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國民黨的世代交替淪為口號?

要重返執政,不能只想依靠民進黨做不好,而是應該重新改造整個黨,擺脫醬缸思維,用壯育青,現在在黨產會的夾殺下,國民黨資源短缺,加上老藍男霸著位置不走,可不就是如韓國瑜所說的「又老又窮」嗎?

民進黨的尾巴黨們聲援阿桑吉?

蠢話或鳥話往往讓人無言,為什麼呢?因為它就是一堆毫無意義的鬼扯蛋。再深奧的說法都有可能反駁,但你如何可能去反駁一堆瞎掰胡扯的低能鬼話?難道要從ㄅㄆㄇㄈ開始教起?

我看到今年5月13日的一則「聲援阿桑吉」的苦勞網新聞。我的天啊,看了之後差點沒昏倒。這是抹黑,哪是聲援?「聲援者」包括三個黨,全是人渣黨的尾巴黨:樹黨、綠黨、社會民主黨。另外還有一個人渣黨的附隨組織–完全變了質的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 繼續閱讀 →

卡韓政變 (191):普通常識為何如此不普通?

火鍋大王並沒有說出什麼特別或不可思議的事,事實上他講的全是普通常識,但卻顯得如此不普通而幾乎不為人所知。

在這視頻中,你可以看看比方說所謂老牌民主自由國家–英國,是怎麼個民主自由法,是如何壓制言論,是如何殘民以逞、是如何把其他族群當芻狗。另外可參見我寫的這篇:

https://bit.ly/2JBV5ms

理解這些常識有什麼難?需要什麼智商?人們之所以對於常識如此陌生或誤解之深,也許是因為他其實並不是真的在乎這一切。 繼續閱讀 →

卡韓政變 (187):過去並沒有成為過去

寫政治方面的東西,最大的痛苦有二,一是寫來滿紙污穢。二是明明白白根本無須多說之事,你卻必須像傻瓜一樣,不斷說:「你看你看,是這樣哦,是那樣哦。」很痛苦吧?全是廢話不是嗎?就如同面對一團大便和一朵花,而你卻只能不斷重覆說上一百萬遍:

「你看你看,是大便,好臭哦對不對?有沒有聞到?好臭哦。看到沒有?真的好髒好臭對不對?你看不見嗎?眼睛被大便糊到嗎?沒聞到臭味?啥咪?很香?你看不懂這是一團大便嗎?啥咪?你覺得很好吃?你每天都好想吃?這是你最熱愛的美食?」

另一方面則是:「你看你看,好美的花,看到沒有?好香好漂亮對不對?啥咪?你覺得很髒?害你想吐?應該全部消滅?」

我不是在寫三百年前或三千年前的事,而只不過是在寫短則數月、長則不過幾十年的事,卻常感覺我好像彭祖仍活世上,講述千百年前不為人知的往事一般,很無奈。

每天去外面吃早餐,總是會看到那些喪心病狂無恥齷齪的骯髒報紙–蘋果日報及自由時報,每天就是造謠抹黑,仇中反華,醜化異己。

今天 (2019年10月16日)自由人渣報寫著:「基層民意強烈要求」民進黨政府必須儘速通過「中共代理人法」,以「保障台灣的民主自由與人權」。

這些政治人渣,一方面妖魔化過去,說蔣家如何抓共匪,多麼恐怖,多麼傷害民主自由與人權,一方面用無恥謊言把自己包裝成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拯救者、捍衛者;另一方面,卻又使用與當年蔣家完完全全沒兩樣的手法與政治語言,整天塑造「匪諜就在你身邊」的獵巫氛圍。

比方說,人渣政客蘇貞昌昨天表示:

「中國無所不用其極,利用台灣的開放、民主來滲透及破壞民主。現在既然知道中國滲透台灣很嚴重,怎麼可以允許中國在台灣有代理人呢?任何行為只要違反自由民主,或是幫中國講話,都要想辦法擋住。有法律的部分就要好好執行,不夠的部分也要看怎麼做會更好。」

很無恥不是嗎?這些行為,不就是他們口口聲聲所妖魔化的恐怖「過去」?完全一模一樣不是嗎?連「幫中國講話」也不行。誰敢不仇中不反華,誰敢說一句大陸的好話或是報導一句大陸正面的事,誰敢去參加任何具有一絲大陸官方色彩的活動,就是「叛國」,就是「危害國家安全」,就是「為匪宣傳」的「中共同路人」。

這樣一些事,難道不是如此明明白白的卑鄙齷齪?難道還要我做更多說明,然後你才能懂、才能看見?

同樣是今天的新聞。一樣是綠油油的民視新聞,標題寫個「扯」字!還加上驚嘆號!扯,就是荒唐離譜的意思。什麼事有多扯?原來是大陸的學校與台灣的學校常有交流活動,互有師生參訪。

比方說有個由天津大學舉辦的「海峽兩岸青年學生領導力論壇」。今年,台大學生會拒絕推派代表,但台大校方仍打算讓其他學生參加。因此,綠媒說「好扯」!可是,這事扯在哪?兩岸學界交流有何問題?你不參加,別人難道就不能參加?

但是,綠油油的台大學生會卻「出面控訴」!控訴說,這些兩岸交流會議常有類似「兩岸一家親」或「年輕人如何促進經濟和文化發展與繁榮,以共創中華民族復興」的言論,說這就是「思想洗腦與統戰」,台大校方怎麼可以讓學生參加這種「統戰」活動 ?

很蠢不是嗎?蔣家年代的大學生不就幾乎全部都是這樣嗎?

報紙還說,抗議的學生指出,「中國是極權主義社會,甚至連藍的或統派的學生,都可能在大陸被抓、被消失。」因此,指控「台大校方這樣的舉動實在相當不負責任。」

這就是假新聞不是嗎?所謂「反送中」也是搞這一套假新聞,說什麼只要一進入香港或大陸,只要批評中共,隨時就會有一堆人「被抓」、「被失蹤」、「被消失」。謊話連篇,非常可恥。

一位「親綠學者」叫吳叡人,甚至還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國的目的就是要滲透台灣民主。台大是最高學府,卻毫無危機意識,儼然國安隱憂。」

很扯吧!連這麼荒唐的蠢話也說得出口。可是,這類鳥話,不就是所謂過去之威權及白色恐怖年代的基本辭彙嗎?過去年代有一群「親藍學者」,也是這樣,動不動就會跳出來說共匪思想入侵、國家安全有危險或是中共同路人就在你身邊等等等。過去所有一切荒唐事,如今卻完全借屍還魂。而且,一樣是打著「捍衛民主自由」、「保衛國家安全」及「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的口號。

上個星期,有一位大陸遊客在台大學生活動中心,把所謂聲援香港的什麼連儂牆上的貼紙撕下。結果這位陸客居然馬上被警方逮捕,而且限制出境,刑法伺候。台大學生會並準備以毀損罪提告。

很扯吧!有這麼嚴重嗎?今天如果撕下的是反民進黨的標語,肯定會被視為理所當然,甚至捧為英雄。

更荒唐的是台大學生會對此發表的聲明,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這一切不就都是蔣家年代的往事一一重現嗎?

台大學生會的聲明是這麼寫的。希望你看了也會覺得荒唐,要不然我實在不知道如何說明這麼明明白白的可笑與腦殘。聲明的標題是:【學生會堅決提告,以法治抵抗蠻橫侵略】。很荒唐吧。 繼續閱讀 →

卡韓政變 (178):民進黨簡史

台灣如果有什麼民主自由,並非民進黨的功勞,而是黨外人士及無數黨外支持群眾的生命、自由與血汗所換來。民進黨不但沒有功勞,而且在創黨後短短數年內便迅速質變腐化,攬功奪權,出賣理想,圖謀私利。

尤有甚者,在過去大約二十年來,倒行逆施,吃相難看,不顧廉恥。而且,從一個推崇左傾理念的政黨,變成極右法西斯,致力於挑撥族群仇恨與對立,視普世價值如無物,不擇手段,謀取私人權位與暴利;一味歪曲是非,操弄史實,美化自身,醜化異己,瘋狂收割前人心血攬為己有,甚且變本加厲破壞改革成果,大開文明倒車,可謂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諸多惡行,更甚昔日國民黨。 繼續閱讀 →

陳緯 — 洪秀柱:「我們要成為自己前進時的光芒,而非坐等別人點亮燭光」

「我們要成為自己前進時的光芒,而不是坐等別人為我們在黑暗中點亮燭光;我們要積極迎向困難與挑戰,而不是人云亦云,放棄自己的道路。」

各位文思革的讀者、藍營的支持者們,我們要迎向困難與挑戰,為了即將消失殆盡的中華民國核心價值而奮鬥,團結一致,拉下民進黨與蔡英文,還給國家一個公平正義,為台灣的下一代,走出一條和平安全的康莊大道。 繼續閱讀 →

陳真 卡韓政變33 34

陳真 2019. 04. 30. 阳阳,

一項不為己謀的政治選擇或政治判斷是否成熟合理,不是看它所給的答案,而是看其判斷與抉擇的根據。這樣一種根據,有些是可形諸文字的客觀陳述,有些則屬 “親知”,屬於某種自身經驗。後者往往比前者可靠。

我不認識你,不知道你幾歲,不知道你的一切個人資訊,因此無從知道你的判斷依據。不過,如果只是根據一篇作文,那無疑十分幼稚。這樣一種文字,如果把作者名字遮住,再把幾個當下的政治人物名字改掉,我說不定會以為是阿扁寫的。阿扁不就是靠這一套什麼 “拼經濟”、”有愛最美、希望相隨” 的所謂 “論述” 兩度成功贏得台北市長選舉及總統大選嗎?

台灣社會主流,不管是媒體也好,名人或政客也罷,一方面為非作歹,行不由徑,永遠都是講一套做一套,一方面卻又很愛故做理性狀,總是喜歡跟社會大眾強調什麼要聽聽候選人的政見哦,要看看他們的什麼政策白皮書哦,好像把大家當成三歲小孩。我倒是覺得政治白痴才會去關注那些東西。

蔡啥小當所謂總統的前前後後,她以及她所屬的人渣黨,不是幾十年來每天講一堆鳥話嗎?什麼 “勞工是我心裏最軟的一塊”,什麼 “最會溝通的政府”,什麼 “傾聽民意、拒馬鐵蒺藜將再也看不到”,什麼 “謙卑謙卑再謙卑”,乃至所有的一切所謂理想,所有的一切所謂民主自由透明與開放,什麼廉能政府,什麼反對家族政治,什麼反對政二代,什麼公平正義,什麼司法獨立,什麼反對分贓政治,什麼黨政軍退出媒體,什麼反對政治酬庸,什麼廢除監察院,什麼廢核電,左手廢右手蓋,什麼弱勢優先,什麼永遠與弱勢者站在一起,什麼保護食品安全…….所有一切的一切的一切的什麼理想,講得夠漂亮吧,請問有哪一項不是完全相反?有哪一項做到?不用多,幾百幾千項漂亮理想當中,你就指出一項真的有實踐的就好,有沒有?零!不是嗎?

我意思是說,從一篇作文去判斷一個候選人,那是只能得零分的。太幼稚了。

你知道嗎?民進黨早期或更早的黨外,是主張親中反日反美帝的,相關論述要多少有多少。我最近搬家,從破爛的老家救回一百多箱的書 (另外有一百多箱則已腐爛),裏頭有很多當年的文件和信件與雜誌。

比方說,當初三十幾年前我們反核時,除了安全因素之外,反對美國對台灣之強制剝削,也是反核的原因之一。

比方說,當初我們黨外是反對軍購的,即使民進黨成立後的頭幾年,也依然反軍購,反對貪污,反對從軍火買賣中竊取鉅額回扣 (現在他們自己大撈特撈,當然就不反對了)。

黨外及民進黨當年反軍購的理由是說:中共是一個理性政府,不會隨便打台灣,”人家中共又不是黑社會,怎麼會隨便亂打人?” (謝長廷的演講詞,當時是我做文字記錄,所以我記得很清楚;白紙黑字之外,我還有當年演講錄音帶),只要我們跟大陸持續開放與交流,哪需要每年花幾百幾千億跟美國買一堆破銅爛鐵?

諸如這些,都是民進黨早期以及更早的黨外時的基本論述與立場。

我從老家搶救幾千本幾十年前年少時的書和資料回來,把我現在住的家塞得完全水洩不通,想丟掉又很可惜,畢竟那是我的一段十年血淚青春;想留下又沒空間。題外話。

現在我書桌旁就不小心弄倒了這麼一堆舊書。我看到一本小冊子掉了出來,書名叫做 “紅燈左轉–工運的路線與實際”,沒寫日期,但我估計大概是1993年出版,出版者寫著 “野百合觀點”,編輯群一大串人,大多是一些現在綠油油的親綠學者或親綠xx。我拿起來一看,天啊,我還以為是巴勒網的人寫的。

我想多抄一些,但很累很睏,有時間再說。我就隨手抄幾段。比方說有一段,標題叫做 “不知長進的民進黨”,內文寫著:

“民進黨…不斷把國民黨既有的利益納進來,諸如關說、作秀、地方派系的利益交換、宮廷機詐權術、勾結財團資本家…等等等,凡是國民黨的既得利益低招敗術,民進黨便如法炮製,納為己有。

民進黨黨綱上 (關於勞工) 的漂亮文字僅止於文字。…民進黨對於勞工議題的態度,可分兩種。第一種佔絕大多數,亦即不聞不問,不理會勞工議題,但有時候卻會利用勞工議題。第二種則是和勞工有直接關係,亦即積極參與工運的草根組織工作者,但其理想卻越來越模糊、脆弱,所走的路線也離工運越來越遙遠。為什麼呢?這只有兩種可能。

一,以參與和投入工運做為個人政治的墊腳石,藉由工運工作者的形象來獲取道德光環,利用工人獲取選票,最後則揚長而去。這一種就叫做詐騙,典型的政客,如同黑道參選藉以漂白身份。民進黨內有些流派 (按:指新潮流) 則擅於利用社會運動的經歷裝飾身份,以利選舉。

第二種可能則是:過去的獻身是真誠的,…但是選上後就飛上枝頭變鳳凰。這一種就叫做背叛。

也就是說,民進黨高層菁英曾主動 ‘關心’ 勞工事務的,不是背叛,就是詐欺,真是可恥啊!”

你看,像不像巴勒網的言論?

我並不是說所有人全是騙子,而是說,這樣一個所謂 “野百合觀點”,講得很正確,但是呢,請問幾個人還信守信念?幾個人不是綠油油?幾個人沒有變成民進黨的無恥走狗?

這本小冊子,最後還畫了個漫畫,很傳神,畫得很像,一看就知道是在畫貪污漢奸老賊李登輝,但我沒法畫出來給大家看。畫著一隻畸形長角的醜陋大怪獸,一看就知道是黑金教父李登輝。怪獸被一堆勇敢的小士兵團團包圍,個個拿刀劍要刺殺這隻以李登輝來模擬的黑金妖怪。

圍攻黑金妖怪的勇敢小士兵一共有八位,每一個身上都刻了字:統、獨、民、新、國、左、右、工。漫畫旁邊有一行說明,寫著:

“不分黨派,堅持勞工立場,形成階級聯合戰線,一齊砲打金權怪獸!”

還有很多,我就不抄了。我只是要說,政治不是作文比賽。至於我們判斷一個候選人之適當性,首先要看他的角色所代表的意義,亦即所代表的路線與身份。然後,同時也要看他的為人,像柯文哲那一種投機份子,就算是祖國欽定,也切莫相挺。從這兩點來看,郭台銘同樣是完全不合格的。如前所述,其角色有害台灣,為人則下三濫手段一大堆。

 

陳真 2019. 04.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