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談我們多自由跟卸任的馬英九總統

第二個想說的是我所仰慕的馬英九。我仰慕的國內外政治領袖不多,當代或近代人物中,甘地不算的話,金大中應該排名第一,馬英九亦名列前矛;善良,溫和,理性,正直,文明,能力好,知識豐富,聰慧,行事嚴謹,守法,清廉,幽默,生活單純,無私,勤奮,踏實,平實,低調,樸素,平易近人等等等。除了守法守得有點守過頭以及尊重體制尊重得好像腦袋有點硬硬的不轉彎之外,我找不到他的任何缺點。在台灣這樣的社會中,居然會出現這樣良善正直的政治人物,我只能說是一種特例。

當然,我知道我這樣講恐怕又要惹禍,這島上沒有幾個人會認同我講的,而這恰恰也就是我要說的問題癥結所在,就如同我三十年前闖禍的那本講義中所引用的那段話:主流媒體總是煽動我們去懷恨那些一心善待我們、為我們付出代價的人,卻同時操弄我們去崇拜那些藉著傷害社會大眾利益來謀取私利的人。馬英九恰恰就是這段話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一個極其罕見的良善優秀正直清廉的政治人物,竟然就這樣硬是被「白白布染到黑」,硬是醜化抹黑造謠羞辱得簡直臭不可聞。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廢核?擁核?台灣的核能發電何去何從?

以目前科技水準,技術最為成熟的風力及太陽能發電效能仍遠不及火力或核能發電;以核四機組裝置容量而言,相同發電量太陽能板面積需達120平方公里,幾近台北市面積272平方公里的2/5,相當於11個信義區大小,而太陽能板面積再廣,也難以彌補其夜間不能提供電力的先天缺陷;風力發電機則需要四千座才能取代核四,其數量足以環島一週,尚且不論風力發電受自然環境因素影響而有發電量不穩定的特性。其他如水力發電、地熱發電、潮汐發電等,發電容量皆十分有限,或同樣受到大自然因素影響。

此外,汽電共生亦是發電的一種形式,其原理簡單來說是利用發電或工業製程中的廢熱發電。汽電共生能大幅提昇用於發電燃料的效率自30%至60%,但汽電共生不論是先發電式或後發電式,其能量來源仍不脫火力或核能,可視為發電或生產系統的附屬裝置,因此發電容量亦十分有限,目前只佔全台總發電量不到5%。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將隨機殺人歸因於「社會」僅是滿足論述者的主觀好惡而已

所以,把這種犯罪事件「去個人化」或「社會歸因化」,然後再以此論點反過來合理化自己的廢死溫情論述,這種套套邏輯終究只是滿足論述者自己的主觀好惡而已。

這種個人性大規模或隨機殺戮行為,本質上是任何在心理上走上邪路的正常人都可能會作的事情。由於成因複雜,而且每個個案都不完全相同,所以沒有任何犯罪學者、心理學者或精神醫師,能夠靠幾個簡單的衡鑑工具就診斷出誰屬於「高風險群」。這才是這類案子難處理的原因。

我同意心理或精神健康安全網,社會安全網與經濟安全網,這三塊是我們可以作的。但問題是:今天的臺灣哪裡沒作了?基本上,歐美福利國家該有的福利安全制度,我們幾乎都有了;而且我們也已經用盡了我們所有能夠擠出來的政府預算在這些方面了。如果對於現狀不滿意,覺得國家仍然應該提供更多的安全與福利,則麻煩請支持增稅,而且必須要支持讓我們的租稅負擔率上升到至少25%的程度(那就是等於是要double目前的稅負)。

如果不肯增稅,卻還整天嚷著政府這個沒作、那個沒作,我只能說:去你的。只肯出兩百塊,卻想搭頭等艙,而且還指定俊男美女空服員全程噓寒問暖。這種事情,作夢比較快。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在你定義孔子是不是哲學家之前,你首先得問問自己夠不夠格

孔子與《論語》更多的,可能是在回答HOW的問題。比方學生問孔老師,什麼是「仁」啊?孔子不是在「定義」「仁」,而是在說,如何能夠接近「仁」這種美德,所以顏淵問「仁」,孔子告訴他要「克己復禮」,這個「克己復禮」,不是定義,而是如何做。

這類型將孔子與《論語》視為接近「德性倫理學」的觀點,像現在在美國任教的中國哲學研究學者余紀元就這麼認為。

所以,簡短的做個小結,到了這個時代,還在先射箭,再畫靶,說孔子是西方某些形式下的哲學,再說孔子不是,再說孔子錯在那,根本就是欺負孔子是死人,一來 孔子根本沒說過自己在談哲學,二來現在的學者也不這樣說,這樣的討論除了顯示出某些哲學系統的意識型態之外,或許也顯示出台灣哲學研究的自我窄化,畢竟很 多中國研究者,早在上個世紀末就跳出這套思維模式,把中國哲學或是中國思想推往不同的研究層次去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在路的遠方看見光》

在台灣,偏鄉教育一直都是件有待耕耘的事,而耕耘這件事的人,不只是政府或學校單位,它可以是每一個人。紀錄片的旁白說道:「有一群人,不管山有多深、路有多遠,他們總是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努力的將『閱讀』這件事,帶到孩子們的身邊,希望能夠藉由閱讀為孩子帶來改變命運的力量。」故事裡頭可以看到來自不同 地方的熱心人士,他們抱著同樣的信念與熱情,默默為孩子們付出。他們比我們更瞭解那些需要被關心的地區,明白那裡的孩子們面臨怎樣的現狀,而孩子們需要的 又是些什麼。因此,他們多年來持續把「閱讀」這件事,轉化成一種能量,傳達給孩子們,因為唯有對閱讀產生興趣,孩子們的學習才會有最大的昇華。而終究,孩 子們會因為閱讀而擁有力量,因擁有力量,而能扭轉自己的命運,走出和辛苦生活的長輩們不一樣的路。

「閱讀」既然是人生道路上如此有力量的處方,那我們究竟要如何使用呢?導演丟出了答案──「陪伴」。並非所有的人,天生都會對閱讀感到興趣,但孩童們都有喜歡聽故事和仿效大人的天性,因此,只要多花些時間和耐心,陪陪孩子們,和他們一起讀書,說說書裡的事情,或是聽聽他們對於書中內容的想法,就是最好的陪 伴了。尤其偏鄉地區的孩子,在這方面更需要社會大眾的關心,他們往往因為父母到外地工作或各種不方便,無法給予適當的家庭教育來伴隨他們成長。在他們身邊 的所見所聞,以及媒體的衝擊下,使得他們容易產生自卑、退卻或沿襲親人的心理。而這便是我們需要去耕耘、去扭轉的。網路、紙本、數位,這些都不是關鍵的伴讀元素。孩子們最需要的,其實是每一個和他們一樣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能夠和他們互動,引導他們去愛上閱讀以及探索這個世界。因為閱讀,他們會知道他們 有更寬廣的路途,有更多樣化的選擇與未來,終有一天他們會把這份愛的能量,化成照亮世界的光,繼續影響社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什麼是「臉書」?

我們對媒體不只仰賴也有期待,所以當媒體沒能為社會帶來力量而是亂象時,我們只能不斷怪罪,因為在過去媒體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人們覺得不公平又無可奈何,只能渴望著自己也能擁有力量。

直到網路出現後,我們有臉書、有社群,成為了一個全民媒體的年代,媒體不再由少數人掌握,力量終於來到每個人手中,我們可以不再只是無奈地怪罪,而是可以自己決定為社會帶進什麼訊息,創造怎樣的影響。

如果我們渴望更幸福的生活,期待更美好的社會,現在應該是一個最好、最有希望的年代,因為你就是媒體,你就是力量,當然這也代表著這個社會好壞,每個人都又著無所遁逃的責任,因為我們使用媒體的方式,決定了社會的樣子。

網路年代,全民媒體,重要的不再是擁有力量,而是你怎麼使用力量、怎麼走進社會,又怎麼對待身邊的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詐騙犯跟漁夫同時落水,請問民進黨救誰?

那些個為肯亞的犯罪團伙叫屈,將大陸警察正義執法叫做「非法擄人」的渾蛋們,看見他們的主子日本幹下了真正的擄船勒贖,將自己的同胞一清二楚,就只是辛勤地討海捕魚的活兒,當成犯罪,硬生生的抓走,卻竟然一句話也不敢吭。這是什麼撈什子的正義?是哪一種卑鄙無恥的沈默?

這群下流的,就像年輕時雪歌妮薇佛穿著機器裝,終於打趴的那一隻隻的噁心的,一被打爆時就會流下綠色的汁液的「異形」,這時怎地都藏在陰暗的角落,屁都不敢放一個?

那些人幾乎以為自己的無恥的行徑,無人可以揭穿,無人可以看透,他們大概以為全島的人都吃他們那一套智商只有20的邏輯,這種行為的背後其實是將台灣當成一個低能的社會,而他們則跟肯亞案的那一群詐騙集團一樣,屬於可以將別人騙得團團轉的高貴族群。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錯的不是美豬,而是以為人民比豬蠢的政黨

民進黨在野時的確是稱職的反對黨,凡事都反,凡事做盡做絶,如今執政却要收拾自己的爛攤子。到時執政一如台北市柯市長的風格,所有的錯都是前任市長的錯,忠孝東路公車引道一上任就拆,何等意氣風發,曾幾何時,送市府預算中又將忠孝東路引道的建設編入。

前立委朱高正說,「國民黨是爛黨,民進黨是亂黨」,這句話現在看來是真知灼見。

在我看來,一個是笨蛋,一個是壞蛋;國民黨為了得到利益被騙,民進黨為了得到利益去騙。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陳真 玩民主

國民黨如果會搞民粹,我馬上買一串鞭炮來放!普天同慶,天佑台灣!既然我們要玩民主遊戲,其實民主不就是一種民粹嗎?我不相信有什麼「理性的民意」 VS. 「不理性的民意」的區別。所有民意基本上就是一種被塑造的非理性結果。也許這不一定是一種 「必然」,但你恐怕也很難在現實世界找出反例。我很難想像有一種民意是能夠超越於、並且領導或足以改變既定社經權力結構的。

國民黨的問題就是它太不民粹、太不民主了,它總是想當一個(自以為)理性、(自以為)善意的指導者,但群眾所需要的卻是群眾語言,一種非關理性的認知與情緒。這於是註定了國民黨越是改革就越會趨於滅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造勢與民意

我常刪一些綠色生物的留言,始終感到很不解,為什麼這島上綠油油的人那麼多,卻從未見過一個稍微會講點道理的人?真是從沒見過。抹黑謾罵造謠的就不說了,水平好一點的,好像永遠也都只是使用各種修辭 (而非議論),藉以宣示 “我方神聖立場”,或是表達態度(例如表達對你的不屑),或是表達某種唯心式的道德誡命 (例如你應該愛台灣國、愛什麼鄉土之類),或是自以為很理性很正義地講一些難以想像的蠢話,好像連一點點道理也講不出來似的。

之所以會有這樣一種極度拙於說理、甚至直接以抹黑造謠取代議論的現象,不知道是不是跟台灣幾乎無時無刻都在選舉有關,因為選舉玩的就全是這一套,絲毫不講究以理服人(台灣人哪會在乎什麼道理或政見),而是著重在「造我勢、損敵勢」;彷彿只要想辦法製造出一種「聲勢」,創造出一種「印象」,然後我方就勝利了似的。於是你看,這樣一些長久以來被選舉洗禮長大的人,他永遠只會寫上幾句零零星星星的傻話,無非就是損你,笑你,罵你,抹黑你,或是通常都是乾脆直接造謠。

比方說,他要打擊服貿,他根本完全不會跟你談什麼服貿條文,直接造謠就行了。比方說,自由人渣報說服貿只要一通過,台灣將有四、五百萬人會失業。另外還有一說是:服貿只要一通過,至少一千萬個骯髒邪惡的大陸人就會合法登陸台灣,取得選舉權,藉著人海戰術,往後將贏得台灣每一場選舉。比方說,民進黨要打擊ECFA,他就說,這下完蛋了,我們美麗乾淨的公園與街道將到處會被骯髒沒水準的陸客給拉屎拉尿,甚至還喊出爆紅的順口溜,說只要ECFA一通過,台灣女人將嫁不到老公,台灣男人將統統失業,至於我們的小孩,個個將會被下放黑龍江勞動改造等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生命是一絕對狀態,廢死如何回應被害者的生命?

廢死與否牽涉到的卻是正義論與倫理學的層次,它與民主根本沒有任何血脈關連。它所要論述的是被殺害者的生命,如何能夠在正義的秤陀上,得到十足的償報!但這樣深刻的議題卻淪入一群法匠的手上,用死刑無法嚇阻犯案等社會治理的議題,取代了正義的探索。生命被暴虐無情地取消了的正義求索,卻早已消失無蹤。

正因為生命是一絕對狀態,一個人被陰謀地折斷了生命,就像被推去逾越了一條無法折返的線,再沒有任何方法能從死蔭的山谷返回,熱切的血肉瞬間變成毫無生息 的僵冷的屍體,於是,「殺人償命」才成為自古即被確立的懲治辦法,它首先是在回應被害者的生命,至於此一治辦的方法能否嚇阻犯案,應根本不在其慮下。

唯有生命能夠償付生命,這是這個議題的核心倫理,亦是正義所以不致失去重心,能夠繼續其他各種正義層面得以平衡、申論與延伸的根底。

回到我的最原點,我必須說的是,廢死不是流行的民主語彙,它與民主、自由,半點關係都沒有,廢死即是與罪惡同謀,基督的憐憫並不、也絕不施於魔鬼的狡計上,否則,即連基督亦不能成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曾經有過的、中西雜揉的台灣文化

從前,有個對岸朋友和我爭辯,說中共建政以來整理、保存了大量固有文化,出版了大量的文獻書籍,「中國大陸才是保留了固有文化」。我說:只有在生活中活用的,才是文化;沒活用的,文獻再多,也是墓誌銘。

「我們逢人喊『先生小姐』,你們逢人喊『同志』,哪個才是中國文化的展現?」我問道。朋友默然。如今網上的流行語「躺著也中槍」,比較起固有文化,我們那時就是「躺著也能贏」了。

前幾天,有個日本朋友告訴我:台灣歌曲的「中國風」讓她愛聽不已,因為日本流行歌曲很難找到這樣古今融合的曲風。我聞言不語,因為我深知她所說的,極有可 能是在台灣即將逝去的時代產物。但是,做為這個時代的見證人,我覺得我有義務寫點甚麼,留下點東西。寫得龐雜,還請看倌見諒。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新政府的選擇題:增加跑道、新建機場或減少來臺航班

認真的說,桃機真的沒有明天(除非從今之後運量需求越來越小),即便是所有道面都正常運作,目前的使用量都已經幾近飽和。機場已經使用了37年了,其實已經到了需要徹底大修的年限了,問題是有沒有辦法關閉半個機場好好的整修?任何的道面關閉都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延誤,然後客人吵、媒體報,然後就草草加速收工,只做到表面工作,地基根本就已經差不多了,表面的整修根本就撐不了多久。桃園機場真的需要多一條跑道(外加兩條滑行道),然後把現有的道面徹底打掉重練。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臺灣人,你要理盲濫情到幾時?」

無罪是指「無照經營電信業」丶「無照使用電信設備」丶 「組織犯罪」三個案子。換言之,在肯亞「使用電信設備」部分無罪,但「透過肯亞電信設備詐欺大陸民眾財物」部份,則尚無結果。所以,按照「犯罪結果地的屬 地原則」,當然是送到大陸「審判」! 所以,呂秋遠大律師說他們無罪卻被押到大陸去是大錯特錯的說法!

無罪推定原則只是「暫時假定」嫌犯是無罪的,但因仍有「犯罪嫌疑」,故須受審以確認有罪與否。而依照「屬地原則」,去大陸「受審」又有什麼問題?此外,大陸並沒有派人去押,是用上述原則和「陸肯」外交關係,要求肯亞警方抓人,再由大陸人員接收到大陸。 而且,目前只是「受審」,誰說他們一定有罪了?那還看大陸方面提出的證據是否充份。此外,照反對方的邏輯,當初台商林克穎酒駕撞死送報生,之後逃出臺灣, 我方政府又何必去英國打官司引渡林克穎回來服刑?又或者,未來有大陸人在台灣犯罪,或在第三地對台灣人詐騙,那我們豈非要將他們送回大陸?

兩岸詐騙刑度比一比:
以詐騙金額20萬人民幣(100萬台幣)來比較,「台灣刑期最高五年,罰金10萬以下/大陸刑期十年起跳,每多出4萬8,刑期多一年」,而肯亞的台灣人詐騙嫌犯,騙了兩千多萬人民幣,最重可處「無期徒刑」,這也是我們的「台灣同胞」拼了命不想被送去大陸的原因。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不要因為討厭中國人,而來認同原住民

平時對原住民族的受壓迫處境沒什麼關注,需要塑造台灣國族的時候就吃原住民豆腐,如果你真的認同自己的原住民血源,當原住民族權利受到侵害時,你挺身而出了嗎? 你身為台灣人你真的了解原住民了嗎?

台灣獨立是多數台灣人的主張,無可否認,但在追求台灣獨立的過程中,是否還要繼續依附在血統論的架構下去與中國做切割呢?
還是有更高的價值(民主、人權、獨特文化與認同)可以去追求?

我想這是每個台灣獨立支持者都需要更加深思的議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納悶台灣的選民

政客是不值得點名批判的。我之所以不惜做賤自己講這些,只是因為實在很納悶,台灣人為什麼修養這麼好?居然可以容忍這樣一種低能無品的草包政客繼續糟蹋公眾權益,繼續囂張跋扈地胡作非為?難道我們處在一種民國初年的地方軍閥割據時代?

我更納悶的是,台灣人難道在選前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樣一個人之全然不適任且不可信任?我最納悶的是,是不是往後選舉,只要操弄同樣的卑劣手法,照樣還是可以高票當選,照樣變成全民膜拜的神?難道痛苦歷史只能一再重演,難道人們永遠都無法從中學到教訓,徹底摒除唾棄一切卑劣手段?讓政治至少乾淨一點,至少有點是非善惡的基本準則與人性,不應該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不應該總是忠奸易位黑白顛倒。

如果我們不在乎手段的善惡,最後付出重大代價的,絕不會是翻雲覆雨從中漁利的政客們,而是你我一般人以及下一代。這些極其簡單的道理,講了幾萬次,講到我都很不好意思再講了。你不要以為好像政壇上這樣胡作非為或跟著起鬨當幫凶當無恥政客的走狗好像很好玩很刺激,你其實只是在玩你自己,玩爛你所生存的社會,玩掉你自己往後應有的美好生活環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善惡

過去國民黨最擅長的就是透過主流媒體洗腦,操弄學生,煽動民粹,造謠抹黑,講一套做一套,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沒想到,綠出於藍,民進黨及其各界同路人,幹起這一套抹黑造謠洗腦煽動民粹的把戲,更加生動熟練,簡直就是深入人心。

民進黨剛創黨時,充滿理想,人民卻唾棄之;當它以光速般的速度腐爛,開始向國民黨看齊時,人民對它的支持度卻迅速飆升。特別是當許多舊國民黨時期最為惡質腐敗的、以李登輝為首的地方黑道與金權勢力 (例如過去幫國民黨打前鋒攻擊黨外不遺餘力、幫國民黨買票作票的自由時報老闆林榮三,被林義雄告上法庭,甚至林義雄還把這些齷齪的賄選過程與司法陰暗掩護,寫成兩本描述舊國民黨之腐敗的書,一本叫「虎落平陽」,一本叫「古坑夜談:雨傘下的選舉」) 隨著所謂本土化,隨著廉價群眾語言的崛起,紛紛由藍轉綠,改掛綠旗,甚至成為「台灣之父」,成為綠營的神,更加變本加厲地胡作非為。

過去與現在,島內政治的操弄抹黑與貪婪勾結本質並沒有什麼改變,誰在這一點上佔了優勢,誰就勝出。就連馬英九那樣一個找不到任何污點、非常難以抹黑的公眾人物,一個在人品與能力都屬一流而且乾淨得近乎道德潔癖的好人,依然可以被抹黑成無能貪婪惡棍,更不用說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替自己辯護的一般人了。在這島上,誰敢違逆主流,誰就會被妖魔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當一個詐騙集團試圖拯救另外一個詐騙集團的時候

這時候就不得不提當初有個英籍印度人在臺灣酒駕車撞死人,結果遭判刑四年定讞,發監前持假護照潛逃回英,一直到今日還沒引渡成功來臺服刑的知名案例。
 
奇怪了,英國人在臺灣犯罪,你們都想把他弄到臺灣審判、服刑了,怎麼今天換一批臺灣人,這事情這邏輯就都走樣了?
 
蔡英文說:他們是臺灣人。
 
我就問一句:臺灣人怎了?臺灣人就可以出國去作奸犯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對於大陸人的仇恨與蔑視

對岸對於台灣的這些觀察完全正確,而且描述得相當溫和委婉,實際上,綠色生物及台灣一片綠油油的所謂媒體,每天之處心積慮煽動對於大陸人 (在台灣不許講大陸人,而必須說 “他們中國人” 或 “死阿陸”) 的仇恨與蔑視,完全到達一種若在正常國家肯定會被繩之以法的瘋狂地步。你們在島外,我在島內,面對這樣一種無孔不入、無日無之的無恥卑劣行徑,我的感受理 應比你們深刻許多,而且更加恨之入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赦免阿扁

大赦也好,特赦也罷,我主張赦免阿扁所有罪行。這件事特別應該由馬英九來做。
我知道我講這個,很多人聽了會不爽,特別是藍營這邊的人。但這種事沒個必然對錯,我只是說我心裏的感受與主張。即便你不認同,你也很難扣我帽子,因為我大概是全台灣第一個公開指出阿扁做為一個政治人物之惡劣及不可信任。早在1990年代初期,我就給他取了個「天下第一號大壞蛋」的綽號,可是,他的美名與聲望卻逐日攀升,終至來到顛峰,2000年當上總統,一度支持度高達八成,成為台灣之子,台灣之光,無數台灣人的偶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