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流言終結者

Recent 多篇文章

228前因 台灣金融體系的崩壞

二戰末期日本本土與台灣均陷於物資與糧食嚴重缺乏的狀態,故1941年時日台均已實施米穀配給制度。在台灣,1942年時甚至連肉、青果、鮮魚、油、鹽等民生必用物資也實施配給。
1945年春夏,一切副食品幾乎都從市場銷聲匿跡。停戰當時,台灣已到了商店幾乎看不到商品的經濟破產窘境。在美軍的大轟炸下,有關米糧的生產,台灣總督府的農業主管機關官員,瞭若指掌,並預測1945年將大大減收。
1945年夏,日本殖民當局已辦妥當年八月份繳納米穀的分配,完全已經知道米穀收成的悲慘情況。
1945年的台灣糙米實際產量約僅63.8萬公噸,僅及上(1944)年產量的59.8%。也就是說,即使仍實施日據末期配給嚴重不足的米糧配給制度,1946年春時台灣仍缺糧約三分之一。如果米糧是在市場自由買賣,則台灣缺糧約超過一半。當時日本本土也是處於糧食嚴重不足的狀態,日人形容當時是糧食的地獄。但就在要將台灣歸還我國前的九月上旬,日人在日本本土仍續實施嚴厲的米糧配給制度但在台灣卻發動蓄意放棄對糧食與各項物資一切管制的經濟戰。就個別(Micro)百姓而言,使得各地的餐廳如雨後春筍市場頓時供應充沛;就台灣整體(Macro)社會而言,此時一、二個月間所大肆浪費的糧食可維持台灣半年份的食用。故到了明(1946)年的二、三月,台灣社會乃將進入饑餓狀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