氣。你說這空氣是政治也好,說它是一種現實世界也罷,總歸你得決定讓自己在這樣一種世界中,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然後你的話語自然就會取得它應有的意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醫師寫下的20件事

所謂《長老教會》,就在上星期二 (1/19),由長老教會總會總委會發給全體教會一道 |指令|,文件名稱叫 「對2016年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的信息」。該文引經據典,其實不外就是要說:現在民進黨掌權了,大家務必要聽話,要乖,要順從。為什麼呢?這群綠油油的神棍說,因為《羅馬書》第13章第1節裏頭說道:「人人都應順從國家的權力機構,因為權力的存在是上帝所准許的;當政者的權力是從上帝來的。」換句話說,民進黨是上帝所揀選,他的權力是上帝所賦予,所以你們要乖乖聽從上帝的使者–民進黨–在地面國度上掌權。

這樣還不夠哦,綠油油的教會進一步引用《路加福音》第一章第47節及49節的一首詩歌,讚賞綠油油的勢力「成全了大事」,意味著他把萬惡的國民黨推翻了。《路加福音》第一章第52-53節如此說道:「他把強大的君王從寶座上推下去;他又抬舉卑微的人。他使飢餓的人飽餐美食,叫富足的人空手回去。」同時還噁心地引用《彌迦書》第六章第8節:「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藉以推崇蔡姓女士當選總統當晚的所謂「謙卑」論調。

連聖經都能如此扭曲,更不用說什麼證據了。證據對他們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而所謂聖經也只是神棍們的一種政治鬥爭工具。這些人的心態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敵我二分:只要是我方 (台灣人) 的政治勢力,不管怎麼無恥齷齪都沒關係,對其罄竹難書的卑劣惡行一概視而不見;至於敵人 (即大陸人或他們口中的所謂中國人),即便乾乾淨淨清清白白,也硬是能把你整個抹黑鬥臭。

將近三十年前,義光教會一位牧師送我一個長老教會《焚而不毀》的胸章,我總是把它別在醫師白袍上,十分珍視。但後來就不知給扔哪了,因為毫無價值,甚且令人鄙夷。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台灣的社運

今天巴勒網若也像那些人渣那樣,來搞一些鎂光閃閃的事,配合無恥媒體及一幫文人買辦的哄抬,把我們自己都包裝成美妙動人的理想家社運家,巍巍峨峨地領受眾人的仰慕與歡呼,然後站出來說我們願意進一步犧牲奉獻,願意進一步承擔更為巨大的責任來拯救巴勒斯坦人,請你選我當立委,我願意做更大的犧牲奉獻,扛起更沉重的拯救世界責任,請問你信嗎?這不是自欺欺人嗎?如果你在廟堂之外都辦不到的事,你進入一個小廟堂之中,當然更不可能辦到,要不然也不叫做社會運動,而該叫選舉運動了;甚至連社運也該免了,直接恭請哪個政治人物來當我們團體的董事長,直接為我們做這個做那個不是比較快?還需要社運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在選後談統獨與周子瑜

我們特別應該唾棄那樣一些在一面倒的主流氛圍下,高舉順風旗,搭順風車,吃香喝辣,左右逢源,但卻又異常 “勇猛" 地傷害少數異己的人。即便你的表面立場好像跟他一樣,你還是應該在道德上唾棄這種人,因為只有人渣才會如此 “勇猛“。

比方說,我今天如果跟著一大群人圍毆一個小女孩,我拳頭腳踢打得好用力好爽,你會因此佩服我的 “勇敢" 或 “勇猛“嗎?你會崇拜我,說我是戰神、戰將嗎?還是對我的 “勇敢" 與 “勇猛" 感到鄙夷呢?

相反地,假若有個人,他的政治主張與我不同,但他面對千夫所指亦往矣,那我還是得在道德上承認他的勇氣與重要道德價值。這就好像當你看到一大群流氓拿刀拿槍欺負一個人時,你站出來制止,這才叫做勇氣或勇敢不是嗎?

在這島上,一片綠油油,整天傷害少數異己,這樣一些混蛋,如果他也敢去大陸如此高喊台獨,那我就佩服他。同理,大陸上的一堆民族憤青,誰對祖國稍有不敬,甚至連不敬都稱不上,他們同樣便視之為敵,視之為民族罪人。這樣一些憤青,其實應該親自來台灣一趟,四處表達他的 “憤怒" 才像樣。

胡適當年面對一種所謂愛國熱潮時,他說:"容忍比自由更重要“。這意思用我的話來說就是,自由這個概念其實恰恰就是為少數異己乃至異類或怪胎而設。如果是多數主流,簡直就是可以為所欲為,還需要強調什麼自由嗎?在這密不通風、思想單一膚淺、價值極度簡化的島上,我知道自己很怪,因此對自由更是十分渴望而不可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政治上的詐騙

在台灣,"詐騙" 稱得上是主要產業之一,每年營收上百億。但這只是指一般的個體戶、零售商,真正的詐騙大戶是政黨及其無數的御用媒體、御用 “社運" 團體等等,以及一票吃香喝辣、名利雙收的名人、文人買辦,滿口進步理想,正義凜然,講的是一套,做的完全又是另一套,好話說盡,醜事壞事做絕。這年頭,誰掌握了媒體,誰就是老千的王,千王之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陳真 談政治正確

這年頭,在台灣,如果有人往自己身上巍巍峨峨地貼個什麼意味著反中反華、反核、反伏冒糖漿或是什麼 “恁爸主張台獨" 的流行標籤,我就會懷疑這個人的品性或智能,他要不是智能有問題,便是人品上令人難以恭維,並不是他訴說的内容對或錯,而是表達形式上出了問題;不是對錯問題,而是窩不窩囊、美不美的問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ISIS與台灣成為反ISIS的重要成員

這回竟然還公開點名台灣是反ISIS的重要成員,希望世人不要忽略台灣的 “貢獻"。你想想,一個真的會在乎你的生存福祉的人,會如此把你往火坑推嗎?會老是想把你推向恐怖戰火嗎?藉以充當滿足西方利益的一種犧牲品,就如美國在世界各地之所為,用各種堂皇名義、漂亮說詞,什麼民主啦,自由啦,人道介入啦,維護世界和平啦等等等,努力在世界各地挑起戰亂與烽火,藉以傷害敵國,從中漁利。

台灣政府及台灣社會不但不生氣自己被推入火坑,反而還感謝美國的提拔,感謝美國政府公開點名台灣;謝謝主人,被主人點到名,真是十分榮耀。這樣一種荒唐與無知,真是世所罕見,不可思議。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談暴民的自由

看看島內,這些高舉所謂民主自由大旗的所謂進步人士及其一票喊打喊殺的徒眾,每天是如何在傷害少數異己,甚至你連保持沉默都經常會被視為一種對主流政治思維的挑釁與不敬,進而受到暴民們的嚴懲。

於是,打落水狗的暴民成為英雄,但你試著去批評一下他們的主子或神主牌試試,保證會讓你痛不欲生。

應該是去年吧,成大歷史系一位教授王文霞,不是在校內會議上發言提到說鄭南榕自焚不可取,說他不愛惜生命,說他不能以生命來要脅一種政治主張云云,大約就是說了這樣幾句話,恐怖噩夣馬上降臨在她身上,暴民瘋狂鬥臭之,綠色政客及一大票綠油油的無恥學者辱罵之,要求把她解聘,逼她要向社會大眾、向鄭南榕家屬道歉認錯…等等等,種種瘋狂的攻擊、羞辱與威脅,讓她嚇得連走在成大校園都怕會有人身安全的危險。

這樣一種事,五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始終是常態,甚至在最近十幾二十年更是變本加厲,差別只是在於以前你不能批評藍的,現在你不能批評綠的。

可是,媽的鄭南榕、詹益樺是他媽的上帝不能碰嗎?就算是神,我們還是有褻瀆神明的自由。更何況對鄭南榕那樣一些批評,有一絲私什麼道德問題嗎?你就算不認同,頂多也就只能提出辯駁,而不是仗著人多勢眾便要置人於死。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談輿論、中國崛起與英美的齷齪勾當

中國崛起以來,不曾侵略它國,不曾派出一兵一卒,不曾發射一彈一炮,所謂影響力之擴張,無非就是提供各國經援,協助開發民生設施,鑿井開路,建水庫設電廠,方便以後大家互相往來做生意。然而,英國和美國卻不是這樣,半個多世紀來,不斷在世界各地燒殺擄掠殺害數千萬生命。惡行不奇怪,奇怪的是:人們居然完全看不見血流成河,卻能看見一點皮毛之傷,並且為之 “義憤填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掛羊頭賣狗肉的綠黨與等待果陀

我參與創立的第三個黨叫做綠黨,印象中,約莫成立於1996年。我和學姐都是創黨黨員。不過,一年後我們就退黨了,原因是:掛羊頭賣狗肉。

這個黨,雖然以西方國家的綠黨為宗旨,甚至還強調甘地的什麼非暴力精神,漂亮口號講得天花亂墜滿坑滿谷十幾條,但我很快地發現,它骨子裏仍然是反共愛(台灣)國的黨,掛德國綠黨的羊頭,賣反中反華愛台灣國的狗肉,於是我們就退出了。
不只政黨,所有社運團體也一樣,從環保到人權,從農運到工運,一個個創立,一個個退出。有時回顧自己青春歲月的這一切作為,難免失落;原來所謂 “理想",只不過是一種鬥爭敵人的武器,抹黑異己的工具,更是一種藉以掠奪個人名位暴利的晉身階與敲門磚。可以這麼說,幾乎所有我個人有關現實事物方面的 努力一概失敗,虛擲青春血汗,禍延家人;不但一事無成,甚且貽害社會;似乎只有在一種純粹思維的抽象世界裏,或許才能保有一點也許微不足道的意義與純粹。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陳真 憶友「詹益樺」之死與造謠

我自己是這樣看待自己的輕重,各位的生命與人格難道不也應該一樣尊貴?一個人,總是沉溺在這樣一些毫無營養的藍綠口舌中,不會太做賤自己嗎?什麼論壇啦,或是哪個白癡人渣的臉書又說了些什麼無恥無聊的蠢話被主流媒體廣為報導啦,或是幹它媽的什麼PTT 或PPT或DTT我實在搞不清那是什麼東西的什麼網友又在幹些什麼齷齪下流的醜事啦,一個人,把生命和寶貴時光大量耗在這些絕對有害身心的東西上頭,不會太做賤自己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謊言與綠油油的台灣社會

面對一個謊言,你可以努力戳破;兩個謊言,你就加倍努力再戳破。但是,如果你面對的是一個不管是來自媒體或來自個人、幾乎沒有一句話是真的那樣一種局面呢?你只能無言了,任它去死算了。一個屋子,只有一隻蟑螂,打死就行了,兩隻三隻照打不誤,但如果全屋子都是蟑螂,成千上萬,而且更稀奇的是,人們根本見怪不怪呢,這意味著,這地方已經不適合正常人類居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談哲學家維根斯坦

這裏頭很容易產生一種行為主義式的誤解,並不是說你應該改行去當校工、當園丁或當什麼基層工人,更不是說你應該弄殘自己的一雙腿,當然也不是說你應該故意放棄世俗前途。一個人值得仰慕,必然是因為他 “是" 什麼,而不是因為他 “做" 了什麼。我們之所以能夠 “做" 出什麼,是因為我們 “是" 什麼。同理,當我們不是什麼時,就算你在行為上再怎麼故意模仿也不會使你變成什麼。如果你是一頭獅子,就算你病了,瘸了,老了,乃至死了,你始終都還是一頭獅子;但如果你是一隻兔子,哪怕你長得很胖很大隻,毛髮蓬鬆得很嚇人,哪怕你故做披頭散髮狀,發出獅子吼,你仍然還是一隻兔子。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談民主、人道、人權、和平、自由、實踐與公民等詐騙集團

曾幾何時,民主、人道、人權、和平、自由、實踐與公民等等這些原本良善的概念,變得如此低能齷齪,不堪聞問;不光藉以行騙,同時也藉以表忠貞、表思想純正。這年頭,誰要是講起這些,並以之為標榜的,我敢說,此人八成是個混蛋,要不就是頭腦不清的傻蛋。前些日子,有人拿我的一位舊識的文章給我看,該文章巍巍峨峨裝腔作勢猛吊書袋地讚美什麼圓仔花佔領立法院的偉大反抗精神。我只看了一秒鐘就沒看,因為我實在不想對人性有太多的真實理解。此人性格溫馴,投合體制,對任何主流勢力向來是乖到不能再乖的一個人,如今卻威武英勇地 “反抗" 國民黨,威武英勇地講起民主自由的理想什麼的,甚至還一臉肅穆地扯到什麼鄭南榕,實在是猥瑣透了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談中國的和平貢獻與美國的殘酷暴行

你知道嗎?當你安坐家中打電動看漫畫上網打屁灑口水的同時,外頭的真實世界有多少人肢體傷殘,多少人家破人亡?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去年2014年為止,全球難民人數高達六千萬;其中大部分難民來自美國在世界各地所發動的這一連串慘絕人寰的血腥侵略戰爭,完完全全視人命如草芥。這份難民數據,創下二戰以來人類歷史上最為血腥慘烈的紀錄。

今天,要不是有中俄兩國對於美國無數殘酷暴行的掣肘與牽制,世界將會是百倍於現狀的血腥與恐怖。舉世放眼望去,中俄兩國(特別是中國)才是真正對於世界和平與人命價值做出最大的貢獻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