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談砝碼,統獨與募兵制

我曾說過,高中有位化學老師很好笑,他對同學說,實驗題如果不會寫也千萬不要整個空白,多少瞎掰幾句,改卷子的老師也好方便偷偷給你分數。例如,"放砝碼的時候,動作不能太大,不能太用力,但也不能不用力,最重要就是力量要輕柔穩健,適可而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