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Recent 多篇文章

「阿姨」之死

電影的台詞說:「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同樣的,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拗不過去,終有一天要面對的。史跡班班可考,宋楚瑜的「長輩」,吳淑珍的「鑽戒」,莫不如此。這年頭有google,年紀小的,或記性差的,請自行google一下,你會發現這些笑柄比小說還好看。

不曉得在當今火熱的「浩鼎案」中,「阿姨」二字,會不會成為新的搜尋關鍵字?長話短說,浩鼎研發的乳癌疫苗,成果不如預期,但是中研院長翁啟惠為其強勢背書,而且強調自己沒有浩鼎的股票,不產生利益的對價關係。結果近日被媒體發現,翁院長夫婦是沒有浩鼎的股票,但是他們成年的女兒有,畫家翁郁琇小姐在2012年12月4日用美金一塊錢一股的價錢,一口氣就買了三百萬股(也就是花了三百萬美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他指出的錯誤讓全球頂尖經濟學者都驚呆了

朱敬一說「經濟學者都以所得稅來研究所得重分配」。但就我看過的經濟學論文而言,好像並不都是如此;絕大多數學者都傾向使用「所得」的資料,而非「所得稅」的資料。差一個字,真的差很多。

或者應該這樣說:研究「所得重分配」的經濟學者或分成兩類:一類研究「福利經濟學」,一類研究「發展經濟學」。

前者研究的是已開發國家;目標是在找出「在不殺死金雞母的前提下、最大化榨取金雞母的產蛋量」此一目標的合理稅率。

後者研究的是開發中、甚至是未開發國家;目標在找出「在不至於形成貧富兩極化的前提下、最快速提昇整個經濟體的經濟發展」的促產或振興景氣對策(稅率當然也是工具之一)。

既然研究對象不同,研究目標也不同,所採用的測量工具與所使用的資料來源也不會相同。但她們同樣都被人們稱為經濟學者;而且大部分都在經濟系或國際政治經濟學系裡頭任教,或是在世界銀行底下的研究部門工作。

儘管如此,顯然朱敬一眼中的“頂尖”「經濟學者」並不包含世界銀行或全球各大開發銀行裡頭的那些同行。看來臺灣人才濟濟,連個經濟學都能稱霸全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北京互聯網生活的一頁即景

每次,當我又用手機/互聯網做成一單新交易、或體驗一次新服務時,心裏總有一個角落為臺灣焦急。在我們成長的那些年裏,臺灣總以科技代工產業自豪、以青年族群充滿創意自矜、以網絡空間完全自由自居。然而,光是金融法規的綁束,就迫使除了銀行機構以外的任何商家不能承擔支付和雲端貨幣池功能─這不但臺灣本土無法產生如支付保、微信支付等網絡交易基礎設施,連帶地,也使各類講究“快錢”現金流的手機應用軟件和移動端消費平台,無法在臺灣市場鋪開。

從2009年智能手機日漸普及至今,臺灣利用移動互聯網成功創業、並具有全社會影響力的案例寥寥,移動互聯網創業者大多僅局限於手機遊戲一隅,或是承接各類公司行號或政府單位委托開發APP的訂單為主─這造成能直接入行、貢獻才智者相當有限,更難以直接和大眾消費捆綁在一塊。(※離開台灣兩年了,此處的印象若有訛誤,還請方家指正)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