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恩兄弟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談越描越黑

有個老員外娶媳婦請客,等半天,客人只來了一半。員外嘴裏咕噥著:"怎麼搞的,該來的貴賓現在還不來!" 圍桌磕瓜子等上菜、等得快要低血糖發作的賓客們一聽,心想:"媽的,意思是說我是不該來的遊民散客嗎?" 一氣之下,走了一些人。

員外一看有人走了,心一急,脫口而出說:"唉呀,該來的不來,這下連不該走的也走了!" 原本繼續堅守餐桌的客人一聽,心想:"媽咧個逼,意思是說應該走的是我嗎?" 於是又走掉三分之一。

員外這下心裏更急了,在後頭追著客人說:"喂喂喂,別走啊,誤會啊,我不是在說你們啊"。這一說,慘了,原本死守餐桌堅持等上菜的最後三分之一也凍未條了,不是說他們,那就是在說我們囉,於是全都翻桌離去,留下空蕩蕩的一場宴會。

有些時候,我的處境就跟這位老員外差不多,不管怎麼講都講不周全,越描越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