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Recent 多篇文章

這眼球時代總把人生的句點讀成驚嘆號的開始--淺談錢鍾書與其妻楊絳

近來稱頌楊絳的文章無數,好似我竟然漏讀了一代大師似的,最覺納悶的是,除了少數文化圈裡的人士對她有所了解與敬重,是理所當然外,楊絳在如今已認同異化的台灣,卻得到某種洗版臉書的關注,是一莫名所以的現象。

於是興起了去看看錢鍾書1998年底去世時,台灣究有什麼反應?由於沒有什麼工具,我查閱了聯合報的資訊系統,證實那年12月21日即錢氏故去後兩天,曾以14版全版多面向地進行報導,隔日在副刊又有一整篇幅的錢鍾書一生的整理。那年我去了好幾次北京,竟不想,那時北京還有個錢鍾書,只不過他已臥病在床,正準備要撒手人間了。

看起來,台灣並不淺薄,起碼錢鍾書辭世,這裡也要做一些懷念文章,有一點表態,否則豈不是顯現連個基本水準都不復存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