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政治人物撈錢的手段

台灣政治之腐敗貪婪與齷齪,一言難盡,而這一切全是以民主之名,唬得腦殘人士們一愣一愣的,而且還引以為榮。但你可別以為檯面上那些人,包括人渣政客底下的那一大票走狗們真的在追求什麼民主。這些人精明得跟什麼似的,所謂民主自由與什麼碗糕台獨,只是一種撈錢奪權的手段。 繼續閱讀 →

陳真 談分贓政治

分贓政治具有一種穩定幫派的巨大力量。你看,人渣黨遠遠比國民黨都還團結,但他並不是憑著某種理念而緊緊團結在一起,而是團結在私人利益之下,所謂雞犬昇天,雨露均霑,只要順從者皆能論功行賞。不服氣者請你告訴我,有多少過去稍微有一點點參與經驗的綠營支持者沒有得到各式各樣的名位與資源及各種好處?只要你夠乖,幾乎是統統有獎,而且牽親引戚,姑姑嫂嫂表哥弟媳三姨媽五叔公,大家都能分一杯羹。難道不就是這樣嗎?這一切 “家天下” 的作法,正是過去黨外所大力攻擊的,如今自己一旦掌權,卻爛得遠比過去舊國民黨時期還徹底。  繼續閱讀 →

陳真 美學與道德哲學的及時現場教學

看待政治,不過就是一種美學評價與道德判斷,其實看待任何人事物都一樣,看他或它在大大小小每一件事情上所透露出來的 “味道” 或心思,聞其言外之音,聽其弦外之意,而不是根據表面言行去判斷,畢竟人渣們通常都沒有前科 (比方說所謂時代力量與社民黨那些混蛋哪一個有前科?),而且往往還經常做 “好事”,充滿 “理想”。但是,美學與道德畢竟不是一種行為主義式的東西。事實上,那些最醜惡的人事物卻往往光鮮亮麗燦爛輝煌。  繼續閱讀 →

陳真 統或獨?儘早公投決定

其實,不管你願不願意,這場統獨歹戲終究得有個盡頭;與其被迫終結,落個措手不及人仰馬翻,倒不如採取主動,來個不欺不瞞、各暢其言的真正公投,給這段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痛苦紛擾歲月做個了結,讓眾人各擇所愛,各尋其路,讓各方無辜者特別是下一代仍有長遠人生應有的寬廣出路,而不是永遠困在一個彷彿被詛咒、被藍綠政治歹徒與騙子們所集體綁架的巨大困境中,絲毫看不到希望。  繼續閱讀 →

陳真 夜診原音重現

“人應該單純,但不要愚蠢",我勸告那位護士小姐的這番話,其實並無貶意,亦非高高在上的指導,而是用20年家破人亡般的痛苦心血所換來的體悟。我相信有一天,這位小護士以及千千萬萬跟她類似的人,終究還是會變得成熟與世故,不再愚蠢。但很可悲的是,當一個人不再愚蠢時,往往也很難再保有單純的赤子熱血,大家學會了沉默,學會了明哲保身,學會了觀望,學會了利害分析。在我看來,這比單純的愚蠢更可悲。 繼續閱讀 →

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

因此,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原因正是如此。今天我公務員願意為國家犧牲奉獻,願意到山澗、到水湄,上山下海而放棄自己應該享有的家庭、夫妻與親子生活,甚至變成實際上掛名的家人,還不就是為了這工作與使命,並相信我這麼地報效國家,國家必不負我。 繼續閱讀 →

陳真 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

明明同樣一件事,後果卻大不同。砍國父,砍蔣公,砍孔子,砍媽祖,統統無所謂,因為這些是中國毒素,盡量砍沒關係,不但無罪,而且吹捧抬舉為民主自由正義之舉。可是,一砍到日本人,x它媽的卻好像砍到他阿公似的,如喪考妣,居然成立什麼專案小組,全力緝凶,限時破案,我還以為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斷頭凶殺案。

若要說什麼公民不服從,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因為他明知道在這個由美日漢奸走狗掌權的鬼島上,砍日本鬼子銅像是犯大忌、會付出代價的,但他依然為之而不閃躲其後果。 繼續閱讀 →

陳真從 FACT AND REALITY 談起

FACT AND REALITY

洪秀柱已經否認這個事情,並無所謂什麼「秒刪臉友」的切割行為。我沒有臉書,不知道所謂「刪好友」指的是什麼意思,只知道底下「民視」這個報導的目的似乎就是企圖要呈現藍營的人趕緊切割以求自保的意思。我看也許真是這樣,我對藍營許多人的志氣節操其實沒啥信心,不過對於洪秀柱,基本上信心還是有的。

在台灣,媒體消息十之八九都是自己瞎掰、加油添醋,道聽途說,信口開河,往往講得跟真的一樣,栩栩如生,宛若親眼目睹,彷彿他自己就是兇手似的,甚至無中生有或惡意栽贓 (自由人渣報的專長)。你很難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或社會找到瞎掰率這麼高、可信度如此低的媒體現象;之所以如此,恐怕是跟台灣三天兩頭就在搞選舉有關。台灣的所謂「民主」選舉,主要勝選方法之一就是造謠抹黑,從陳菊到謝長廷到柯文哲…等等等,他們的當選,全都是使用這個方法,無往不利。

這樣一種「幾乎每天都在搞惡質選舉」的政治文化,造成了媒體的徹底腐敗,並且視腐敗為常態,把造謠抹黑當成一種「言論自由」。 繼續閱讀 →

228被忽略的『日語生死檢定』

「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