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拉底

Recent 多篇文章

以民主形式而死的豈能只是蘇格拉底

這一群人過去未曾對爭取民主有過什麼貢獻,如今卻以民主替自己戴上桂冠,最重要的是,他們對民主的內在弊病那怕是一丁點的認識都付之闕如,竟就四處去聲討他人,真是可笑之至矣!

我至今不曾改變我的斷言,台灣社會如今的民主,並不是一種民主,而是台灣民族主義的變形,它很容易變質為暴政,而它最可受訾議的是,它已選不出任何一個可以接近蘇格拉底理想中那位「知道的人」的條件的領導者,台灣的衰敗早已如同重力一般,正在加速的進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