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份子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談暴民的自由

看看島內,這些高舉所謂民主自由大旗的所謂進步人士及其一票喊打喊殺的徒眾,每天是如何在傷害少數異己,甚至你連保持沉默都經常會被視為一種對主流政治思維的挑釁與不敬,進而受到暴民們的嚴懲。

於是,打落水狗的暴民成為英雄,但你試著去批評一下他們的主子或神主牌試試,保證會讓你痛不欲生。

應該是去年吧,成大歷史系一位教授王文霞,不是在校內會議上發言提到說鄭南榕自焚不可取,說他不愛惜生命,說他不能以生命來要脅一種政治主張云云,大約就是說了這樣幾句話,恐怖噩夣馬上降臨在她身上,暴民瘋狂鬥臭之,綠色政客及一大票綠油油的無恥學者辱罵之,要求把她解聘,逼她要向社會大眾、向鄭南榕家屬道歉認錯…等等等,種種瘋狂的攻擊、羞辱與威脅,讓她嚇得連走在成大校園都怕會有人身安全的危險。

這樣一種事,五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始終是常態,甚至在最近十幾二十年更是變本加厲,差別只是在於以前你不能批評藍的,現在你不能批評綠的。

可是,媽的鄭南榕、詹益樺是他媽的上帝不能碰嗎?就算是神,我們還是有褻瀆神明的自由。更何況對鄭南榕那樣一些批評,有一絲私什麼道德問題嗎?你就算不認同,頂多也就只能提出辯駁,而不是仗著人多勢眾便要置人於死。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