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狩獵文化

Recent 多篇文章

「嘿啊,阮毋係番仔」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對於自己的政治與文化,一面是彷彿欲棄之而後快的自卑;一面卻又像初到非洲或其他區域的西方白人,展現輕視與欲救贖之的高傲?我從來都不認為政治該與生活分離,但我只是不想翻開某些社會運行必然存在的黑暗,不想談那些在黑暗或必要之惡中生存的人們,聽了會哈哈大笑的「你理想中的政治」

當有人一面要說子彈不長眼,一面又說要尊重原住民使用獵槍的文化;當有人默許ACG文化物化性別乃至生命,一邊又大談尊重生命與性別的平權

抱歉,我們可以聊聊除了政治以外的東西

因為我不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在山裡過當代生活的代價

總歸一句,部分媒體的標題「孝子獵羊遭判重刑」是過於危言聳聽,這位孝順的兒子動機固然良善,但其實他是因為「那把槍」被關的(3年),「獵羊」是附帶的(7個月)而且還可以易科罰金。「孝子持非法獵槍獵羊遭判重刑」這才是公道客觀的標題。

狩獵文化,從來不是0和1的問題,中間有0.01~0.99這麼多的可能性,是不可能簡化成「法官不食人間煙火」或「原住民打獵活該被抓」甚至「文化霸凌」這種單一結論的。

「沒有標準答案」,就是這個議題的答案。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