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

Recent 多篇文章

醫師的倫理責任:從英國麻疹大流行談起

台灣一直有很少數的醫師主張過動兒的藥物很危險,建議大眾不要服用。然而,過動兒的藥物治療,是主管機關依照藥事法核准的,安全性與療效都經過審視,如果有醫師要宣稱我國、美國、歐洲、澳洲的藥品主管機關都錯誤了、都被廠商蒙蔽了,顯然需要提出足夠的證據來打臉這麼多單位。醫界同儕則有義務要審視他所提出的證據是否足夠而全面,做出更專業的建議。如果是特定醫師的知識能力不足,倫理委員會可以請他接受繼續教育,增進搜尋與使用證據的能力。如果是刻意只看片面的證據,或是在解讀證據時故意扭曲偏頗,這就有醫德的問題了。不論如何,一位醫 師都要為了自己所建議的事情負起責任。就像是覺醒田野還在當醫師的時候需要為了他說過的話負責,醫師不是說有了醫師執照的加持、套上醫師的光環,就可以吹牛不打草稿、信口開河、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基於證據講話,是醫師最基本的專業修養與專業倫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要不要吃藥是個醫療決策,建議不吃藥是個醫療行為

我的病人常說親朋好友努力勸她不要吃藥。我通常會問:「你那個親朋好友是有醫師執照?還是有藥師執照?」病人笑著回答:「當然沒有!」我也笑著回她:「那你幹麻還要聽他說呢?」笑歸笑,然而,我的內心卻是在淌血。要不要吃藥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大叔大嬸、爺爺奶奶阿姨伯伯、沾得到邊沾不到邊的人, 真的可以這樣隨便說說勸導別人不要吃藥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別因為廁所沒有門你就替他關上文明的進程

我討厭有蟲子的廁所。
所以,我討厭農村人,覺得他們不講衛生;

我只喜歡乾淨整潔的地方。
所以,雖然非洲孩子很可憐,但是我依然討厭那麼髒的地方;

我看不起暴發戶。
所以,我不喜歡跟那個女同學一起玩,心裡默默瞧不起她;

我只願意吃新鮮面包。
所以,我當時跟寄宿家庭主人起了爭執。

我家開取暖器想開多久都可以。
所以,我討厭無法任意使用電暖氣。

但是,現在,
我和以前的想法完全不同!
不是因為我現在能夠接受有蟲子的廁所或者過期面包,
而是當我看了更多的書,
當我接觸到更多不同地方的人,
當我走過國內外許許多多城市,
我就會懂得把很多事情放在歷史的長河中去看待!
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只以我的想法為唯一出發點去看待人事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妳家兒子不來當兵,也不能這樣糟蹋國軍

今天在外吃飯時,有位阿姨來搭訕~
阿姨:你是軍人齁?
我:我以前是職業軍人,退伍了⋯
阿姨:現在軍人很舒服了啦,你看洪仲丘事件後大家才比較重視,大家才不敢亂來⋯⋯以前我們家人當兵都怕被弄死⋯
我:對啊,現在很爽⋯⋯
阿姨:當兵其實都是在拿錢給長官,請長官吃飯才能過好日子⋯
我:是喔⋯阿姨你當過兵啊?
阿姨:我聽人家說的啦⋯
我:喔喔,阿姨我當兵都沒人請我吃飯、送我錢,我人緣真差⋯
阿姨:你只是當少尉中尉,哪有人會討好你?
我:阿姨我少校,當兵12年。
阿姨:⋯⋯⋯⋯⋯⋯⋯⋯⋯
阿姨:現在年輕人真的好可憐,都找不到好工作,大學畢業的工作都才2萬多⋯以前大學生都有3萬⋯
我:阿姨,以前大學生少,現在大學生多啊⋯⋯不一樣。少子化學校又多,很多學校科系根本招不到學生呢~
阿姨:對啊,都招不到學生,大家都沒錢唸書,都要助學貸款
我:不是沒錢念,是學校太多學生太少,現在要賺錢要學技能,不是學歷高就有高薪⋯⋯
阿姨:現在老闆都很壞,動不動就把人辭頭路⋯
我:那就去當兵啊!你也知道現在當兵很爽啊,幹嘛不當兵?
阿姨:對啊,其實去當兵好了⋯⋯
我:阿姨我有認識招募的啦,你們家小孩子電話姓名留給我,我來幫他,很快的⋯
阿姨:啊,我在想想看啦⋯⋯
我:還要想什麼?又爽錢又多,反正你家小孩大學畢業沒有技能吃不了苦也找不到好工作老闆又壞⋯
阿姨:欸,你怎麼這樣講話⋯⋯
我:阿姨,為什麼你覺得很爽的工作又不讓小孩參與呢?電話姓名,快⋯
阿姨:我要走了啦⋯(起身、離開)
這年頭連阿姨都愛嘴砲,嘖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八年後回頭再看葉金川的眼淚

葉金川致詞四分鐘,會場掌聲一分鐘;這個場景才具有真實的重量。這是中華民國政府官員自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通過阿爾巴尼亞提案,作成二七五八號「排我納 匪」決議案的三十八年後,兩岸官員首次在聯合國的專門組織機構內同時與會,並且彼此不避諱以正式官銜互動交語,這樣具有歷史與政治意涵的場景,如若竟然敵不過幾個青年軍的一陣喧囂,寧非台灣真正的悲哀?

倘若陳水扁二度寄交WHO的入會申請函未被退回,第一個坐上WHA觀察員席位的衛生署長可能就是涂醒哲,而不是葉金川。而若是涂醒哲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了WHA的會場,會不會有一名手抱寵物狗的青年軍從巴黎趕往日內瓦嗆聲鬧場?

正如,倘若今日仍是涂醒哲擔任陳水扁總統的衛生署長,涂醒哲會說首例新流感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最佳禮物嗎?至少,在六年前涂醒哲任衛生署長時,國人未曾聽見他說SARS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禮物。

青年軍是在凸顯葉金川與台灣的屈辱,但不用青年軍的提示,大多數的台灣人皆知台灣是在高度屈辱中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WHA。葉金川要的是國家從窒息 的國際汪洋中冒出頭吸口氣,但青年軍卻認為他泅水求生的姿態太過屈辱。對於國家認同的辯論,從來都是這兩種相對的觀點,難道不是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從《驚爆焦點》看信仰、記者的道德信念與台灣媒體

這點是我在看電影時心裡深處的聲音。打開你的電視、翻開報紙,台灣的媒體充斥著行車記錄器的車禍,官員與政黨間的政治口水,偷情露胸的羶色,最後是那邊有 好吃東西的美食報導,我們的網路媒體在動態上,發表的都是未經查證的農場新聞,沒有任何證據的偏見評論,真正值得報導的,國外的消息,台灣的媒體一概不提。

因為花時間,找一堆人去深度的調查,去真正地揭開真相,那是多麼曠日廢時,浪費資源的事,很可能辛苦挖出來的新聞,還不如小模露胸來得要有流量與收視率。

看著電影中「焦點」小組為了受害者的正義而戰,努力地盡一個記者該有的責任,不放棄任何線索與可能性,用盡全力地去追這樣一則新聞,真的讓我非常地感動,同時,也對台灣的媒體感到非常的失望與不恥。

當然,我們知道台灣還是有很多好的媒體跟記者,但在流量與點擊掛帥的現況下,在越來越多的閱聽人沒有辦法接受深度報導的當下,我們的媒體只能淪為小確性腥羶色廢文製造業。

這其實應了電影裡那句經典的台詞,「如果養育一個孩子需要全村人協力合作,要侵害一個孩子也是如此。」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歷史的一刻!綠能發電量超越核能…嗎?

2016年6月1日,台電預估的備轉容量率僅有1.50%,刷新10年來新低紀錄,而且那還是納入林口發電廠的測試運轉機組才撐起來的數字。整天下來,台電緊急動用需量競價、採購汽電共生餘電等手段,終於撐過全台大跳電危機。

結果台灣環保聯盟秘書長陳秉亨竟然藉機宣稱「尖峰時期,綠能發電量估達349萬瓩,超過同時核電的345.8萬瓩,是歷史的一刻」。顯然他從來沒有花過心思在能源議題上,只是想炒新聞獲取利益罷了。

我們來看新聞中引用的台電官網用電曲線圖。當天13:40的時刻,太陽能只有1.1萬瓩、風力只有24.4萬瓩。真正的主力是水力發電171.9萬瓩、抽 蓄發電117萬瓩。而且注意看圖中凌晨6:00前後,抽蓄負載吃掉的電力,大約在200萬瓩以上,跟中午燃燒重油的發電量差不多。

反觀核能發電,在有兩部機組歲修(其中一部機組的安全分析報告早已完成,卻由於政治因素導致超過一年半無法重啟)的狀況下,仍然穩定輸出345.8萬瓩。這如同綁著雙手跟你打,在緊急時刻的輸出仍然贏你一個數量級。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人民的範圍

豬農的事情,有一個表格大意是這樣寫的:『太陽花的理念是反對對中共的黑箱貿易、捍衛民主,美豬根本還沒要開放你抗議個屁。』

喔,所以2014/3/18服貿生效了嗎?開始執行了嗎?

有嗎?

那你可以抗議還沒發生的事情,豬農就不可以?

服貿開了一堆公聽會叫做黑箱,蔡英文選前訪美偷偷摸摸從側門跑去跟美國人密談,回來就說考慮開放美豬,這不黑箱什麼是黑箱?妳蔡英文跟美國交換了什麼條件,請問妳有比照服貿把PDF公開放在網路上嗎?

你可以抗議黑箱,豬農就不可以?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若將台獨、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

我常想,若將台獨、平反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主張特赦因貪污入監的陳前總統?空洞的能源政策?媚日親美的外交策略?煽動人民的街頭路線?自我矛盾的兩岸關係?

除此之外,我看到的是過去八年凡事必反的「稱職」反對黨角色,和再之前八年執政乏善可陳的政績和漫天烽火的外交。

在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的舞台劇中, 身著舊式軍服的演員再次強調了228事件中當時的部份歷史。228的歷史真相如何?至今眾說紛紜未有定案,而舞台劇中只單一強調濫殺無辜的情節,難道這就是新政府所謂的轉型正義?若新政府只是不斷消費228,截取片段的史實,無怪乎難平有以正義之名行清算鬥爭之實的議論。

新政府大力鼓吹轉型正義,要釐清過去歷史中所有的不公不義,那麼陳前總統的319槍擊案以及尹清楓上校命案,是否要以相同的精神,即便「動搖國本」也要使之早日真相大白?具有選擇性和針對性的轉型正義,這樣的轉型正義不是清算鬥爭是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臺灣目前還有什麼優勢可以吸引外資?

馬政府時代,經濟不佳是致命傷。這幾天新政府的新作風,看在跨國企業眼裹恐怕更加心驚膽跳:與世界前幾大經濟體之中國大陸未來經貿關係應只有糟和極糟二種;確定廢核,未來要不缺電,要不電價大幅上漲;勞工工時縮短,國定假日確定完全不調低,再次增加營運成本;新政府上任後,幾天內將前朝的政治經濟政策皆全盤翻轉,表示這個國家政治風險極高,任何政策可能在四年或八年就會大改變,而且變的方向可能都不是企業樂見的…

台灣到底有什麼可以吸引外資的,這個問題愈來愈難回答。想來想去仍只有人好,食物好吃,工資低。我們在實務界工作的人,錯過了二三十年前那個經濟上升的時代,這就是命吧,認真工作,顧好自己,還能說什麼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這眼球時代總把人生的句點讀成驚嘆號的開始--淺談錢鍾書與其妻楊絳

近來稱頌楊絳的文章無數,好似我竟然漏讀了一代大師似的,最覺納悶的是,除了少數文化圈裡的人士對她有所了解與敬重,是理所當然外,楊絳在如今已認同異化的台灣,卻得到某種洗版臉書的關注,是一莫名所以的現象。

於是興起了去看看錢鍾書1998年底去世時,台灣究有什麼反應?由於沒有什麼工具,我查閱了聯合報的資訊系統,證實那年12月21日即錢氏故去後兩天,曾以14版全版多面向地進行報導,隔日在副刊又有一整篇幅的錢鍾書一生的整理。那年我去了好幾次北京,竟不想,那時北京還有個錢鍾書,只不過他已臥病在床,正準備要撒手人間了。

看起來,台灣並不淺薄,起碼錢鍾書辭世,這裡也要做一些懷念文章,有一點表態,否則豈不是顯現連個基本水準都不復存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廢核?擁核?台灣的核能發電何去何從?

以目前科技水準,技術最為成熟的風力及太陽能發電效能仍遠不及火力或核能發電;以核四機組裝置容量而言,相同發電量太陽能板面積需達120平方公里,幾近台北市面積272平方公里的2/5,相當於11個信義區大小,而太陽能板面積再廣,也難以彌補其夜間不能提供電力的先天缺陷;風力發電機則需要四千座才能取代核四,其數量足以環島一週,尚且不論風力發電受自然環境因素影響而有發電量不穩定的特性。其他如水力發電、地熱發電、潮汐發電等,發電容量皆十分有限,或同樣受到大自然因素影響。

此外,汽電共生亦是發電的一種形式,其原理簡單來說是利用發電或工業製程中的廢熱發電。汽電共生能大幅提昇用於發電燃料的效率自30%至60%,但汽電共生不論是先發電式或後發電式,其能量來源仍不脫火力或核能,可視為發電或生產系統的附屬裝置,因此發電容量亦十分有限,目前只佔全台總發電量不到5%。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親日台灣人哪像日本人?

在爭取自己國家利益時,日本政治人物們可以放下黨派成見一致對外,絕不犧牲國家利益做為政治鬥爭資本。但是台灣那些自認為親近日本的泛綠人士,不論是政治人 物還是媒體人,卻都能很輕挑的說出拋棄領土發言,或是為了鬥爭政治對手而要討好外國勢力。然而日本並沒有對民進黨做出任何承諾,要給民進黨多少好處,或是利益交換。民進黨就單方面,努力的給足日本政府面子。

日本對民進黨這些行為當然是非常滿意,因為民進黨的論述完全符合日本利益。民進黨卻還能沾沾自喜的「驕其國人」說:日本政府對民進黨比較信任,台日友好。

只要比較對於領土的珍惜程度,就可看出泛綠人士與日本人完全不像,泛綠人士沒有寸土必爭的精神,沒有面對強國不卑不亢的尊嚴,沒有任何鬥志。自認為親日、友日、知日的泛綠人士,其實是連一點點的「日本魂」都不具備。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美國是否會在大陸武力攻台時協防台灣?

獨派人士堅信美國會依照<台灣關係法>防衛台灣。而在此一美國國內法中第二條第二款指出,「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臺灣的前途之舉 — 包括使用經濟杯葛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請注意,美國所做的將只是嚴重關切;換言之,在<台灣關係法>中找不到任何一項條文規定美國在必要時需出兵協防台灣。在民國43年與美國所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早在民國69年終止,以台灣關係法取代之,原因 是什麼?因為美國與大陸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在此之後,美國於民國71年甚至與大陸簽訂八一七公報,旨在對大陸承諾逐步減少美國對台灣的武器出售。

在美國與大陸簽訂八一七公報前,為了穩定與台灣的關係,美國前總統雷根提出了六項保證(並未立法):

1.美國並未同意在對台軍售上設定一個結束期限。
2.美國並未同意中國之要求,對台軍售必須事先與中國磋商。
3.美國無意扮演中國與台灣之間的協調人。
4.美國不同意修改《台灣關係法》。
5.美國並未同意變更,美國對台灣主權的一貫立場。
6.美國不會對台灣施加壓力,使台灣與中國進行談判。

其間隻字未提美國將會以武力防衛台灣,而且這是同時討好台灣和大陸的兩面手法,原因是什麼?美國自身的利益,因為武器出售能為美國帶來巨大的收益,同時能讓位處於第一島鏈的台灣做為美國軍事的馬前卒,分擔美國的國防成本。
若美國是一個以國際道義優先於自身利益的國家,則美國不會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身份,默認大陸取代中華民國成為常任理事國。

若台灣是美國的傳統堅定盟邦,美國不會在當年與大陸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廢死邏輯:應當同情教化蚊子,因為吸血是牠迫不得已的本能

很遺憾,廢死論者倒果為因、似是而非地認為,刑罰應先站在教化的目的考量,要絕對教化不能,才有可能進入量刑的窠臼,但如此一來,將致前述條文與刑度設計形同虛設。因為人豈能僭神功,僅憑卷證斷人死生?所以根本不可能斷定人是絕對教化不能。

如果說法官不能人僭神功,那麼被告呢?他豈能在恣意之下取人生命而受到法律保護?

法律保護每個迫切需要它的人,公平地對待他們,不因為是被害人或是被告有所區別,當然這只是理想。

然而天平再怎麼傾斜,也不能悍然拒被害人於不顧,而完全傾向被告,誠然他的訴訟權利該被重視,不因為他犯下滔天大罪而應該被草草處理。

從另外的方面來可,人死不能復生,就算把兇手宰了也一樣,破碎的家庭永難再獲笑顏。但是,這是公平審判的結果,不是探討教化問題。易言之,是他該得的,如果沒有犯錯,怎麼樣也不會被侷限在陋室一隅,嚴重時還要施以戒具,被當成「犯人」對待。沒錯,你是個犯人,就該受犯人的對待。

當然處遇也不能與人權相悖離就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在路的遠方看見光》

在台灣,偏鄉教育一直都是件有待耕耘的事,而耕耘這件事的人,不只是政府或學校單位,它可以是每一個人。紀錄片的旁白說道:「有一群人,不管山有多深、路有多遠,他們總是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努力的將『閱讀』這件事,帶到孩子們的身邊,希望能夠藉由閱讀為孩子帶來改變命運的力量。」故事裡頭可以看到來自不同 地方的熱心人士,他們抱著同樣的信念與熱情,默默為孩子們付出。他們比我們更瞭解那些需要被關心的地區,明白那裡的孩子們面臨怎樣的現狀,而孩子們需要的 又是些什麼。因此,他們多年來持續把「閱讀」這件事,轉化成一種能量,傳達給孩子們,因為唯有對閱讀產生興趣,孩子們的學習才會有最大的昇華。而終究,孩 子們會因為閱讀而擁有力量,因擁有力量,而能扭轉自己的命運,走出和辛苦生活的長輩們不一樣的路。

「閱讀」既然是人生道路上如此有力量的處方,那我們究竟要如何使用呢?導演丟出了答案──「陪伴」。並非所有的人,天生都會對閱讀感到興趣,但孩童們都有喜歡聽故事和仿效大人的天性,因此,只要多花些時間和耐心,陪陪孩子們,和他們一起讀書,說說書裡的事情,或是聽聽他們對於書中內容的想法,就是最好的陪 伴了。尤其偏鄉地區的孩子,在這方面更需要社會大眾的關心,他們往往因為父母到外地工作或各種不方便,無法給予適當的家庭教育來伴隨他們成長。在他們身邊 的所見所聞,以及媒體的衝擊下,使得他們容易產生自卑、退卻或沿襲親人的心理。而這便是我們需要去耕耘、去扭轉的。網路、紙本、數位,這些都不是關鍵的伴讀元素。孩子們最需要的,其實是每一個和他們一樣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能夠和他們互動,引導他們去愛上閱讀以及探索這個世界。因為閱讀,他們會知道他們 有更寬廣的路途,有更多樣化的選擇與未來,終有一天他們會把這份愛的能量,化成照亮世界的光,繼續影響社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什麼是「臉書」?

我們對媒體不只仰賴也有期待,所以當媒體沒能為社會帶來力量而是亂象時,我們只能不斷怪罪,因為在過去媒體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人們覺得不公平又無可奈何,只能渴望著自己也能擁有力量。

直到網路出現後,我們有臉書、有社群,成為了一個全民媒體的年代,媒體不再由少數人掌握,力量終於來到每個人手中,我們可以不再只是無奈地怪罪,而是可以自己決定為社會帶進什麼訊息,創造怎樣的影響。

如果我們渴望更幸福的生活,期待更美好的社會,現在應該是一個最好、最有希望的年代,因為你就是媒體,你就是力量,當然這也代表著這個社會好壞,每個人都又著無所遁逃的責任,因為我們使用媒體的方式,決定了社會的樣子。

網路年代,全民媒體,重要的不再是擁有力量,而是你怎麼使用力量、怎麼走進社會,又怎麼對待身邊的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鄭捷求生,晚13分鐘?

根據現行法律,三審定讞,就是確定,就可以執行,
至於非常上訴或再審,可以提,
但並沒有停止執行的效力,
不然鄭捷也可以找律師一直提一直提,20年後還在提,
鄭捷永遠死不了,
那判決確定就沒有意義了~

當然,這次鄭捷執行過於快速,
甚至連再審或非常上訴的機會都沒給,
難免被詬病,
不過說實話,這種罪證確鑿不可能是別人幹的的案件,
能夠提出什麼非常上訴理由或再審理由,
足以推翻原判決認定?
我是很好奇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詐騙犯跟漁夫同時落水,請問民進黨救誰?

那些個為肯亞的犯罪團伙叫屈,將大陸警察正義執法叫做「非法擄人」的渾蛋們,看見他們的主子日本幹下了真正的擄船勒贖,將自己的同胞一清二楚,就只是辛勤地討海捕魚的活兒,當成犯罪,硬生生的抓走,卻竟然一句話也不敢吭。這是什麼撈什子的正義?是哪一種卑鄙無恥的沈默?

這群下流的,就像年輕時雪歌妮薇佛穿著機器裝,終於打趴的那一隻隻的噁心的,一被打爆時就會流下綠色的汁液的「異形」,這時怎地都藏在陰暗的角落,屁都不敢放一個?

那些人幾乎以為自己的無恥的行徑,無人可以揭穿,無人可以看透,他們大概以為全島的人都吃他們那一套智商只有20的邏輯,這種行為的背後其實是將台灣當成一個低能的社會,而他們則跟肯亞案的那一群詐騙集團一樣,屬於可以將別人騙得團團轉的高貴族群。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給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公開信

翁院長今天在立法院還說「因為自己在美國待很久,覺得成年子女的財產是不能講出來的」。

很抱歉,翁院長,美國非常多學術機構或大學,在研究者與廠商間關係的利益衝突揭露規定中,都要求必須揭露成年子女(adult child)是否持有該業者股票。不僅是政府所屬或公立機構如此,即使連一些私立機構為了維護學術公信力與避免爭議,也一樣會如此。舉個例子︰底下第一則留言的連結是我友人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剛填過的Conflict of Interest Disclosure Form,您和您前兩天開記者會說您並未違反揭露規定的護主幕僚們,一定看得懂。

堂堂中華民國政府所屬的最高學術機關中研院,利益衝突揭露的自我要求與解讀,連美國一間私立大學都不如,您在美國待了那麼久,您覺得如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