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Recent 多篇文章

從鄭捷(現已伏法)的聲明談獄政

我們先來談談,鄭捷所待的環境,有無可能讓他對監獄及長刑期人犯的心情、甚至於對出獄後更生人的處境有如此「精闢」的理解吧。

看守所裡所收容的對象有三種,一是羈押中的被告,二是判決確定刑期為五年以下的輕刑犯,再者便是已經判決定讞的死刑犯。鄭捷是訴訟中被羈押的收容人,依規 定應該沒有下工場作業,在他身邊也不會有長刑期的收容人,所以,鄭捷對於作業工場的認知以及長刑期收容人的心情,我推測應該不是他自身的經驗或觀察,而是 在看守所中的道聽塗說(對於監獄環境一知半解的在押被告,最喜歡到處打聽聊八卦),至於更生人出獄之後的情況,我更敢大膽的推測,鄭捷應該從未接觸過出獄的更生人,他最有可能接觸到的至多是經常進出看守所的毒品犯,因此,他所謂更生人出獄後「只好繼續偷拐搶騙」的說法,不但毫無依據,更是羞辱所有在社會各個角落努力重生的更生人。

鄭捷想藉著最高法院生死辯備受媒體矚目之際,搖身一變成為獄政的改革者,他也許騙得了不清楚監獄狀況的外行人,但對於曾經經歷長期監禁的人而言,他的話語不過是為了譁眾取寵罷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廢死邏輯:應當同情教化蚊子,因為吸血是牠迫不得已的本能

很遺憾,廢死論者倒果為因、似是而非地認為,刑罰應先站在教化的目的考量,要絕對教化不能,才有可能進入量刑的窠臼,但如此一來,將致前述條文與刑度設計形同虛設。因為人豈能僭神功,僅憑卷證斷人死生?所以根本不可能斷定人是絕對教化不能。

如果說法官不能人僭神功,那麼被告呢?他豈能在恣意之下取人生命而受到法律保護?

法律保護每個迫切需要它的人,公平地對待他們,不因為是被害人或是被告有所區別,當然這只是理想。

然而天平再怎麼傾斜,也不能悍然拒被害人於不顧,而完全傾向被告,誠然他的訴訟權利該被重視,不因為他犯下滔天大罪而應該被草草處理。

從另外的方面來可,人死不能復生,就算把兇手宰了也一樣,破碎的家庭永難再獲笑顏。但是,這是公平審判的結果,不是探討教化問題。易言之,是他該得的,如果沒有犯錯,怎麼樣也不會被侷限在陋室一隅,嚴重時還要施以戒具,被當成「犯人」對待。沒錯,你是個犯人,就該受犯人的對待。

當然處遇也不能與人權相悖離就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蝙蝠俠:黑暗騎士對法律的深入探討

當法律不能保障好人時,人們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達成他們心中「正義」的目的?像布魯斯韋恩一樣決定遊走在法律邊緣,但仍堅持要將壞人送交法院審理?還是最後走向哈維丹特那樣,最後決定親手尋仇?甚至像丹恩要用核子武器直接炸掉高譚市,連同自己也跟著身葬?

蝙蝠俠就是一個代表,高譚市的法律和法官無法保護人民時,游走在法律邊緣的蝙蝠俠就成為正義代表。小丑的野心更大,把光明磊落的白色騎士哈維丹特推入動私刑的深淵,想讓人民對哈維條款及公正的法律完全失望。為了維持哈維條款,蝙蝠俠不得不背起殺死哈維丹特的罪名直到班恩的出現。

死刑絕對有存在的必要,問題在於誰來定讞、為何定讞,以及執行後的後果是什麼,如果簽署了之後自己就是直接殺人,但不簽署頂多被罵恐龍法官,反正他也不會因為不簽署死刑而遭到撤職,但其後果是帶來更多殺人犯的僥倖心態。從小女童斷頸案對照蝙蝠俠的劇情,法律不能有效保護好人及有效嚇阻壞人時,就如同我問的問題:人們會選擇用什麼樣的手段去維護他們心中的「正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文思革 2015年末 編輯室報告

說來如同世間所有尋常故事的開端,去年的這個時候,幾個原本素不相識,沒有政治背景、也沒有顯赫家世與財力的傻子,聚集在一起了。

為了對抗那一股滿是惡意、濫情理盲、被政客操弄的民粹潮流,為了能幫國家以及我們下一代的孩子們留住一點中道的聲音與力量,即使當時看來那是一種有如唐吉軻德式的發起、遙遠如星光般的希望、或者說是妄想--

我們成立了文思革。

一年走過,居然恰是在今天有了三千個稱讚,我們驚喜之餘也是感慨,敢於站出來的盟友,還有三千個。

感謝你們!

透過大家的點讚與留言,我們確實地知道,文思革的努力、傻子們的初心,並不白費;中道不是消失,只是沉默。
文思革每篇文章的點閱率,往往都大於三千這數字,這表示有太多中道理性的朋友,選擇隱形而沉默的表態著。

而文思革不能沉默。

我們希望這國家的所有國民一起,
在虛偽之中,明白清楚謊言與詭計的惡意;
在喧嘩之中,傾聽訴說理性與客觀的話語;
在紛亂之中,獲得堅持良善與正義的勇氣。

#讓我們一起真實地活著。
編輯臺聲明於民國一零四年十二月八日晚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試圖逆轉高等法院626婚姻平權判決是完全無望的

有關高等法院626婚姻平權判決一案,華人同胞輿論一片譁然, 在Facebook, 微信等社交網絡上到處串連簽署,希望可以扭轉判決。
聖徒使者試著藉由這篇文章的分析,提醒我們, 這場戰役已經結束,雖然無法改變事實,但是可以轉換我們的態度跟心情。
回過來看看我們台灣,跟美國的文化差距不小,價值觀不同,這篇文章是否有值得參考的地方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試探道德底線的教授品格

我認為教授應該如此:知識之獲得與專業之養成,引導學生研究方向即可。網路時代,他們自有吸收資訊的途徑。但關乎態度、品格與倫理的實踐,最好要帶著本事「身教」指導,而不是猛做打油詩取悅網民。所以,彭文正自詡正義的外表,反射出虛應新聞倫理的內在。他領導的政論節目團隊與嚴謹的新聞實踐間,那距離之遠、遠到讓人望不到邊際。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