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YOU!有種喊臺灣獨立,怎不快快去從軍?

再轉一次石師談阿帕契案這篇。

石師這篇點出一個問題,就是很多人以為國軍的問題在於國家認同混亂;但石師反過來問:如果今天我國全國上下都堅持一定要獨立(姑且不論所謂的獨立是什麼,也姑且不論目的與理由是什麼,總之就是要與對岸進行軍事對峙、甚至衝突),則軍人立刻就會變成一個高風險的行業。考量到民間許多工時長、工時不彈性、調動頻繁、責任重的其它工作,根本找不到年輕人願意從事;可見屆時軍人必然是個更沒人要作的行業。

因為在「隨時都可能戰死」的風險威脅下,一個連全球最安全的核電廠之一的核四都怕得要死的社會,不可能有人會願意去冒死從軍。

但沒有強大的軍事力量,如何能夠打敗大陸而得到(或確保)獨立?所以,倘若「挾軍事力量以獨立」這是我們的最高戰略目標,則社會不僅不該過度拿軍紀問題指責軍方,甚至還應該幫忙軍方掩蓋,以免好不容易才騙到願意冒死報國的青年,最後因為一些芝麻綠豆大的違紀小事而退伍(或被趕出軍隊)

從這次民間對洪仲丘案與阿帕契事件喊打喊殺的情形來看,再同時考量痛罵軍方者幾乎都同時也是情緒反核者這點,足見臺灣社會根本不存在臺獨的聲音。

 

且從另一個角度分析:

倘若臺獨是我們青年的天然成份,則從軍報國以確保獨立的實力,就應該是青年們的第一志願。如此一來,則照說軍方各種軍事院校每年都應該能從臺清交成等名校搶到最一流的人才,而志願服役與志願留營者也應該遠遠超出軍方的規劃與需求。

如此一來,在全民均踴躍從軍報國的風氣下,民間對於這次的阿帕契案就更不應該會有任何過度的非議聲音;因為正是由於大家都願意從軍報國,所以百姓們家中自然很容易擁有曾經從軍或正在從軍的眷屬,而整個家庭對於軍事的常識也比較可能高於一般承平社會的水平;因此,整個社會自然容易理解到:各國軍隊訓練一個資深飛行員的成本,遠比訓練出一個連隊的士兵還要高;而一個優秀飛官所能為國家貢獻的戰果,也遠比一個步兵營的可能貢獻要大。如此當然不會輕易被嗜血媒體捕風捉影的鬼扯動搖、而開始上街喊打喊殺。

但誠如眾知,前述情景顯然都沒有發生:國軍實際上募不到足夠的人才,民間能延畢躲兵役者拼命延,能服替代役者拼命服;整個民間社會極度欠缺軍伍行旅的經驗,更遑論絕大多數的百姓連起碼的軍訓民防知識都沒有。
所以我們只可能得出幾種結論:

一、我們的青年實在好逸惡勞,所以儘管口頭語內心都非常願意為了臺獨理念而死,但實際上辦不到就是辦不到。

或者是:二、我們的青年從來都不曾把臺獨視為是核心信念,而臺獨也從來都不是什麼青年的天然成份。
11148766_1021102894584552_5507108290236624211_n

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這次阿帕契案都說明了國軍的問題不在於「國家認同混亂」或「具備臺獨這種天然成份」。恰恰相反,國軍的問題在於其國家認同的信仰整個虛無化。

這種價值的虛無化,嚴格說起來,不是國軍的錯,而是整個社會的錯。

當名嘴開始悲憤地怒吼「憑什麼洪仲丘得死,但勞乃成卻只是記過調職」時,我們就知道這個社會已經沒有多少還有正常智能的人了。當無知腦殘之徒前仆後繼地競選立委,國軍的將領與軍政部長就只好不斷被無知腦殘之徒刁難羞辱兼之勒索綁架;於是軍中幹部不免或為討好或為自保地構思各種無知腦殘之事,以符合無知腦殘民代的監督。

這個道理很簡單,但臺灣很多名嘴可以考上律師、可以醫學院畢業、可以當歸國學人,但卻完全想不通。

顯然,臺灣地區存在著某種遺傳性的智能缺陷問題,居然連整個社會投注大量教育資源所栽培的高等知識份子、最後都在人生的某個時間點淪為無知腦殘之徒。

這個集體性智能不足的基因缺陷問題,才是國軍不能戰的真正原因。

 

【按:我檢討!「集體性智能不足」這個字眼用得有點太過。其實本來不打算那麼衝的……因為後來想到有一個FB朋友,比較質樸的一般市民,因為被某名嘴的用字煽動,也開始憤愾起來;所以我越寫越氣。

政治、法律、經濟,其實很多事情很複雜,所以大家都不一定懂。太複雜所以不懂?其實沒關係,因為我們有著很多有受過高等教育的高等知識份子與各行各業的專家;她們有那種受過專門教育者的職責,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上,為社會上不懂的人提供專家知識與服務。

但臺灣最近幾十年來,反而是這些所謂的專家們,開始在自己(理論上應該)擅長的領域,帶頭造謠、炮製邪說、販售恐懼,好藉此得名,更藉此得到光環與崇拜等權力。

如果說知識份子與專家,是一個社會的大腦,則我們這個社會的大腦,顯然已經患有嚴重的腦病變。正因為如此,我們這個社會的大腦才會無法發揮功能,所以無法傳達正確的訊號與訊息。。

一個人的大腦如果無法發揮功能,她可能會產生幻聽或幻覺,又或者形成精神分裂的問題。而我們這個社會的大腦出了問題後,顯然,我們整個社會對於使用智能作判斷、理解資訊、認知、成熟的傳達情緒等,全部都失能了。

「智能不足」這樣的字眼或許太衝,也或許比喻得不夠細緻,但我主要是想表達下面這點:作為我們這個社會的大腦的知識份子與各種專家,現在已經讓我們這個社會像是一個智能不足的有機體了。】

另錄回應「談勞乃成與阿帕契案」

我不知道你對軍事了解多少,但有一點我想分享一下:

即便是美軍這種一天到晚派軍隊出去打仗的國家,在執行勤務時的生命風險上,飛官(包括戰鬥用飛機、運輸機與直昇機)一向是最高者之一。這點可以從保險公司的費率來看。有些保險公司是拒絕飛官與傘兵承保人壽險的。

對於臺灣這種幾乎沒有直接戰爭風險的國家而言,飛官在執行勤務時所冒的生命風險,絕對是很可觀的。

勞從軍校開始算,早就已經足夠年資可以領終身俸了。至今尚未退役,固然有可能是為了想在退伍前多衝高一點官階,好增加退休年金的基準;但我相信報效國家這樣的目的是絕對存在的。

一般人可能沒想過,所以不知道。其實空軍是我國最難升遷的軍種,因為它總編制人數沒那麼多,所以在組織設置上相對扁平。加上地勤出身者因為欠缺空戰經驗、所以很難讓部屬信服地主掌兵符,進而主掌人事,所以其實空軍的高階職位,都要求要有飛官經驗;但飛官這個生涯其實分得很細,新兵器、新戰術、新教則都呼喚著更多的勤務與訓練,所以真正到最後能升上去當主官管的飛官,終究只是少數。

之所以提這點是想說:如果我是一個貪圖退休後待遇的飛官,與其期待自己能在退伍前多爬上一兩階,不如趁早退伍,然後趁著體力、精力、人脈都還好用的時候,到民間公司上班(比方說,改開民航機)

由於空軍的訓練是高度英文化的,而全世界空軍的訓練又經常彼此相通(至少經常購買美軍武器的國家,在訓練與教則上經常是相通的),所以退役的飛官其實還有到別的國家擔任教官這種生涯規劃。

如果把這些因素都考量進來的話,我會認為,說勞「根本不是為了報效國家」可能真的是太過污名的指控。

勞這次一沒有殺人犯火,二沒有強姦民女,三沒有盜賣軍品,四沒有凌虐部屬,五沒有通敵賣國。

說實話,除了引發媒體與社會各界一面叫罵之外,他真的就只是犯了一些行政規章上的錯誤。而這些錯誤也沒有導致前述各種危害的問題。

勞也許對國軍而言是很糟糕的公關危機,但一個軍隊的危機如果建立在公關之上,則這個軍隊也沒啥好談的了。

43 thoughts on “HEY YOU!有種喊臺灣獨立,怎不快快去從軍?

  1. 先什麼都不提, 作者應該沒有讀過印度獨立的故事.
    還有, 為什麼要打敗大陸才能台灣獨立.

    去讀讀聯合國憲章內, 對一個國家的定義吧. 台灣早就是一個國家了.

    我唯一同意的一點是: 台灣媒體已經淪落到愈來愈下流的階段了.

    今天大家會氣是因為第一時間, 國防部又要掩蓋事實. 本來就軍紀不好, 當然要嚴加處置.
    還有…你還以為國軍能防禦的了台灣? 我們買那些貴鬆鬆的設備只是被別人強迫而已.
    既然都不行, 反正隨便誰一打都會垮. 那把那些超貴的預算, 花到別的地方吧. 至少短時間大家都受益的到.

    • 你根本就是故意要引導風向的吧
      從軍是保護自己的國家,有堅實的軍隊,獨立之後才能夠更實質的對抗中共
      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國家,不是要打敗敵人,這是實質的需求,不是靠柏拉圖式的腦補。

  2. 根本假議題,臺灣獨立跟臺灣人要不要去當中華民國兵根本兩件事。

    只有無法認清現實情況的在臺中國人才會成天說要「報效國家」,拜託喔,中華民國現在只是流亡政府耶。

    臺灣現在就是還沒有國家,所以中國國民黨搬出那套「保衛國家」才會一直騙不到人去當兵,去當兵根本玩命,而且就是被中國國民黨的人玩。

    等到臺灣獨立建國之後,臺灣人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國家之後,到時候再來看是誰不愛國啊。

    海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你不用急著大聲嚷嚷你沒穿褲子。

    • 在國內手持中華民國身分證
      在國外高舉中華民國護照
      腳踩中華民國土地
      使用中華民國新台幣
      講著、寫著中文
      然後高喊反中華民國
      有沒有這麼像神經病的主張阿ZZZ

    • 清朝戰敗,台灣割讓給日本;日本不管什麼原因戰敗,台灣歸還給當時的政府中華民國,雖然,國共內戰,現在的中華民國是當時的打輸的流亡政府,這個政府失去了大陸,逃亡到台灣,這個政府並沒有因此滅亡,你怎麼能說沒有國家?

      你能拿中華民國的護照出國,你怎麼能說沒有國家?當你喝了中華民國的奶水長大到你可以上來發表你的言論自由,你怎麼能說沒有國家?你在這個流亡政府卻也統治了台灣幾十年的環境中能平安長大,你現在卻說他不是你的國不是你的家?你的言論真的很好笑。

  3. https://www.facebook.com/elberethn12/posts/1097217420294288?fref=nf

    對了,那些萬年只會用同一招「要台獨的有本事剪身分證剪車牌燒新台幣」的弱智們,當你們在嗆台獨只會嘴砲、不敢發動戰爭的時候,我會覺得,如果你敢在中華
    人民共和國的官員們來台的時候,哪怕是去他的行進路線舉五分鐘的中華民國國旗並大喊中華民國萬歲,我就會覺得你比較有說服力。
     
    不要只會看台獨份子手上沒有武器你就好像很邱一樣,等到哪天我拿起武器了你也只會下跪喊我一聲爸而已。你連去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員面前展現一下你的忠黨愛國本色都沒本事了,還來跟我講話咧。
     
    過去幫你們去舉中華民國國旗的還是你們最厭惡的「動亂份子」,我可以體諒有些人當時不懂事會去舉那面旗,因為我那時也不懂事。但我覺得那種跟台獨份子講說要忠黨愛國,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你又甘願當孫子的人,絕對比不懂事的人更低賤一百倍。
     

    你們就是一群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欺善怕惡的垃圾而已。只會龜在台灣欺負善良台灣人,然後意淫中國,當意淫對象來到你面前你卻馬上跪下來舔他腳趾。你
    要來跟我講說「我不是統派,我是中華民國國民」之前,先傳一張你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員旁邊舉中華民國國旗打卡的照片上來,我就相信你不是統派。
     
    笑你不敢。

    • 我是統派啊,我去對岸跟對岸的國臺辦還有軍方接觸的時候,我都說了,我的統,是中華民國統一中國大陸。
      我還是那句老話:現在對全世界講台獨很屌?對全世界講要吃掉中國大陸更屌一百萬倍啦。
      笑你不敢的,是我。

    • 台灣獨立干阿共屁事? 台灣獨立是要跟阿共喊的嗎? 還是台獨份子在阿共面前突然覺得應該捍衛中華民國?

    • 那你又是敢在中國面前嗆台灣共和國嗎?
      哈哈哈哈 小孬孬以為這樣能轉移焦點嗎 你這鍵盤戰士砲完還不依舊是中華民國國民
      革命還要開冷氣的你學人大小聲? 當兵還想靠延畢的你學人嗆輸贏?
      給你噴子上了街也只有哭尿不可以打人家的份啦
      卒仔就卒仔 扯再多也沒用 等你敢放棄國籍或襲軍警的時候再來吧

      我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搭過飛機啦,但你覺得中國大陸的人來台需不需要經過中華民國政府機構的種種?
      基本上你想達到的實質意義,機場差不多早已幫你做到了,來的人嘴巴不承認也沒用
      而且當時那些帶旗嗆聲的人,可不是只有國旗而已,還帶了綠白的那面,不信Youtube放慢看
      就笑某幫人跟中共如出一轍,成天掩耳盜鈴,老子準備看跳針秀惹www

  4. 全篇邏輯混亂 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把檢討軍人紀律跟不想從軍喊台獨混為一談 也算一奇 要知道 檢討本案並不代表年輕人就不愛從軍 而應該說軍紀蕩然 軍人沒有尊嚴 年輕人才不想從軍 跟台獨主張也並無因果關係 軍紀不會因為被大家罵而喪失 軍人有那麼草莓的話乾脆砍掉重練算了

    • 軍人是職業,而且軍人只是職業嗎?如果你沒看懂這篇文章,可以先想想這個問題。
      軍紀不會因為大家罵而消失,當然,因為消失的是其他東西。

      • 軍人當然不只是職業 而勞先生告訴我們的卻是他連起碼的職業尊敬都沒了 正因如此才會受指責 作者一開始的論點沒錯 台灣人目前存在的問題在不想統卻也不敢戰 但這一種現象 並不能說勞先生是對的 他應該被指責 這兩件事並無因果關係 他今天身為軍人 做的事有對得起他身上的軍服? 我並不同意 他犯的並不是行政上的錯誤 一個有自尊的人不會拿國家託付給他的武器裝備作為私人社交工具 痛罵軍方=情緒反核者? 有這麼簡單的二分法 核四全球最安全? 腦殘的是誰? 我不同意阿帕契事件只是公關問題 而且國軍如果連公關形象都做不好 這是小事嗎?

        • 這篇論點很多,但是依我看幫勞先生辯護的部份,並無矯枉過正。
          軍隊士氣跟紀律的部份,往大了看,就是他講的那樣,文章提出很多角度,都值得一思。

      • 就台獨阿 精神認知上砍掉重練 如果整個國家沒有認同 自己不敢大聲說自己是台灣人 那多悲哀啊 國軍應該保護的是全民的國家 而不是口號國家 對此我抱持樂觀 以後沒有台獨問題 只有臺灣怎麼獨立的問題 雖然這個目前可能真的要務實一點不能對外 但是對內一定不能忘記的 作者一開始的論點沒錯 台灣人目前存在的問題在不想統卻也不敢戰 但這一種現象 並不能說勞先生是對的 他應該被指責 這兩件事並無因果關係 他今天身為軍人 做的事有對得起他身上的軍服? 我並不同意 他犯的並不是行政上的錯誤 一個有自尊的人不會拿國家託付給他的武器裝備作為私人社交工具 痛罵軍方=情緒反核者? 有這麼簡單的二分法 核四全球最安全? 腦殘的是誰? 我不同意阿帕契事件只是公關問題 而且國軍如果連公關形象都做不好 這是小事嗎?

        • 阿我只是想問你一句~~你喊台獨你願不願為這個國家付出生命???只要喊得出來就一定有戰爭這是我對中國現在的了解, 你不用酸我, 我為這國家付出過三年的青春, 那時還有水鬼摸哨, 我在時它們摸我們我們就去割他們的耳朵, 你要如何付出我很想知道, 而且請您公開宣佈, 就在這, 我會把你放到 ptt 上去公證, 讓大家知道你是勇敢的台灣人….真的

          • 喔 講到這個就要比賽誰不怕死嗎? 需要這樣衝嗎? 我前面並沒有說要對外喊喔 那不是聰明的行為 可是我們在臺灣對內不應該忘記 而且我相信有一天終會來到 臺灣人對自己國家的認同會趨於一致 我承認我怕死 我討厭戰爭 我不想白白送死 但如果是我的責任 我不會逃避 即使結果是死 因此我不想當軍人但我也乖乖的盡完了我的二年義務 導彈危機時我剛好是在金門戴鋼盔上莒光日的少尉排長 就在那個時候我發現 臺灣人也不是被嚇大的 當時大家應該都還記得 國內並沒有亂掉 大家日子照常過 我也是從當時的外省第二代變成主張臺灣主權獨立 我相信 只要對內達成了共識 就不是問題 而且我也相信這天終會來到

  5. 拜託 不要再秀下限了 那我打架比你強你就是我的嗎? 這種邏輯大家當原始人上街把正妹打昏帶回家當自己的好了…….

  6. 你是智障嗎?只會認為不願加入軍隊台獨分子都嗜好逸惡勞,那你怎麼想不到國軍是爛到讓人不想進去
    每年義務役進去的,到原本願意簽的到退伍前都沒人願意簽,離開後每個都攻訐到罵”幹”!!
    軍隊早就根爛到連專業人才也不想進去了,若不是美帝不爽,依軍隊演戲的功力,這件小事會燒這麼久嗎?
    小卡片發到快爛掉了,觀光團還一團一團送,讓國家爛掉正是這全狗官,一個區區專科班的可當種子受訓員,理論上較優秀的正期班卻無法,你跟我說不是靠他爸的庇蔭,我才想說你是他馬的智能低下。今天狗官把國民對軍隊的信用玩到無此糜爛的田地,才是最嚴重的事。一個軍隊對國民最重要的存在基礎就是”信用”,就算他沒殺人,但狗官貴婦團這種作法早就應該被終身堅禁的
    國軍不能作戰,正是狗官口說不一,破壞信用,上下演戲,再加上你這智能不足的智障才這樣
    你要讓台獨分子建軍,應該是要把武器都給台獨分子,並合法化,若完全沒人才叫好逸惡勞的台獨分子
    懂嗎?智能低下的阿米巴,搞成這樣還在幫他們說話果然你才智能低下
    不要改天林毅夫要回國,你還用國防部阻擋不合法的角度批評的話,你根本是智能低下的叛國賊

  7. 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懦弱當然在表面上找理由批飆罵國軍多爛所以不願加入?沒種就躲在背後抱怨!有種自己不會站出來改變嗎?孫中山要是也和俗垃一樣沒有自身投入革命哪來的民主啊!無恥孬種!

    • 無恥孬種,逃避現實的是你懂嗎?有阿,我他X的明天就要去簽了,你又算什麼東西
      國軍爛到一整個亂七八糟,信用根本動搖,連這基本常識都不懂,我看你根本就是藏身國外,每年回來爽爽用健保的米蟲,真正要戰爭時跑出國,不留下來的叛國賊,賤貨

      • 你在對號入座罵你媽賤貨生你這個俗垃賤種喔!哈哈哈!腦羞成怒啦~明天沒去簽就證明是食言孬種!信你鬼話!

        • 被狗幹過的垃圾賤貨,要去簽了,才在那邊說對號入座,你也只是敢說不敢當的畜生,機掰被幹到臭酸,的肉便器罷了

          • 沒有父母家教的出生,難怪水準低到滿嘴髒話搞不清楚在罵你媽!可笑!可悲沒教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