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

Recent 多篇文章

生命是一絕對狀態,廢死如何回應被害者的生命?

廢死與否牽涉到的卻是正義論與倫理學的層次,它與民主根本沒有任何血脈關連。它所要論述的是被殺害者的生命,如何能夠在正義的秤陀上,得到十足的償報!但這樣深刻的議題卻淪入一群法匠的手上,用死刑無法嚇阻犯案等社會治理的議題,取代了正義的探索。生命被暴虐無情地取消了的正義求索,卻早已消失無蹤。

正因為生命是一絕對狀態,一個人被陰謀地折斷了生命,就像被推去逾越了一條無法折返的線,再沒有任何方法能從死蔭的山谷返回,熱切的血肉瞬間變成毫無生息 的僵冷的屍體,於是,「殺人償命」才成為自古即被確立的懲治辦法,它首先是在回應被害者的生命,至於此一治辦的方法能否嚇阻犯案,應根本不在其慮下。

唯有生命能夠償付生命,這是這個議題的核心倫理,亦是正義所以不致失去重心,能夠繼續其他各種正義層面得以平衡、申論與延伸的根底。

回到我的最原點,我必須說的是,廢死不是流行的民主語彙,它與民主、自由,半點關係都沒有,廢死即是與罪惡同謀,基督的憐憫並不、也絕不施於魔鬼的狡計上,否則,即連基督亦不能成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對死刑犯以德報怨是委屈了凡人

死刑存在數千年,無數賢哲皆不以死刑為不當,大哲學家康德等更是應報理論及死刑之堅定擁護者。我不否認廢死論者或有崇高的心胸,果真遇到切身的慘事,也許還可以用最高的人道/宗教情懷主張要原諒加害者,堅持不動用死刑。但刑罰乙事,除了告慰死者,更在告慰生人,崇高的理念,個人可以擇善固執,但難以強求他人接受,特別在被害家屬別無慰藉,只求一個對死者公道的情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人民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很多人安分守己,是因為有道德的約束,來彌補法律的不足。但是台灣社會已經把道德視為笑話,從交通違規、到總統貪污,不鑽法律漏洞的是笨蛋!有篇文章提到,2010年李遠哲曾說過:「若一個人沒有理想或道德,就沒有價值。」 他說這句話,就有點像阿扁說:「如果我有拿錢,我就永遠退出政壇」;或像陳致中說:「如果我有嫖妓,我LP就爛光光」一樣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