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回覆以核養綠的志工來信

我自己這一生,在社會議題上,從未絕食,但卻經常禁食 (公開或不公開),也就是說,設定一個日期範圍,比方說三天72小時,不管訴求為何,不論訴求是否通過,時間一到就停止禁食。

即使是經常禁食的甘地,一生也僅有過幾次絕食。最嚴重的一次是面臨印回暴力衝突,死傷無數,甘地因此決定以死相諫,要求雙方放下武器。我想說的是,希望士修不要絕食,畢竟來日方長。 繼續閱讀 →

陳真 姓柯的他媽

綠營之中,比柯文哲更爛更貪的多得是,但他之所特別卑鄙,特別令人厭惡之處就在於他是這樣一種典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嘴巴講的全是仁義道德,但所作所為卻全是雞鳴狗盜,把台灣政治文化中最醜陋的一面,發揮得淋漓盡致。從他當年選舉時就是這樣;包括養網軍抹黑造謠、作假美化自己(比方說一堆所謂淳樸的假照片),自導自演栽贓抹黑對手等等,無惡不作。而且,在金錢上非常不乾不淨,長年接受藥商和廠商的巨額賄款。 繼續閱讀 →

陳真 卡管啟示錄,啟示了我們一些什麼?(續)

這群綠營的走狗文人,長年以來,可謂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只要是非我族類,明明根本一點事也沒有,也能虛構出各種罪名扣在對方頭上,然後搬出一大堆漂亮理想講得天花亂墜。而且, 永遠都 “覺醒得剛剛好”,永遠都知道舉順風旗搭順風車,哪邊主流就往哪邊靠,名利雙收,左右逢源。

今天要是管中閔是綠的,即便扯盡天下爛污,親綠學者們保證也會護航到底;要是誰敢拔掉他,保證早已鼓動成千上萬的腦殘學生罷課、佔領行政院或總統府了。 繼續閱讀 →

陳真 政治人物撈錢的手段

台灣政治之腐敗貪婪與齷齪,一言難盡,而這一切全是以民主之名,唬得腦殘人士們一愣一愣的,而且還引以為榮。但你可別以為檯面上那些人,包括人渣政客底下的那一大票走狗們真的在追求什麼民主。這些人精明得跟什麼似的,所謂民主自由與什麼碗糕台獨,只是一種撈錢奪權的手段。 繼續閱讀 →

陳真 談分贓政治

分贓政治具有一種穩定幫派的巨大力量。你看,人渣黨遠遠比國民黨都還團結,但他並不是憑著某種理念而緊緊團結在一起,而是團結在私人利益之下,所謂雞犬昇天,雨露均霑,只要順從者皆能論功行賞。不服氣者請你告訴我,有多少過去稍微有一點點參與經驗的綠營支持者沒有得到各式各樣的名位與資源及各種好處?只要你夠乖,幾乎是統統有獎,而且牽親引戚,姑姑嫂嫂表哥弟媳三姨媽五叔公,大家都能分一杯羹。難道不就是這樣嗎?這一切 “家天下” 的作法,正是過去黨外所大力攻擊的,如今自己一旦掌權,卻爛得遠比過去舊國民黨時期還徹底。  繼續閱讀 →

陳真 美學與道德哲學的及時現場教學

看待政治,不過就是一種美學評價與道德判斷,其實看待任何人事物都一樣,看他或它在大大小小每一件事情上所透露出來的 “味道” 或心思,聞其言外之音,聽其弦外之意,而不是根據表面言行去判斷,畢竟人渣們通常都沒有前科 (比方說所謂時代力量與社民黨那些混蛋哪一個有前科?),而且往往還經常做 “好事”,充滿 “理想”。但是,美學與道德畢竟不是一種行為主義式的東西。事實上,那些最醜惡的人事物卻往往光鮮亮麗燦爛輝煌。  繼續閱讀 →

陳真 統或獨?儘早公投決定

其實,不管你願不願意,這場統獨歹戲終究得有個盡頭;與其被迫終結,落個措手不及人仰馬翻,倒不如採取主動,來個不欺不瞞、各暢其言的真正公投,給這段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痛苦紛擾歲月做個了結,讓眾人各擇所愛,各尋其路,讓各方無辜者特別是下一代仍有長遠人生應有的寬廣出路,而不是永遠困在一個彷彿被詛咒、被藍綠政治歹徒與騙子們所集體綁架的巨大困境中,絲毫看不到希望。  繼續閱讀 →

陳真 夜診原音重現

“人應該單純,但不要愚蠢",我勸告那位護士小姐的這番話,其實並無貶意,亦非高高在上的指導,而是用20年家破人亡般的痛苦心血所換來的體悟。我相信有一天,這位小護士以及千千萬萬跟她類似的人,終究還是會變得成熟與世故,不再愚蠢。但很可悲的是,當一個人不再愚蠢時,往往也很難再保有單純的赤子熱血,大家學會了沉默,學會了明哲保身,學會了觀望,學會了利害分析。在我看來,這比單純的愚蠢更可悲。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