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

Recent 多篇文章

日內瓦宣言與個人就醫權利豈能容許民粹冒犯?

國際醫療轉送其實也沒麼大不了,就是從另外一個國家的A醫院,轉到台灣的B醫院。不論是從美國、從日本、從大陸、還是從歐洲。要將病人透過跨國際的轉送,都必須要有詳細的聯繫和計畫。你要吵這個制度?為什麼可以保留床?那我問問你:今天離島有重症患者因為離島無法提供所需的醫療能量,而病患需要飛回來台灣就醫,那你要不要事先聯絡好床位,讓病患接受完善的照謢?從澎湖馬祖飛回來直接直升機降落台北榮總頂樓算不算特權?怎麼沒有人喊這是特權?我冒著生命危險將病人從高空中降落送至醫院治療,為的就是病患有得完善照謢。

我還是老話一句:
「不論今天來的是總統、死刑犯、還是毒蟲、瘋子….
只要他真的生病,
他就是個病人。」
就算陳水扁來了,也是一樣。
病人就是病人,沒有因為我繳的健保錢被花掉而有所改變。
該一針上就是一針上。

這是我的專業。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你們的健保很好 但我從未向你們乞討

我來台灣現在是第四年,結果所謂的陸生健保或中生健保,竟然吵了四年還在吵。從一開始由於希望能夠融入這個生活共同體,不被當做異類,所以希望擁有健保;到後來慢慢地對這個議題冷淡,反感,熟視無睹,習以為常。我一直非常明確自己的理性選擇,排除希望與共處一個共同體的他者相同這一因素之外,就實際利益而言,我完全不想加入健保。保費不論是700還是1200,我都寧可用這個錢去吃個麻辣鍋。當然你可以說我沒有防範風險的意識,我接受,因為打電話給我推銷保險的人也總是這樣說。

然而,最新一波的健保風潮又來了,一年一度,絕不缺席。廣大鄉民趁這個良好的機會,又要開始攻擊我們這群426了,被罵了三年多,我決定反擊一下,雖然也沒有什麼屁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