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Recent 多篇文章

在你定義孔子是不是哲學家之前,你首先得問問自己夠不夠格

孔子與《論語》更多的,可能是在回答HOW的問題。比方學生問孔老師,什麼是「仁」啊?孔子不是在「定義」「仁」,而是在說,如何能夠接近「仁」這種美德,所以顏淵問「仁」,孔子告訴他要「克己復禮」,這個「克己復禮」,不是定義,而是如何做。

這類型將孔子與《論語》視為接近「德性倫理學」的觀點,像現在在美國任教的中國哲學研究學者余紀元就這麼認為。

所以,簡短的做個小結,到了這個時代,還在先射箭,再畫靶,說孔子是西方某些形式下的哲學,再說孔子不是,再說孔子錯在那,根本就是欺負孔子是死人,一來 孔子根本沒說過自己在談哲學,二來現在的學者也不這樣說,這樣的討論除了顯示出某些哲學系統的意識型態之外,或許也顯示出台灣哲學研究的自我窄化,畢竟很 多中國研究者,早在上個世紀末就跳出這套思維模式,把中國哲學或是中國思想推往不同的研究層次去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讀《論語》就能讓你成為一個道德的人嗎?

網路上有許多公知提出這樣的質疑,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讀了《論語》這類的經典,卻依然不是一個道德的人?但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也應該先知道,究竟什麼才算是一個道德的人,或是說,達成什麼標準才是道德的?還可是我們可以問,一個道德的人需要具備有那些條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人渣文本誤會大了─蔡英文要求亮票事件中,人渣文本對於孔子《論語》義概念的誤解

說蔡英文要求亮票是「義」,義可以當成權衡或是適宜來解並沒有沒錯,但周卻說義是一樣的,所以亮票是合理的。

這便是將「義」當成可普遍化、絕對化的標準來談,也就是義務論的思考,而義作為權衡的標準,就是將義視為一個超越的根據,不受經驗世界所囿限。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