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納悶台灣的選民

政客是不值得點名批判的。我之所以不惜做賤自己講這些,只是因為實在很納悶,台灣人為什麼修養這麼好?居然可以容忍這樣一種低能無品的草包政客繼續糟蹋公眾權益,繼續囂張跋扈地胡作非為?難道我們處在一種民國初年的地方軍閥割據時代?

我更納悶的是,台灣人難道在選前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樣一個人之全然不適任且不可信任?我最納悶的是,是不是往後選舉,只要操弄同樣的卑劣手法,照樣還是可以高票當選,照樣變成全民膜拜的神?難道痛苦歷史只能一再重演,難道人們永遠都無法從中學到教訓,徹底摒除唾棄一切卑劣手段?讓政治至少乾淨一點,至少有點是非善惡的基本準則與人性,不應該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不應該總是忠奸易位黑白顛倒。

如果我們不在乎手段的善惡,最後付出重大代價的,絕不會是翻雲覆雨從中漁利的政客們,而是你我一般人以及下一代。這些極其簡單的道理,講了幾萬次,講到我都很不好意思再講了。你不要以為好像政壇上這樣胡作非為或跟著起鬨當幫凶當無恥政客的走狗好像很好玩很刺激,你其實只是在玩你自己,玩爛你所生存的社會,玩掉你自己往後應有的美好生活環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善惡

過去國民黨最擅長的就是透過主流媒體洗腦,操弄學生,煽動民粹,造謠抹黑,講一套做一套,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沒想到,綠出於藍,民進黨及其各界同路人,幹起這一套抹黑造謠洗腦煽動民粹的把戲,更加生動熟練,簡直就是深入人心。

民進黨剛創黨時,充滿理想,人民卻唾棄之;當它以光速般的速度腐爛,開始向國民黨看齊時,人民對它的支持度卻迅速飆升。特別是當許多舊國民黨時期最為惡質腐敗的、以李登輝為首的地方黑道與金權勢力 (例如過去幫國民黨打前鋒攻擊黨外不遺餘力、幫國民黨買票作票的自由時報老闆林榮三,被林義雄告上法庭,甚至林義雄還把這些齷齪的賄選過程與司法陰暗掩護,寫成兩本描述舊國民黨之腐敗的書,一本叫「虎落平陽」,一本叫「古坑夜談:雨傘下的選舉」) 隨著所謂本土化,隨著廉價群眾語言的崛起,紛紛由藍轉綠,改掛綠旗,甚至成為「台灣之父」,成為綠營的神,更加變本加厲地胡作非為。

過去與現在,島內政治的操弄抹黑與貪婪勾結本質並沒有什麼改變,誰在這一點上佔了優勢,誰就勝出。就連馬英九那樣一個找不到任何污點、非常難以抹黑的公眾人物,一個在人品與能力都屬一流而且乾淨得近乎道德潔癖的好人,依然可以被抹黑成無能貪婪惡棍,更不用說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替自己辯護的一般人了。在這島上,誰敢違逆主流,誰就會被妖魔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當一個詐騙集團試圖拯救另外一個詐騙集團的時候

這時候就不得不提當初有個英籍印度人在臺灣酒駕車撞死人,結果遭判刑四年定讞,發監前持假護照潛逃回英,一直到今日還沒引渡成功來臺服刑的知名案例。
 
奇怪了,英國人在臺灣犯罪,你們都想把他弄到臺灣審判、服刑了,怎麼今天換一批臺灣人,這事情這邏輯就都走樣了?
 
蔡英文說:他們是臺灣人。
 
我就問一句:臺灣人怎了?臺灣人就可以出國去作奸犯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赦免阿扁

大赦也好,特赦也罷,我主張赦免阿扁所有罪行。這件事特別應該由馬英九來做。
我知道我講這個,很多人聽了會不爽,特別是藍營這邊的人。但這種事沒個必然對錯,我只是說我心裏的感受與主張。即便你不認同,你也很難扣我帽子,因為我大概是全台灣第一個公開指出阿扁做為一個政治人物之惡劣及不可信任。早在1990年代初期,我就給他取了個「天下第一號大壞蛋」的綽號,可是,他的美名與聲望卻逐日攀升,終至來到顛峰,2000年當上總統,一度支持度高達八成,成為台灣之子,台灣之光,無數台灣人的偶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那麼……你的善意在哪裡?

在新聞報導裡,我們常會見到「善意回應」,「釋出善意」等等字句,其實說穿了,這些都是基本的做人原則,我不能平白無故希望你對我好吧?總是得表示些什麼,代表我誠心想跟你攀個交情。這種「行為模式」在商場生意上尤其明顯,一個買家希望賣家打個折扣,說我多買兩份吧;一個餐廳希望顧客上門消費,只要你「按讚」我就送甜品一份……

不難發現,這些所謂的「善意」,必然是互相的,你對我友善,我也對你客氣,「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然而善意其實也是現實的,我對你「釋出善意」,當然也希望你對我有「善意回應」,若是反應並非如此,那對方也就太不上道了,畢竟沒有人是傻子,在現實世界裡也不可能天天講究什麼宗教情懷,是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和平不是在和平中感受,而是在戰爭中領悟

我試著簡略地解讀北京的意圖。我以為,由於完全不信任蔡英文,以及她所領導的民進黨,甚至亦已不信任台灣的民眾,北京並不期待蔡英文的任何語言,反而嚮往對台灣展示兩岸真正的差距,讓台灣真正理解她自己的處境。

上回採訪蘇起時他的一個說法讓我產生了一個念頭,馬英九創造了兩岸深度和平,卻反而讓恐中、 反中的台灣人認同升高到歷史頂點,因此北京希冀讓台灣重新溫習一下何謂兩岸對峙。

簡單地說,對北京而言,馬英九八年的兩岸,台灣人的表現,頗像我們描摩一個人的卑劣行徑時的用語,就叫「犯賤」,亦即,對他愈好,他卻叫囂、嫌惡地愈加厲害。那麼,「溫柔」顯然是錯誤的,愈是溫柔,卻愈被人踩在腳下,愈吐你口水。唯有握起拳頭,把肌肉露出來,那人才懂得害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偉大的臺灣人自己發展出了一種嬉謔性民主

其實蔡英文五二0說什麼完全無關宏旨,她的話台灣島上的人固然關心,但蔡英文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改變兩岸的格局與走勢,更不會扭轉台灣下沈的命運。

我完全看不到那些獨派莫名的樂觀是從何而來,有些人總要高談闊論民主的崇高與偉大,以及台灣是民主典範之類的自我陶醉或更精確地說是自我麻醉的陳腔濫調,然而,希臘很民主,並不曾改變它成為一個歐豬國家的窘況。民主不能阻擋一個國家的衰亡,不僅是此刻的希臘,古希臘的雅典城邦,也不能挽回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的淪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民主大頭病

姚立明說:「是因為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被信任,這是我們的資產。」

這是完全毫無邏輯的說詞,我稱這個叫做「民主大頭病」,好像實行民主,就可以贏得豐厚獎賞似的。

我只問一句就夠:我們是民主國家能給其他民主國家帶來什麼利益?

台灣會因總統是民選的,使台灣的土地冒出石油嗎?還是暴增10億人成為巨大市場?或是地下出現稀土礦藏?

完全不可能。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國民黨的淪落

老實說,在權勢上,國民黨想打敗民進黨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除非他開始學習「民進黨化」,就如同當年民進黨青出於藍、努力向國民黨看齊一般,開始學習如何掌控媒體,進行煽動、洗腦、造謠、抹黑、抗爭等等等,進行無日無之的攻擊與鬥爭,同時也加強對我方人員之造神與美化;並以愛台灣為藉口,無時無刻就只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捍衛台灣主權!抵制一切對台灣有利的政策與作為!努力把國家搞爛,讓社會發展停擺,並且盡一切力量從事各種無法無天的官商勾結與利益輸送,盡一切力量中飽私囊和黨庫,並以國家資源為餌,賣官鬻爵,利誘或威脅各方勢力,乃至干預司法,廢棄各種典章法制,使之成為一黨或一、二人意志之呈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進一步鞏固黨的力量與權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立委的理化教育不能等II──謝天謝地她終於聽懂了

陳瑩明顯是想把爐碴直接當成pH=12.5的強鹼物質,所以很危險。但魏署長指出不能這樣認定,因為摻在混凝土中的爐碴很難溶出,即使雨量大到溶出一點點,也會被稀釋到影響非常小。

如果大家有空的話,請幫我計算一下,在「局長:要測他有沒有溶於水,要看他有沒有溶出來。」這句之前,環保署署長和工業局局長已經向立委說明過多少次要溶於水才能測pH值。然後立委才說「強鹼的這個氫離子測得出來當然就是液體狀態了吧。」謝天謝地她終於聽懂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日內瓦宣言與個人就醫權利豈能容許民粹冒犯?

國際醫療轉送其實也沒麼大不了,就是從另外一個國家的A醫院,轉到台灣的B醫院。不論是從美國、從日本、從大陸、還是從歐洲。要將病人透過跨國際的轉送,都必須要有詳細的聯繫和計畫。你要吵這個制度?為什麼可以保留床?那我問問你:今天離島有重症患者因為離島無法提供所需的醫療能量,而病患需要飛回來台灣就醫,那你要不要事先聯絡好床位,讓病患接受完善的照謢?從澎湖馬祖飛回來直接直升機降落台北榮總頂樓算不算特權?怎麼沒有人喊這是特權?我冒著生命危險將病人從高空中降落送至醫院治療,為的就是病患有得完善照謢。

我還是老話一句:
「不論今天來的是總統、死刑犯、還是毒蟲、瘋子….
只要他真的生病,
他就是個病人。」
就算陳水扁來了,也是一樣。
病人就是病人,沒有因為我繳的健保錢被花掉而有所改變。
該一針上就是一針上。

這是我的專業。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沃草不會告訴你的國會烏龍球──立委的理化教育不能等

我覺得,比起教會官員把「碴」讀做「ㄔㄚˊ」,先叫立委去補上一堂理化課重要多了。pH值的定義就是「溶液」中的氫離子濃度,「固體」本身不能量pH值。就算是用電極法,也要先讓固體樣品與水混合,「溶解」釋出氫離子才能量pH值。

魏國彥署長已經說了,固體材料沒有pH值12.5的問題,要的話也是看下雨的時候釋出多少氫離子(或氫氧離子)。但是既然雨量大到會讓混凝土中的爐碴溶出一點點,那麼稀釋之後的影響其實很小。陳瑩還要一直跳針「找碴」,完全不理人受得了受不了啊你!

對了,連這種跳針立委都出來秀下限了,怎麼沒有被沃草製作成超有哏的烏龍球影片啊?我去年有次見到林祖儀,就跟他建議過:沃草如果想自稱為公正監督國會的媒體,就不要老是只割闌尾,不拔綠草嘛。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黃安返台就醫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稱不上什麼英雄好漢,他應該檢舉的不是與政治無多大關係的藝人,而是那些遍佈綠營、說一套做一套、整天鼓吹族群仇恨藉以謀取私利、嘴巴喊反中喊台獨,但卻私下勤走兩岸大搞政商關係、大賺人民幣的政客及其一大票同路人。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不足取,但比起像這位施醫生這樣一種一窩蜂打落水狗的行徑,卻要高尚許多。

至於黃安,哪一點稱得上如施醫生所指控的什麼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假若黃安是「反統剋星」,他恐怕就會被捧成台灣英雄、台灣之光。x它媽的天底下有這種道理?這像個文明社會嗎?你可以反統,別人不能反獨?一反台獨就是「殘害台灣人」?媽的實在可恥透了頂。

這樣一種誅心式的法西斯攻擊更不應該出自一個醫生的嘴裡,因為病人就是病人,藍的是病人,綠的也是病人,都是一條命,更不應該在一個人重病垂危之際,竟然去對一個個人做這樣一種惡毒的攻擊。

二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對於綠營稍有不敬,便會立即招來無數的攻擊抹黑羞辱造謠與迫害,無日無之,全然瘋狂地為所欲為,這樣一種強欺弱、眾暴寡的法西斯心態,誰成為主流誰便一窩蜂囂張行事的行徑,才是真正可恥,半個多世紀來卻始終是台灣的一個基本現象,甚至不斷變本加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黃國昌沒搞懂的核廢料問題

時代力量新科立委黃國昌,在首度開議即以旁徵博引法條之姿,期望一展新人氣象。卻在第一天遭到學術象牙塔之外的衝擊。勞動部長陳雄文當場即指出:黃國昌所提之多項措施事實上早已實際執行,很多東西不是光有法條就可以,必須考慮實務的問題。

同樣,黃國昌在質詢一開始即針對核廢料問題,頻頻引用法條宣稱徹底研究過後,目前核廢料處理未能達到公正的組織、公開參與的程序、客觀的標準。在核能與核廢料這個已經在台灣爭論二十年以上的題目上,走出學術象牙塔,從教授變成立委的黃國昌,依然犯了徒法不足以自行,與缺乏實務經驗的毛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政治上的判斷力

國父把人在政治上的判斷力分成三等: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我應該屬於後知後覺。在事情發生之後,慢慢地才恍然大悟。

例如所謂911,事後多年,慢慢地我才約略明白911若非自導自演,至少也是美國所事先知情、甚至渴望發生、並且給予促成的。可是,在那當下,同情都來不及,誰會去懷疑這一切攏是假?

例如,跟那麼多所謂黨外同志相處那麼多年之後,我才逐漸看清這些人的各種不同嘴臉,豺狼環伺,而我卻看不出來,直到一切如此不堪聞問之後,我才清醒;原來,個人的權力與暴利等等,才是他們的關切重點,至於各種所謂理想或什麼普世價值,在他們眼裏根本不值一個屁,只是一種幌子,一種攻擊武器,一種騙取選票的工具。就如同二十幾年前我也曾經以為美國是個愛好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造謠跟爆料 網路世界的日常

川普初選大勝,或許代表美國新世代人類傾向好惡已定。大言不慚、歧視性攻擊、說話不負責任等等,竟然可以民調一路上揚。這連自由派的紐時與華郵都看不下去。他們分析,這其實是有計劃與精細的議題操作,但,選民買單了。川普的社群策略,自然堪稱大獲成功。而類似川普的人,在台灣的姿態還真不遑多讓。

古典普世的人類價值觀,在一個世代一個世代往前革命推翻下,慢慢遭遇極大的挑戰。現在,不分中外,彷彿敢嗆敢反就能出頭。但,這真的正義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柯文哲的彼得原理與半部論語

上任一年多的柯市長,還有一定的高人氣,但是不知道還有多少人相信他是他自認的「不世出人才」,只要依靠他吹噓的智力和執行力,就可以從政治魔術帽裹拉出任何別人做不出的東西。如果沒有意外,柯市長很快就要從雲端重重摔下,拉著所有市民一起遍體鱗傷;並且成為管理學上著名的「彼得原理」(人會因為某種特質令他被擢升到不能勝任的職位,然後變成組織的障礙物及負資產)的最佳範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瑪丹娜與中華民國皆存在

瑪丹娜這個裝飾,只是一種行銷策略!其實不必太興奮。但這面旗幟對於綠營之人,仍然十分礙眼。躲在這面旗下,意淫、蠢思著台灣國,是一種極其扭曲的心境。
讓我突然起了揣想的是,瑪丹娜與陸皓東的跨時空疊合,在十九世紀末的一個基督徒青年陸皓東,畫了這個其實頗有藝術協調美感的圖案時,對它的命運完全無法猜測,更不可能想像,一個多世紀後,一位美國的搖滾巨星,將它投射到自己的臉龐之上。
雖然已是一幅命運乖舛的圖騰,青天白日依然可以延伸出許多不同的意涵,今天它搖身一變成了音樂盛典裡的興奮與高亢的標志。
陸皓東是不同凡響的,這個十二芒星,置於深邃的藍中,有著很沈甸、卻又深厚的情緒,並且具有幾何均衡的美感,實在是比歐秀雄那種很無厘頭地將台灣放在宛若徬徨、徘徊的十字路口裡,好得不知凡幾。
然而,十二芒星究竟如何進入陸皓東的腦海的?我曾幾回想過它的來歷,他既是個基督徒,或者,就是指涉著耶穌的十二位門徒,或是雅各的十二個兒子綿延而來的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又或是啟示錄裡從天而降的聖城新的耶路撒冷的十二個門?
但已然衰敗的國民黨,娜姐替你打氣來了。陸皓東今夜在天國,應該也頗得安慰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笑看台北大塞車

自從那個只會搶版面至今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柯文哲當上了台北市長,我們這些「非天龍國」的老百姓其實滿開心的──看看你們用八十五萬票選出來,選前選後把前任市長罵得一無是處的智商157,能搞出什麼名堂來?在柯p上任不到三個月之時,我就為文坦白講,我們多少是有點看笑話的心態──雖然我們這裡的一條龍,笑話鬧得也不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