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Wakefield

Recent 多篇文章

醫師的倫理責任:從英國麻疹大流行談起

台灣一直有很少數的醫師主張過動兒的藥物很危險,建議大眾不要服用。然而,過動兒的藥物治療,是主管機關依照藥事法核准的,安全性與療效都經過審視,如果有醫師要宣稱我國、美國、歐洲、澳洲的藥品主管機關都錯誤了、都被廠商蒙蔽了,顯然需要提出足夠的證據來打臉這麼多單位。醫界同儕則有義務要審視他所提出的證據是否足夠而全面,做出更專業的建議。如果是特定醫師的知識能力不足,倫理委員會可以請他接受繼續教育,增進搜尋與使用證據的能力。如果是刻意只看片面的證據,或是在解讀證據時故意扭曲偏頗,這就有醫德的問題了。不論如何,一位醫 師都要為了自己所建議的事情負起責任。就像是覺醒田野還在當醫師的時候需要為了他說過的話負責,醫師不是說有了醫師執照的加持、套上醫師的光環,就可以吹牛不打草稿、信口開河、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基於證據講話,是醫師最基本的專業修養與專業倫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