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擔憂臺灣的豈止是反核

前兩天看到華盛頓郵報這篇【這個世界不能閃躲核能】直接對臺灣反核者打臉的報導,今天看到朋友翻譯的版本

坦白說,這篇所談的都沒有新東西,因為都是一個對能源議題稍微有點了解的正常人所應該有的常識。

但問題是:臺灣的反核人士,除了極少數例外者,幾乎都是嚴重欠缺常識的人。

不是說因為人家是華盛頓郵報這種國際大報,所以內容必然正確、所以我們反核人士講的一定都錯。

臺灣反核人士的種種論點之所以錯,是因為它幾乎全部都是與人類目前已知的各種經驗證據、數據、長期觀察、深入分析的「知識」相違背的。

臺灣反核人士所持的論調,尚且不足以稱之為「主張」,甚至很難說是「意見」;因為那些論調不僅缺乏政策目的或價值偏好,甚至連維持論調邏輯完整一致的能力都沒有。

臺灣反核人士像是一種巴夫洛夫的狗:無論談了什麼能源議題,她們都會跳針回到「核能發電好可怕、比核武還可怕、臺灣任何呼籲正眼思考核電價值者都是禍延子孫的該死之徒、所有國際上對核電持正面看法的研究報告或經驗分析全部都是全球政商勾結集團一手遮天的黑幕陰謀」這類的結論。

她們就像遊戲中的NPC(非玩家角色),無論你跟它如何對談,它永遠只有被給定好的回應。

這種NPC當然是死的、不是活的,而且也毫無智能可言(人類對於「智能」一詞的定義中,很難不涉及「學習」與「創造」)。

但偏偏臺灣有很多知識份子,真心以為公共政治可以靠鼓譟這群NPC去搞〝對話〞來達成「深度對話、實質審議」的民主。

縱把石頭搬到議場說要開會,最後除了主席的自說自話之外,也不會有別的聲音。

歐美那些政治理論家所苦心構思的各種構想與設計,都是針對智人(Homo sapiens)——甚至是那種擁有科學知識、理性能力與學習潛能的現代人——為對象的,不是針對石頭或NPC為對象的。

如果臺灣政治學者談民主時,居然連「自己的同胞不過只是些內置跳針留聲機的泥人土偶」這點都搞不清楚,還成天妄想以為可以靠複製剪貼歐美理論來達成歐美學者想像的政治理想,則這些學者大概跟NPC、石頭、泥人土偶其實也相差不遠。

話說回來,臺灣反核圈那些跳針留聲機中,終究不乏有在學界任教者。所以或許區分「學者」與「非學者」也沒啥意義了;也許區分「智人」與否還比較實際些。

這樣一想,我腦海中浮現了一幅高舉「我是人,我反核」旗幟的土偶的畫面。它其實還挺妙的。