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政治的黑手不要伸進醫療專業之中

最近有一些立法委員,尤其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紛紛與山達基的外圍組織合作,希望限制醫師用藥物治療俗稱過動症的注意力不足症。甚至於喊出過動症不存在、吃藥就是不好、盡量不要吃藥、應該抵制用藥的無理口號。這些團體與立委竟然想要透過質詢衛生福利部、施壓食品藥物管理署與立法限制醫師用藥來干擾病童獲得藥物治療改善。

醫學不是不可批評,衛生福利部的FDA認證通過的合法治療方法不是不可批評,但是請用科學說服我,而不是用激情煽動人民,製造恐慌、害怕、被害妄想來獲取自己的利益。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否定過動症的組織與單位,都有自己要販賣的東西,或者是課程、或者是產品、或者是宗教。這些東西能不能改善注意力不足的功能,能不能帶給小朋友更好的一生?他們都拿不出任何客觀的證據出來,只顧著一意痛批亂打現在已經得到合法認證的藥物治療。請注意,沒有得到食品藥物管理署核准,就宣稱有療效,都是違法的事情。這些單位都在進行違法的密醫行為!更糟糕的是立法委員竟然跟這些單位組織合作,要來透過政府組織干涉並且限制醫療專業幫助人民。

請問這些立委政治人物,你有醫療的問題,你是要問醫學專家還是爭議性的宗教團體?為什麼你們要主導影響更多人身心健康的醫療政策受到這些宗教團體的影響?政治的黑手,應該從醫療專業當中拿開;政治的黑手,更不應該被有爭議的宗教團體操弄。

我們要呼籲所有的朋友,請大家打電話給你所認識或是支持過的立委辦公室與民進黨黨部,請他們提醒同仁不要被山達基外圍組織所蒙蔽。關於過動兒醫療專業的事情,在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的網頁上都有說明,這些都是國內外許多專家長期研究的累積,千萬不要被宗教外圍組織用一些想當然爾的激情煽動牽著鼻子走了。 繼續閱讀 →

【讀者投書】真人Online豈能砍掉重練

近日討論軍訓教官去留問題,理性、激情兼而有之,許多先進提出建言,凝聚共識,企圖從制度上根本解決。相對地,亦有動輒拿「威權」、「遺毒」等落伍的概念扣教官帽子,欲除之而後快。此舉與拿木棍打小蜘蛛有何不同?校園裡真正魔王級的大怪,是社會幽暗面衍生的產物:毒品、暴力、價值觀錯亂與似是而非鄉愿的冷漠。

虛擬的世界裡,不滿意角色、戰果,大可「砍掉重練」。只不過在教育現場,好不容易建置保護學生的「反毒」、「反黑」、「反霸凌」防護網,相關部會間的支援協定與24小時全天候處理的機制,豈能說砍就砍?

奉勸投入真人線上遊戲的新手趕快進入狀況,挑戰真正魔王級的大怪。如此一來,才能贏得喝采、更新裝備,迅速升級。畢竟現代人的耐心有限,老梗玩久了,容易引起反感。重點是,千萬不要把小蜘蛛趕盡殺絕,否則清新的教育園地裡蚊蠅孳生,誰來清理? 繼續閱讀 →

陳真談「卑劣的行徑」

如今,民進黨才執政兩星期,竟然馬上改口說台灣會有缺電問題,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是要重啟風險疑慮最高的核一廠一號機。我在想,林義雄是不是應該出來給個說法?當蔡小姐在選舉前保證民進黨執政既不需要核能,同時也保證不會缺電時,台電還發出聲明表示:「這怎麼保證?再生能源的不確定性太高,不可能靠這個保證不缺電。眼前狀況是核一廠 2017 及 2018 年兩部機組就要除役,瞬間少掉 4% 電力。如果核一到核三延役問題不討論,地方政府禁燒生煤問題不化解,那麼,今年 7 月 2 日指考當天備轉容量率降到 1.9% 的瀕臨限電危機,就會再發生。」

結果,台電的這番如實聲明,遭到民進黨攻擊說是在「恐嚇咱台灣人」、「欺騙咱台灣人」。這個黨,整天動不動就是講「咱勇敢的台灣人不是被嚇大的」那套族群煽動說詞。而且,所謂反核團體還因此控告台電發言人,說他造謠,以刑法罪名控告他「偽造文書」,還說台電「若膽敢再說缺電,每說一次,我們就控告一次。」至於一些所謂反核人士更是離譜到爆,完全就是以一種信口開河隨口撒謊造謠的方式在「反核」,比方說有一位旅日「作家」(我不確定是不是作家),竟然說,即便是在最炎熱的夏天用電最尖峰,台灣的備載容量還有 23~28%! 繼續閱讀 →

別因為廁所沒有門你就替他關上文明的進程

我討厭有蟲子的廁所。
所以,我討厭農村人,覺得他們不講衛生;

我只喜歡乾淨整潔的地方。
所以,雖然非洲孩子很可憐,但是我依然討厭那麼髒的地方;

我看不起暴發戶。
所以,我不喜歡跟那個女同學一起玩,心裡默默瞧不起她;

我只願意吃新鮮面包。
所以,我當時跟寄宿家庭主人起了爭執。

我家開取暖器想開多久都可以。
所以,我討厭無法任意使用電暖氣。

但是,現在,
我和以前的想法完全不同!
不是因為我現在能夠接受有蟲子的廁所或者過期面包,
而是當我看了更多的書,
當我接觸到更多不同地方的人,
當我走過國內外許許多多城市,
我就會懂得把很多事情放在歷史的長河中去看待!
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只以我的想法為唯一出發點去看待人事物! 繼續閱讀 →

我的中國情結,我的台灣情緣/項武忠(公開信)

李遠哲回台之前幾個月曾找我夫婦長談,由於我不會台語,那時台灣在李登輝時代,民粹太強,我是如此與李遠哲作的協調。我由普林司頓給我薪水,中研院只付我生活費用,我回中研院試看做研究員半年。

但是李遠哲回台之後,就任院長不知聽了誰的話,說項武忠是不可能完全聽話的。(沒錯,如他今日所為,我一定如今日一樣批評他!)

他不發我聘書。

我對他的教改,我一直批評他!

他把中研院政治化我一直批評他。他遴選翁啟惠,我也警告他們不要政治化。

在陳水扁時,他為所欲為,馬英九基本上把中央院成了治外法權。

現在,蔡英文更是想把中央研究院成為李遠哲幫她代管的後花園。

這是我們幾十院士,想搶救這個機構的最後努力。

蔡英文、李遠哲!放中研院的崇高地位一個生路吧! 繼續閱讀 →

妳家兒子不來當兵,也不能這樣糟蹋國軍

今天在外吃飯時,有位阿姨來搭訕~
阿姨:你是軍人齁?
我:我以前是職業軍人,退伍了⋯
阿姨:現在軍人很舒服了啦,你看洪仲丘事件後大家才比較重視,大家才不敢亂來⋯⋯以前我們家人當兵都怕被弄死⋯
我:對啊,現在很爽⋯⋯
阿姨:當兵其實都是在拿錢給長官,請長官吃飯才能過好日子⋯
我:是喔⋯阿姨你當過兵啊?
阿姨:我聽人家說的啦⋯
我:喔喔,阿姨我當兵都沒人請我吃飯、送我錢,我人緣真差⋯
阿姨:你只是當少尉中尉,哪有人會討好你?
我:阿姨我少校,當兵12年。
阿姨:⋯⋯⋯⋯⋯⋯⋯⋯⋯
阿姨:現在年輕人真的好可憐,都找不到好工作,大學畢業的工作都才2萬多⋯以前大學生都有3萬⋯
我:阿姨,以前大學生少,現在大學生多啊⋯⋯不一樣。少子化學校又多,很多學校科系根本招不到學生呢~
阿姨:對啊,都招不到學生,大家都沒錢唸書,都要助學貸款
我:不是沒錢念,是學校太多學生太少,現在要賺錢要學技能,不是學歷高就有高薪⋯⋯
阿姨:現在老闆都很壞,動不動就把人辭頭路⋯
我:那就去當兵啊!你也知道現在當兵很爽啊,幹嘛不當兵?
阿姨:對啊,其實去當兵好了⋯⋯
我:阿姨我有認識招募的啦,你們家小孩子電話姓名留給我,我來幫他,很快的⋯
阿姨:啊,我在想想看啦⋯⋯
我:還要想什麼?又爽錢又多,反正你家小孩大學畢業沒有技能吃不了苦也找不到好工作老闆又壞⋯
阿姨:欸,你怎麼這樣講話⋯⋯
我:阿姨,為什麼你覺得很爽的工作又不讓小孩參與呢?電話姓名,快⋯
阿姨:我要走了啦⋯(起身、離開)
這年頭連阿姨都愛嘴砲,嘖嘖⋯ 繼續閱讀 →

八年後回頭再看葉金川的眼淚

葉金川致詞四分鐘,會場掌聲一分鐘;這個場景才具有真實的重量。這是中華民國政府官員自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通過阿爾巴尼亞提案,作成二七五八號「排我納 匪」決議案的三十八年後,兩岸官員首次在聯合國的專門組織機構內同時與會,並且彼此不避諱以正式官銜互動交語,這樣具有歷史與政治意涵的場景,如若竟然敵不過幾個青年軍的一陣喧囂,寧非台灣真正的悲哀?

倘若陳水扁二度寄交WHO的入會申請函未被退回,第一個坐上WHA觀察員席位的衛生署長可能就是涂醒哲,而不是葉金川。而若是涂醒哲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了WHA的會場,會不會有一名手抱寵物狗的青年軍從巴黎趕往日內瓦嗆聲鬧場?

正如,倘若今日仍是涂醒哲擔任陳水扁總統的衛生署長,涂醒哲會說首例新流感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最佳禮物嗎?至少,在六年前涂醒哲任衛生署長時,國人未曾聽見他說SARS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禮物。

青年軍是在凸顯葉金川與台灣的屈辱,但不用青年軍的提示,大多數的台灣人皆知台灣是在高度屈辱中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WHA。葉金川要的是國家從窒息 的國際汪洋中冒出頭吸口氣,但青年軍卻認為他泅水求生的姿態太過屈辱。對於國家認同的辯論,從來都是這兩種相對的觀點,難道不是嗎? 繼續閱讀 →

中研院士項武忠給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二封)全文

蔡英文總統大鑒:

我又一次給妳寫公開信,因為據報導妳已決定選廖俊智為下一任中研院長,完全不能等我們五十多位院士連署希望在七月討論遴選程序之後再作決定。

中研院長人選比台灣經濟、兩岸關係更重要?怎不令人生疑!

不得不由我相信坊間傳言!宇昌、浩鼎、李遠哲、翁啟惠與蔡家的利害結合是不可告人的。

我以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是打有一番作為的,我錯了!

記得否?滅秦者,秦也!滅六國者,六國也!天佑台灣。

項武忠 六,二 繼續閱讀 →

從《驚爆焦點》看信仰、記者的道德信念與台灣媒體

這點是我在看電影時心裡深處的聲音。打開你的電視、翻開報紙,台灣的媒體充斥著行車記錄器的車禍,官員與政黨間的政治口水,偷情露胸的羶色,最後是那邊有 好吃東西的美食報導,我們的網路媒體在動態上,發表的都是未經查證的農場新聞,沒有任何證據的偏見評論,真正值得報導的,國外的消息,台灣的媒體一概不提。

因為花時間,找一堆人去深度的調查,去真正地揭開真相,那是多麼曠日廢時,浪費資源的事,很可能辛苦挖出來的新聞,還不如小模露胸來得要有流量與收視率。

看著電影中「焦點」小組為了受害者的正義而戰,努力地盡一個記者該有的責任,不放棄任何線索與可能性,用盡全力地去追這樣一則新聞,真的讓我非常地感動,同時,也對台灣的媒體感到非常的失望與不恥。

當然,我們知道台灣還是有很多好的媒體跟記者,但在流量與點擊掛帥的現況下,在越來越多的閱聽人沒有辦法接受深度報導的當下,我們的媒體只能淪為小確性腥羶色廢文製造業。

這其實應了電影裡那句經典的台詞,「如果養育一個孩子需要全村人協力合作,要侵害一個孩子也是如此。」 繼續閱讀 →

歷史的一刻!綠能發電量超越核能…嗎?

2016年6月1日,台電預估的備轉容量率僅有1.50%,刷新10年來新低紀錄,而且那還是納入林口發電廠的測試運轉機組才撐起來的數字。整天下來,台電緊急動用需量競價、採購汽電共生餘電等手段,終於撐過全台大跳電危機。

結果台灣環保聯盟秘書長陳秉亨竟然藉機宣稱「尖峰時期,綠能發電量估達349萬瓩,超過同時核電的345.8萬瓩,是歷史的一刻」。顯然他從來沒有花過心思在能源議題上,只是想炒新聞獲取利益罷了。

我們來看新聞中引用的台電官網用電曲線圖。當天13:40的時刻,太陽能只有1.1萬瓩、風力只有24.4萬瓩。真正的主力是水力發電171.9萬瓩、抽 蓄發電117萬瓩。而且注意看圖中凌晨6:00前後,抽蓄負載吃掉的電力,大約在200萬瓩以上,跟中午燃燒重油的發電量差不多。

反觀核能發電,在有兩部機組歲修(其中一部機組的安全分析報告早已完成,卻由於政治因素導致超過一年半無法重啟)的狀況下,仍然穩定輸出345.8萬瓩。這如同綁著雙手跟你打,在緊急時刻的輸出仍然贏你一個數量級。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