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瑜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談政治上的判斷力

國父把人在政治上的判斷力分成三等: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我應該屬於後知後覺。在事情發生之後,慢慢地才恍然大悟。

例如所謂911,事後多年,慢慢地我才約略明白911若非自導自演,至少也是美國所事先知情、甚至渴望發生、並且給予促成的。可是,在那當下,同情都來不及,誰會去懷疑這一切攏是假?

例如,跟那麼多所謂黨外同志相處那麼多年之後,我才逐漸看清這些人的各種不同嘴臉,豺狼環伺,而我卻看不出來,直到一切如此不堪聞問之後,我才清醒;原來,個人的權力與暴利等等,才是他們的關切重點,至於各種所謂理想或什麼普世價值,在他們眼裏根本不值一個屁,只是一種幌子,一種攻擊武器,一種騙取選票的工具。就如同二十幾年前我也曾經以為美國是個愛好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一個中華民國,也有各自表述

國台辦對這一事件發的聲明中,譴責的是從中操弄的「政治勢力」,而不是黃安,也不是群情激憤的大陸網民,國台辦並不打自家孩子給台灣看,好平息台灣的民粹怒火,而是劍指「台灣有些政治勢力」,大陸網民的怒氣,中共一點不想攔阻,他沒有「河蟹」、也沒有「刪帖」,對於黃安,也不見其發出任何的責怪。顯然,中共希望讓台灣看見,大陸也有民粹,而其民粹的能量,太陽花跟它相比,就像池塘對上海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在選後談統獨與周子瑜

我們特別應該唾棄那樣一些在一面倒的主流氛圍下,高舉順風旗,搭順風車,吃香喝辣,左右逢源,但卻又異常 “勇猛” 地傷害少數異己的人。即便你的表面立場好像跟他一樣,你還是應該在道德上唾棄這種人,因為只有人渣才會如此 “勇猛“。

比方說,我今天如果跟著一大群人圍毆一個小女孩,我拳頭腳踢打得好用力好爽,你會因此佩服我的 “勇敢” 或 “勇猛“嗎?你會崇拜我,說我是戰神、戰將嗎?還是對我的 “勇敢” 與 “勇猛” 感到鄙夷呢?

相反地,假若有個人,他的政治主張與我不同,但他面對千夫所指亦往矣,那我還是得在道德上承認他的勇氣與重要道德價值。這就好像當你看到一大群流氓拿刀拿槍欺負一個人時,你站出來制止,這才叫做勇氣或勇敢不是嗎?

在這島上,一片綠油油,整天傷害少數異己,這樣一些混蛋,如果他也敢去大陸如此高喊台獨,那我就佩服他。同理,大陸上的一堆民族憤青,誰對祖國稍有不敬,甚至連不敬都稱不上,他們同樣便視之為敵,視之為民族罪人。這樣一些憤青,其實應該親自來台灣一趟,四處表達他的 “憤怒” 才像樣。

胡適當年面對一種所謂愛國熱潮時,他說:”容忍比自由更重要“。這意思用我的話來說就是,自由這個概念其實恰恰就是為少數異己乃至異類或怪胎而設。如果是多數主流,簡直就是可以為所欲為,還需要強調什麼自由嗎?在這密不通風、思想單一膚淺、價值極度簡化的島上,我知道自己很怪,因此對自由更是十分渴望而不可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