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

Recent 多篇文章

「嘿啊,阮毋係番仔」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對於自己的政治與文化,一面是彷彿欲棄之而後快的自卑;一面卻又像初到非洲或其他區域的西方白人,展現輕視與欲救贖之的高傲?我從來都不認為政治該與生活分離,但我只是不想翻開某些社會運行必然存在的黑暗,不想談那些在黑暗或必要之惡中生存的人們,聽了會哈哈大笑的「你理想中的政治」

當有人一面要說子彈不長眼,一面又說要尊重原住民使用獵槍的文化;當有人默許ACG文化物化性別乃至生命,一邊又大談尊重生命與性別的平權

抱歉,我們可以聊聊除了政治以外的東西

因為我不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的 可以去死了

說實話,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云云的人,其實可以去死了。我不是說氣話,而是字面上的去死。

何以她們可以去死?因為她們已經跟所有異己正式宣告:她們沒有任何遵守憲政法制的意願。沒有守法的意願,自然就沒有辦法脫離自然狀態;所以她們跟異己的關係,就只可能是弱肉強食。

既然我想不出她們在跟所謂的「漢人政權」開戰之後會有任何勝算的可能,而且對於“不願意脫離自然狀態”的人而言、「和約」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別人也不會願意跟她們簽和約,所以雙方的戰爭、必然會以「一方的死滅」告終。而死的,當然會是她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