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

Recent 多篇文章

我的中國情結,我的台灣情緣/項武忠(公開信)

李遠哲回台之前幾個月曾找我夫婦長談,由於我不會台語,那時台灣在李登輝時代,民粹太強,我是如此與李遠哲作的協調。我由普林司頓給我薪水,中研院只付我生活費用,我回中研院試看做研究員半年。

但是李遠哲回台之後,就任院長不知聽了誰的話,說項武忠是不可能完全聽話的。(沒錯,如他今日所為,我一定如今日一樣批評他!)

他不發我聘書。

我對他的教改,我一直批評他!

他把中研院政治化我一直批評他。他遴選翁啟惠,我也警告他們不要政治化。

在陳水扁時,他為所欲為,馬英九基本上把中央院成了治外法權。

現在,蔡英文更是想把中央研究院成為李遠哲幫她代管的後花園。

這是我們幾十院士,想搶救這個機構的最後努力。

蔡英文、李遠哲!放中研院的崇高地位一個生路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中研院士項武忠給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二封)全文

蔡英文總統大鑒:

我又一次給妳寫公開信,因為據報導妳已決定選廖俊智為下一任中研院長,完全不能等我們五十多位院士連署希望在七月討論遴選程序之後再作決定。

中研院長人選比台灣經濟、兩岸關係更重要?怎不令人生疑!

不得不由我相信坊間傳言!宇昌、浩鼎、李遠哲、翁啟惠與蔡家的利害結合是不可告人的。

我以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是打有一番作為的,我錯了!

記得否?滅秦者,秦也!滅六國者,六國也!天佑台灣。

項武忠 六,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郭位致馬總統的信(全文)

中研院有待革新再造。長期而言,中研院宜單純並虛級化,院本部當以院士為主體,認可獎勵傑出研究,以提供國家科研文教政策為主;研究所及中心並無專屬研究 生,宜檢討,重點併入各大學以利推行教研合一的理念,兼且有助科研導入社會、遠離綑綁手腳的困境。社會關注中研院之發展,鈞座若有疑問,則尊敬不如從命, 本人本著之前服務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高級管理團隊的經驗,樂意交流,詳述當代國家及科研管理的態度與實踐。

本人出生成長於台灣,教研於美歐,以外地之人,應聘出任香港城市大學校長,總有感觸。大道直如髮,春日佳氣多,心存故土,理當尊重邀約,表陳建言。然而社會紛亂,大道不行、小道橫行,正直誠信之建言者,反陷流言攻詰之境,有違學術獨立自主。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郭位校長致中研院院長遴選委員會的公開信

近來有關中研院院長遴選的諸多惑眾謠言,真真假假,廣泛見諸報章媒體,而無中生有者亦多。加之,在遴選過程中,惡意抹黑,政治陰謀不斷。在台灣,教研機構重「選舉」輕「遴選」,有把權術運作為職志,無論專業道德,只問派系立場,凡此困擾社會,助長分化,有違台灣福祉,絕非本人所期冀。為解疑慮,回歸理性行事,在此鄭重退出遴選,要求不呈報本人給總統為遴選委員會的推薦人選之一。任何人能循正當過程,提報任命,本人必定支持。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對於一個政治中立如一的讀書人來說,台灣的政爭如野草蔓延無所不在,令人憂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給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公開信

翁院長今天在立法院還說「因為自己在美國待很久,覺得成年子女的財產是不能講出來的」。

很抱歉,翁院長,美國非常多學術機構或大學,在研究者與廠商間關係的利益衝突揭露規定中,都要求必須揭露成年子女(adult child)是否持有該業者股票。不僅是政府所屬或公立機構如此,即使連一些私立機構為了維護學術公信力與避免爭議,也一樣會如此。舉個例子︰底下第一則留言的連結是我友人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剛填過的Conflict of Interest Disclosure Form,您和您前兩天開記者會說您並未違反揭露規定的護主幕僚們,一定看得懂。

堂堂中華民國政府所屬的最高學術機關中研院,利益衝突揭露的自我要求與解讀,連美國一間私立大學都不如,您在美國待了那麼久,您覺得如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中研院的問題豈止在翁啟惠院長?

自從中研院副院長上禮拜在立法院公開表示:依據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雖然「二等親」持有股票須揭露,但是「依據經過律師審訂的條文,『二等親』不包括『子女』」,這在國內律師界和法學界就引起一片嘩然!因為我們無法相信,有任何只要曾經念過法律系大一的律師或法律學者,竟然會有可能給中研院這種「法律意見」!

事實上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的條文前後矛盾、文字用語模糊、規範目的不清的問題,早在浩鼎事件發生之前,四年前這個內規剛公布的時候,我一看到就忍不住詢問中研院法律所的幾位朋友:你們中研院法律所的陣容如此堅強,有這麼多優秀的法律人才,尤其還有多位對於生醫倫理、研究倫理格外有研究的特殊人才,怎麼你們院裡會訂出如此粗糙可怕的內規出來?

他們搖搖頭說:我們自己中研院法律所的人給高層的「法律意見」根本不被重視啊。只要我們的意見讓高層不喜歡,他們就會去院外尋找能讓他們「喜歡」的法律意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這就是我們國家的最高學術機構?

在選前就已經有各種排擠郭位校長的風聲出來,中研院正應該戒慎恐懼在程序面做好,以杜悠悠之口。結果沒有,搞出選前換制度的瘋狂事。中研院院長選舉制度已經進行多年,請問這個制度有發生任何問題嗎?那根據什麼原因要在選舉當下臨時修改制度?這樣的修改為什麼沒有被公告討論?有全體院士的認可嗎?這種到了選舉當下才偷改制度還不敢公告,被抓到了還只想著抓洩密者。這個組織的權利者毫無道德高度可言。

中研院很大,非常大。裡面有許多優秀與品德操守佳的人才。但可惜,他的管理者與有權者沈迷於權力與金錢遊戲,把管理職責、道德操守與法律紀律視若無睹。中研院的問題只有中研院自己可以救,因為我基本上看不到中研院同仁的自我批判,大家都只想當沈默的好人。我們,就這樣失去了國家的學術風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