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

Recent 多篇文章

廢死邏輯:應當同情教化蚊子,因為吸血是牠迫不得已的本能

很遺憾,廢死論者倒果為因、似是而非地認為,刑罰應先站在教化的目的考量,要絕對教化不能,才有可能進入量刑的窠臼,但如此一來,將致前述條文與刑度設計形同虛設。因為人豈能僭神功,僅憑卷證斷人死生?所以根本不可能斷定人是絕對教化不能。

如果說法官不能人僭神功,那麼被告呢?他豈能在恣意之下取人生命而受到法律保護?

法律保護每個迫切需要它的人,公平地對待他們,不因為是被害人或是被告有所區別,當然這只是理想。

然而天平再怎麼傾斜,也不能悍然拒被害人於不顧,而完全傾向被告,誠然他的訴訟權利該被重視,不因為他犯下滔天大罪而應該被草草處理。

從另外的方面來可,人死不能復生,就算把兇手宰了也一樣,破碎的家庭永難再獲笑顏。但是,這是公平審判的結果,不是探討教化問題。易言之,是他該得的,如果沒有犯錯,怎麼樣也不會被侷限在陋室一隅,嚴重時還要施以戒具,被當成「犯人」對待。沒錯,你是個犯人,就該受犯人的對待。

當然處遇也不能與人權相悖離就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對死刑犯以德報怨是委屈了凡人

死刑存在數千年,無數賢哲皆不以死刑為不當,大哲學家康德等更是應報理論及死刑之堅定擁護者。我不否認廢死論者或有崇高的心胸,果真遇到切身的慘事,也許還可以用最高的人道/宗教情懷主張要原諒加害者,堅持不動用死刑。但刑罰乙事,除了告慰死者,更在告慰生人,崇高的理念,個人可以擇善固執,但難以強求他人接受,特別在被害家屬別無慰藉,只求一個對死者公道的情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