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Recent 多篇文章

【七十軍基隆上岸影片】—口耳相傳的「叫化子兵」?

「航行中,官兵大多頭暈、嘔吐、也有胸悶、心悸,未進飲食,由於艦艇超載,官兵在大艙內,只能以背靠背,支撐坐著,連腿都無法伸展。艦靠基隆碼頭,約二小時登陸,此時官兵尚在頭昏昏沉沉,站立、行動艱難之際,加之以顫動、搖擺之棧橋登陸,更增加行動之困難。」

這讓部隊在行進時,「隊不成行,精神萎靡不振,亦有因體力不支,倒至路旁者」。

各自矛盾的「接收」描述,其實都是史實的一部分。

看到對岸收集到這些影像,心中不禁慚愧。這麼一個重要的歷史片段,我們就這樣任由大家繪聲繪影地傳說,把實況越傳越不像話,而真實記錄卻好端端地躺在「美國國家檔案館」裡。任何一個有著求知慾的人,只須看一次,一次就能真相大白,偏偏半世紀來無人挖掘。

或許,我們有的,不是求知慾,而是其他的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從「六四」談起那些被扭曲的歷史

「六四」 中,打死軍警的事,台灣當年也有大量報導,但說法是「人民英勇抗暴」,不過,台灣媒體倒是從來沒說竟然打死這麼多軍人。至於那個擋坦克車的鏡頭,更是傳為人民英勇抗暴的影像經典。事實上,要是軍警沒有節制,哪會被打死這麼多人?更不可能連開個坦克車都會打輸一小撮沒有正式武裝的民眾,連坦克車都被人佔領,拿來當玩具把玩,天底下有這樣一種「屠殺」嗎?

當然,影像本身是不會說話的。因為你無從判斷官方是否事實上也樂於見到某種暴亂的產生及影像流傳,藉以合理化某種鎮壓的正當性。

台灣的美麗島事件中也有許多被所謂「暴民」打傷的軍警血腥影像,比方說其中有一位警察,滿口牙齒被「暴民」用狼牙棒給打掉,鮮血直流,痛苦不堪。但是幾年後,真相浮現,這些所謂暴民確實是暴民沒錯,但主要都是國民黨找來的,自導自演,另外有一些則是先鎮後暴,故意先用鎮暴部隊把你打得稀巴爛,逼你動手反擊,然後媒體就拍下「暴民行凶」的畫面,引來全台人民的譴責。

我當然不是說六四的軍警被殺也是自導自演。我相信不是,但也只是「相信」,而非「知道」,畢竟真相如何還是得需要更多時間與證據。共產黨對六四諱莫如深,也許顧慮的並不是外界反應,畢竟來自西方社會的抹黑與攻擊那麼多年也都熬過來了;最主要的顧慮應該是那些當年牽涉其中但還活著的領導及其相關政治勢力。因為,一旦檢討起六四,必有褒貶評價之舉,必有歸責之一方,萬一不服氣怎麼辦?總之屆時權鬥難免。為求安定起見,能先不談就不談。

重點是,你不談,外界還是大談特談,而且談論往往非關理性與事實,而是全懷著政治惡意動機的抹黑式談法。在這樣一種近乎一面倒的不對稱評價中,共產黨恐怕只會吃下一些啞巴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我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

我要很驕傲的說我的父親還有許多老榮民,除了領取應有的退伍金,區區三個月軍餉外,沒拿過中華民國一毛錢,我們生活我們求學都是靠自己,我父親為台灣獻出生命的貢獻,我也提早出社會貢獻微博的力量堅守自己的工作崗位,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台灣,我們坦坦盪盪的活著,問心無愧,如讓我看到有人這樣欺負老榮民,我發誓絕對會用生命捍衛他們,不信可以試試看!

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父親淡淡的說為國家怎能求回報,只要心安理得就好了。

父親已經老邁,但心中還是只有國家,我為我的父親與所有的老榮民們感到驕傲自豪,我跟他們一樣熱愛我的國家中華民國,我承襲老兵的精神,以生命捍衛我熱愛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八年後回頭再看葉金川的眼淚

葉金川致詞四分鐘,會場掌聲一分鐘;這個場景才具有真實的重量。這是中華民國政府官員自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通過阿爾巴尼亞提案,作成二七五八號「排我納 匪」決議案的三十八年後,兩岸官員首次在聯合國的專門組織機構內同時與會,並且彼此不避諱以正式官銜互動交語,這樣具有歷史與政治意涵的場景,如若竟然敵不過幾個青年軍的一陣喧囂,寧非台灣真正的悲哀?

倘若陳水扁二度寄交WHO的入會申請函未被退回,第一個坐上WHA觀察員席位的衛生署長可能就是涂醒哲,而不是葉金川。而若是涂醒哲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了WHA的會場,會不會有一名手抱寵物狗的青年軍從巴黎趕往日內瓦嗆聲鬧場?

正如,倘若今日仍是涂醒哲擔任陳水扁總統的衛生署長,涂醒哲會說首例新流感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最佳禮物嗎?至少,在六年前涂醒哲任衛生署長時,國人未曾聽見他說SARS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禮物。

青年軍是在凸顯葉金川與台灣的屈辱,但不用青年軍的提示,大多數的台灣人皆知台灣是在高度屈辱中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WHA。葉金川要的是國家從窒息 的國際汪洋中冒出頭吸口氣,但青年軍卻認為他泅水求生的姿態太過屈辱。對於國家認同的辯論,從來都是這兩種相對的觀點,難道不是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轉型正義並不真空,它就在政治裡

悲哀的是我們真以為自己已超越政治。

今天是二二八事發69週年紀念。網路上有許多討論轉型正義該如何行使的規範性或者其他面向的討論。其中,大多論述對德國轉型正義萌生孺慕之情。以網路術語來說,就是「德國好棒棒」。然而,我要再當一次烏鴉,提醒諸位,轉型正義本不是一個真空的過程。它是政治的,不僅僅因為它是在一政治過程中被實踐;更重要的,轉型正義本身難以迴避「政治鬥爭」的誘惑。在對德國產生愛意之前,請先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認識眼前這個觸動你心弦的案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228前因 台灣金融體系的崩壞

二戰末期日本本土與台灣均陷於物資與糧食嚴重缺乏的狀態,故1941年時日台均已實施米穀配給制度。在台灣,1942年時甚至連肉、青果、鮮魚、油、鹽等民生必用物資也實施配給。
1945年春夏,一切副食品幾乎都從市場銷聲匿跡。停戰當時,台灣已到了商店幾乎看不到商品的經濟破產窘境。在美軍的大轟炸下,有關米糧的生產,台灣總督府的農業主管機關官員,瞭若指掌,並預測1945年將大大減收。
1945年夏,日本殖民當局已辦妥當年八月份繳納米穀的分配,完全已經知道米穀收成的悲慘情況。
1945年的台灣糙米實際產量約僅63.8萬公噸,僅及上(1944)年產量的59.8%。也就是說,即使仍實施日據末期配給嚴重不足的米糧配給制度,1946年春時台灣仍缺糧約三分之一。如果米糧是在市場自由買賣,則台灣缺糧約超過一半。當時日本本土也是處於糧食嚴重不足的狀態,日人形容當時是糧食的地獄。但就在要將台灣歸還我國前的九月上旬,日人在日本本土仍續實施嚴厲的米糧配給制度但在台灣卻發動蓄意放棄對糧食與各項物資一切管制的經濟戰。就個別(Micro)百姓而言,使得各地的餐廳如雨後春筍市場頓時供應充沛;就台灣整體(Macro)社會而言,此時一、二個月間所大肆浪費的糧食可維持台灣半年份的食用。故到了明(1946)年的二、三月,台灣社會乃將進入饑餓狀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的 可以去死了

說實話,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云云的人,其實可以去死了。我不是說氣話,而是字面上的去死。

何以她們可以去死?因為她們已經跟所有異己正式宣告:她們沒有任何遵守憲政法制的意願。沒有守法的意願,自然就沒有辦法脫離自然狀態;所以她們跟異己的關係,就只可能是弱肉強食。

既然我想不出她們在跟所謂的「漢人政權」開戰之後會有任何勝算的可能,而且對於“不願意脫離自然狀態”的人而言、「和約」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別人也不會願意跟她們簽和約,所以雙方的戰爭、必然會以「一方的死滅」告終。而死的,當然會是她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一元槌槌的「四萬換一元」騙局

這就是台獨標準的鋸箭法式看歷史,掐頭去尾只看他要看的那一段,然後散播在網路上餵食給許多不知真實情況的人,把他們一個一個教育成一元槌槌(閩南語發音,跟傻逼的意思差不多)的低等吱。其實用腳指頭想都知道,要是你的資產真的瞬間縮水變成四萬分之一,你會不暴動?會不起來革命嗎?但為什麼當年都沒發生?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張純如、南京大屠殺與日本軍國主義復活

89年從美國的伊利諾伊大學畢業,後來又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獲得寫作碩士學位。她的第一本書《蠶絲——中國飛彈之父錢學森》廣受好評,贏得了美國麥克阿瑟基金會“和平與國際合作計劃獎”。
前途一片光明。
如果不是她選擇研究南京大屠殺的話。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